【一】
许久不见的儿时玩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自己曾经喜欢并且现在还一直喜欢的少女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喂,那个曾经喜欢的,陪伴自己的人其实已经死了,看到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标题就当是向这个我们任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话的名字学习了。
同时既然人家有未名花的简称,我们也有简称,吐槽未名花。

    如果有一个人逝去,会给带来什么?悲伤,泪水,抑或缅怀?有一个人逝去,带来了自责,疏远,逃避,更带来了升华后的友情,理解,以及
那朵花。
在洋洋洒洒50多部四月番上映之际,我们尚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以下用官方简称那朵花)这部片子不怎么出彩。没有太新奇的设定,没有10周年献礼的高调,没有原作小说或漫画积攒的人气,仅仅是淡淡的在那里成长,等待绽放的时刻。当众番组纷纷播出第一话,众人的目光纷纷被某番组的高质量作画的光芒吸引过去时,那朵花的花苞也散发出静谧的银光,悄悄的拉着你的手,进入那朵花盛开的季节。是的,那朵花就是这样一部片子,观看中不知不觉间,你会发现自己的心房已被条条名为情感的丝线萦绕,并在每一个周五,轻轻的收紧。
    整个故事其实并不复杂,也没有什么悬念。仁太、面码、anaro、雪集、鹤子、波波,六个童年的好友,因为面码突然的死亡,如今已经非常疏远。而10年前已经死亡的童年好友面码,突然间出现在已经成为家里蹲的主人公仁太面前,不失当年童趣的要求仁太实现她自己也不清楚的愿望。而当第一话末尾,神经大条的面码在自己家中流着泪向听不到自己声音的母亲诉说自己已经知道自身已经死亡的事实时,将第一话的剧情推向高潮时,面码是否真的死亡这一悬念也宣告终结。最终我们关注的,也便是仁太如何帮助面码发现愿望,实现愿望。
    虽然剧情的走向已无悬念,但是却丝毫未能减损本片的魅力。原因就在于,整部作品本身就不是以剧情曲折为特点。银色的光辉最璀璨的部分,就是那份细腻。细腻的感情渲染,细腻的人物刻画,细腻的环境描写,一切的一切,只为将那份那朵花所独有的细腻,安静而又有力量的带给观众。作品中的处处细节、分镜都能体现出制作组的用心,也体现着剧中人物的情感。Op中的花火升空与接下来骑着摩托车的波波的头盔照相辉映;第一话开始标有じんた的帽子淌在水洼里,强烈的暗示着主人公仁太已经没有了当年的那份活泼与热情,取而代之的是家里蹲的每一天;仁太和雪集初对面后路灯亮预示着夜晚的来临,也带来沉重的气氛。在第二话中买完东西从商店的关门和回家的开门暗示了仁太对anaro和面码的态度;结尾时清晨的场景体现了仁太已经开始起步找回昔日的活力;电车的急停衬托着雪集首次向anaro告白的突兀;第二话、第九话路口的红灯分别体现出体现anaro和雪集心情,并营造出矛盾出现的气氛。面码之所以只能在自己的日记本上写字,也是因为她所最珍视的,是和几位童年友人的情感,只有那时的日记本,才能诉说面码的心声。最终话时面码曾在仁太家中自言自语捉迷藏,而最后众人与面码最后的共同游戏,告别,也是捉迷藏。当然还有大恰到好处的内心独白。这些仅仅不过是我随便回想便浮现在脑海里的片段,倘若仔细再观看,我想一定有数不清的优秀分镜或是衬托着人物的心情,或是暗示着剧情的走向与节奏,这些,都是制作者,尤其是监督的良苦用心。当最终话众人在树前与面码告别时,当ed响起时,连我的眼睛也湿润了。
    整部作品在节奏上把握的也很到位,11话中每一话,都有大大小小的感动与高潮。没有拖沓,也没有超展开。从最初在面码的作用下仁太走出家门,开始和曾经的好友悉数见面,并不无失落的说着“大家都变了,或许变化最大的是我吧。”到在波波的组织下,大家各怀目的,并不情愿的再次聚在一起,生分的叫着彼此的名字而非昵称,寻找面码是否存在的真相,以及她的愿望。从大家自以为找到了面码的愿望,并同样各怀目的为面码制作花火,到最后花火升空,面码却没有消失。于是大家各自检讨,向大家将自己的心境坦诚相告,最后正视心中的面码,一起向她道别。一切进展的是那么的自然,同时集集都有高潮,话话都有起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在最后一话中,众人在神社互相倾吐心声
,认清自己,认清自己对面码的情感,坦白自己的自私之处而嚎啕大哭后,仁太指出了anaro假睫毛掉了这一笑点,于是众人破涕为笑。对于这段剧情我觉得进行的稍显突兀。制作者的用心很容易理解,众人在坦白后重拾旧时的末期与情感,于是欢笑中决定该做的事情。但是这种急促的情感转换仍旧让人觉得十分突兀,显得有些不合情理。
    在这11话的夏季中,每一个人物渐渐的,都将自己的真实流露给大家,散发着自己的光芒。每一个人物的刻画,显然也都是下了功夫的。11话的剧容量,自然遗憾的无法将每一个人都表现的栩栩如生,但是基本的东西我想还是都传达出来了。Anaro是一个没有主见的少女,这一点从她服饰的频繁更换以及模仿面码的穿着,和两位损友去联谊并在陌生男子的劝诱下轻易和其独自离开都可以看的出来。但是再后来她渐渐的成长了,在和鹤子的叫交谈中也表现出自己想要成长,改变的希望。而anaro对仁太的喜欢以及由此产生的对面码的又爱又恨,自己内心的矛盾,都在和仁太告白时以及最后众人坦白是表现的淋漓尽致;鹤子在表面上看是一个非常知性,非常冷的人,但其实她的内心却是充满热情,最起码对雪集是如此。纵使自己不喜欢长发,为了雪集也还是留了一头披肩发,只因为面码是长发。从第六话中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只有乍起马尾,告别长发的她才是真正的她。起初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她淡淡对anaro那么苛刻,后来才知原来与anaro不同她一直嫉妒的并不是面码,而是anaro,因为她自知自己永远比不上面码,而anaro才是面码之后最接近雪集的人,从中也可以看出鹤子其实是很自卑的;雪集实际上可以算的上是吃醋的代表了,从最开始他就扮演剧中“最反面”的角色,处处和仁太针锋相对,甚至不惜假扮面码,而这一切,都是源于他对面码的爱,以及对仁太的嫉妒;波波是本剧中面码外最活泼开朗的人,起初看到他不断的撮合众人,还以为他仅仅是被设定成一个朝气喜感的人。而实际上,他也有着自己的理由。因为小时候总被人嘲笑不中用,于是这次拼命的想着为大家做点什么,而这份过头的冲劲当然也在有时适得其反。大家虽然各有各的特点,但是共同的是逃避。对,因为面码的死,大家悲伤,然后因为悲伤、自责,选择了逃避,逃避昔日的羁绊,甚至选择了索性连面码一起逃避。大家以各自的方式麻痹自己,同时共同逃避着自己。
    而作为主人公的仁太,实际上是众人共同特点的突出代表——逃避。众人都在逃避着那一天的朋友离去,都在逃避着对面码心中的感情。仁太则把这一点最为突出的展示了出来。小时候被问及对面码的情感时,傲娇的回答后选择了逃跑,而现在不去上学,日日家里蹲,以对现实生活的逃避来麻痹自己。而这一切在面码的出现后得到了扭转。面码表面上天真烂漫,无所顾虑,实际上却牵挂着每一个人人。正如仁太所说,她总是为别人而流泪,总是为别人着想,就连之所以起初向大家表现出自己存在,相比也是怕大家再想起自己而悲伤吧。就是这样的面码,宛如太阳般,将光芒洒向曾经的超和平busters,将众人再一次,团聚在一起。以一个小小的愿望为契机,以仁太的努力为动力,不仅众人再次团结在一起,仁太自己也获得了成长。他开始努力打工,开始去上学,当再次被问及对面码的感情时坦白的说出了喜欢二字,虽然仍旧打算逃跑,但终于还是停止在了门口。身上衣服的字从地底人编导一斗,再到最后的真心也暗示着这一点。在面码的引导、串合下,大家都纷纷得到了成长,得到了释然,并在最后重拾了昔日的羁绊。最后面码闪耀着泪光的笑颜,一定是最灿烂的。
    如果说众人昔日的羁绊,貌似逝去但有再次拾回的羁绊是这部片子明线的话,那么亲情一定就是这部片子的暗线了。仁太的父亲表面上对仁太的家里蹲不闻不问,但在和仁太一起扫墓时的交谈中可以得知,其实他对仁太的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这才是深沉的父爱。而在第一话中,面码的母亲对亡女的眷恋就得到了表现,在第八话众人再次拜访面码家时面码母亲表现出的愤怒与恨意,以及其对众人制作花火计划的阻挠,将其对亡女强烈的思念以另一种方式表现了出来。这种思念,正是亲情,是父母之爱。另外就是仁太的母亲了,已故的仁太之母虽然出现次数不多,但都是在剧情向前发展的不同阶段结合处,起到了很大的衔接作用。就连面码真正的愿望,也是与仁太的妈妈约定好的。简单的几次出场,却也把仁太母亲的母爱自然的表达了出来。不得不提的是,虽然亲情是本作的一条暗线,但是在处理上很好的做到了有主有次。主线得到了很好的突出,而作为暗线的亲情,厚实地托起了整部作品。
    看完整部作品,并没有长出一口气的豪迈,也没有豁然开朗的顿悟,有的,只是一点一点堆积起来的,大大的感动。剧中每一个人,每一个情节,甚至每一个分镜,都触碰着我的心房。这正是本片的魅力所在。细腻的观赏,细腻的思考,然后,细腻的品味。长井龙雪,我又记住了一个监督的名字;花名未闻,我有记住了一部神级的作品;往日羁绊,我又回想起昔日的种种。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开的花的名字,但实际上,它一直都在我们心中绽放着,那多名为友情、亲情的花,那朵名为面码的花,在那永不褪色的夏天。

呐,要怎样回应呢?

首先要承认那朵花有一个很不错的开场。整体制作精良,人设、画面、配乐表现都不错,ed的secret
base更是点睛般集集催泪,制作班底而言没有太多可挑剔的问题。

惊喜。疑惑。慌张。愧疚。还是单纯的认为这其是自己的错觉,能看到她只是因为自己太过思念而已。果然宅久了是要产生幻觉的吧。

所以我一般来说起评分就应该给个3星,但是后来这女猪脚鹅蛋般的眼睛(我也是第一次用形容脸的词语来形容眼睛)实在是突破了我对于二次元人物的接受程度,因此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眼睛的观看和泪腺的工作。

不然长大的芽衣子怎么、怎么会还穿着那一天的衣服呢?

在完整看完剧情之后,我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不是传说中的00后小孩谈恋爱然后网上发表不会再爱的宣言吗?坑爹的7、8岁小孩就玩5角恋情,还一爱就是爱十年,什么青春岁月,朋友感情,人家都是互相坑爹的有木有,还黑A型白羊座木讷,其实你们几个要都坦诚一点早就没问题了,都是一群有心理疾病的小孩,完全是吃穿不愁,生活无忧闲的蛋疼才来折腾这种事情。

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记忆中最漫长的一天。

所以别泪点了,就这用力过度的作品,麻利的shift + delete吧
ps:此剧由于女主过于蛋疼还被排进了如果没有女猪脚世界将会多么美好的豆列中,真是神吐槽!

【二】
想起小学时每年都会写的一个作文题目《一件最难忘的事》,每每拿到这个题目,都会很囧,明明没有什么开心的让自己难忘的事情呀,只好每年都写同一件事,倒“真的”成了最难忘。可是慢慢长大才终于发现,“能够”称得上最难忘的事情未必是那些让自己快乐的事情,或许就是因为痛苦的记忆太深刻,所以才不会被忘记。

那么把这个“最难忘”的出口放到仁太、anaru、雪集、鹤子、波波身上,他们每个人最难忘的借口或许都不一样,可是最难忘的结果却都是同一个——那就是面码的死。

一个人可以被喜欢、被讨厌、被嫉妒,可是唯有她死了,才会让人觉得不知所措。不知道将自己的情感寄放到何处,因为将它们存放的载体已经不复存在。这种不能触摸的距离可以轻易的就将每个人都打败。

【三】
——呐,仁太啊……
——啊?
——你是不是喜欢面码啊?
……
——谁、谁会喜欢这种丑女……

对这段记忆悔恨的人都是谁?是问出这句话的anaru,还是否认喜欢面码的仁太?这时候最容易想起的一句话就是“如果没有……,就好了”,可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哪有这么多的如果。

是不是就是因为对这段记忆太执着、太愧疚,所以才会看到面码的幻象?可是如果单以执着来定论,那么雪集对于面码的爱恋绝不会输给任何人。但为什么面码只会去找仁太啊?从前是。现在也是。

果然看见幻灵这种事情,是需要双方的执念才行。

以某个契机为落脚点,果然最放不下心的人是你呢。

【四】
曾经的孩子王,曾经的超和平Busters,六个人就是一片天。倘若沿着这个轨迹,仁太还会是大家的头儿,anaru还是会喜欢仁太,雪集还是会在仁太后面仰望他,鹤子还是会羡慕anaru是最理解雪集的人,当然波波还会是那个波波。

呐,好像缺少了什么捺。

仁太说,我啊,一直觉得大家都变了。不过,实际和大家聊了之后,很吃惊大家其实没怎么变。可是啊,再怎么没变,所谓的“大家”已经不存在了。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少了面码。

拼图中少了一块又怎么能够再次拼成完整的一幅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