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题记

      这部片子让我想起小学的那个女孩,罗茵茵。她有一个哥哥,人很聪明,我记得我还欺负过她。(小孩不知道什么是情感,只知道对她有印象但好像又没有什么可做的,那就只能欺负她)当时我家住在一个大的山庄里面,荆棘墙围起来的,能透过那个看到就是她家住的地方。他们家很热闹,有时不断地听到他们传过来的笑声。记得放假我往那边看那边房子的白墙总会想象他们在玩游戏一家很快乐的样子。再之后,依然是夏天,她的笑声再没出现过。据说是和朋友去小溪玩然后就……我印象中只有他们全家都搬走,没有人知道搬去了哪里。这段记忆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升高三的时候,班里来了个胖胖的插班生,不知道为何转来我们学校。后来才发现他是心脏有问题,我只记得以前我这个语文代表的作文老由被老师当堂念,渐渐地就变成他的了,我承认当时很烦恼这个“眼中钉”,心里暗暗要超过他的。我记得他写得一手好字,很喜欢躲在教室门口角落,睡在长凳上看《智慧背囊》系列书(当时很火的类似心灵鸡汤一样的书籍)。再后来,他突然就不再来学校了,大家都传言他生病了。但不知道是什么……我也没有过问。直到有一次晚自习读书时间结束后,老师说他心脏梗塞去世了。同学一下子惊动起来,再后来就淡淡地忘记了,投入到大量的题海中去了。我却一直很记得。很深刻,无法接受一个人就这样消失了……我记得后来的高考结束去通宵party,同学们喝得稀里糊涂的,那天还下着雨,我突然想起他,他也应该出现这这里,和大家一起放肆欢笑的……
   大学。脱离了高中单纯的考试考试模式,人一下子就失去了方向感一样。当时的我很迷茫,但是发现通过加入校组织让自己很安心,想锻炼自己的能力。也不知道目标是什么,只觉得自己很充实了。抱着“至少没有浪费在玩游戏中”的想法安慰自己。我想如果不是发生那件事后,可能我还是一直周旋在各自校会组织,现在成为一个别人眼中的学长,学生干部,过着很可笑的勾心斗角的生活。
    大二第二学期,暑假前文学院的一个同届小孩发生触电意外(可以避免的)。我与他素未谋面,但是我通过他的朋友在renren网上的日志,我却仿佛了解他很多。和朋友参加了学生自发的悼念会(一个有着学校领导到场,老师随时就位,一场被迫无声的的悼念会,我对体科院的男生有好感,他们至少在临结束的时候骂了“校领导,CNM”这类的脏话)。学校怕事情闹大,想办法把事情压下去。自然原本要为他讨回公道的宿友,也一个个地搬走,据说都直接保研。后来再也没人讨论这件事情,仿佛这个人从未出现过在这个硕大的校园,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一刻我感觉即时这所学校有多么好的硬件,每年多少的国家评级,培养出来的不是一个尊重生命的人,哪有何用?我想我无法接受一个就住在我们上面的小孩就这样没了。这是人啊,不是一件无生命的物品。这件事又一次让我对自己的人生起了疑问。我开始反思,发现自己正如杨德昌《一一》里面妈妈对婆婆说得那样:”生活每天都在重复,我不知道该跟妈说些什么?“我开始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过,要过得不后悔。

夏日的野兽回来了,她有一个愿望要实现。

       遗忘的花儿再次的绽放是为着什么?那个夏天我们逝去的是什么?然而成长的背后我们都迷失在了那条炎热的道路上,那朵不知名的花我们至今不知其名。但是为何如此的幸福,因为就算轮回如何的转动,命运的齿轮如何的拖拽着我们前进,那些逝去的年岁终将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这个有你的夏天,温暖依旧如昔,只为牵起曾经被我放开的手。
       那个名叫面码的女孩一身白衣飘飘胜似雪,她的突然降临将过去的点点滴滴重新拾起心头。仁太、安鸣、波波、雪集、鹤见子,大家看到了内心真实的自己了吗?那些儿时的时光是不会因为时光的越走越远就划开一条长长的河,因为那个女孩子的愿望也是我们共同的愿望。不再逃避开的是内心真实的世界,清澈如琥珀一般的心境。
       感谢你给我的所有,我们一起创造出的超和平Busters,那是属于我们的共同的记忆,我们一起的回忆。就算生活如何的变迁有些事是一辈子也不能改变的,就算他微小甚微也不能改变。飞机的尾云拖出一条长长的轨迹,还记得那年的我们顶着阳光踏着铁轨一路嬉笑玩耍。莫让时光拉开彼此的手,莫让岁月冲淡了友谊的酒,在这个花开的夏季我们终再会。
       花开花谢终有时,看见你们的重新聚首面码的愿望真的实现了,眼泪不禁流下,止不住的不是泪水,而是我们重新想起了你,重新看到你了,听到了你,那份感动是永无止境的。面码写给大家的最后一封信,寥寥几笔,短短几字,却已将内心深处长埋已久的思念瞬间如泉涌般喷薄而出。“因为我喜欢大家,所以我必须要转世才能大家一起玩耍。”简单的心愿却是大家最脆弱的泪腺。
      仁太,你还记得那句试探你的话吗?“你喜欢面码吗?”肯定是喜欢的吧,不然怎么会思念如此之久,不然怎么会唯独一人能够看见。可是这样的一蹶不振不是面码想看到的,她依然记得那个给大家当孩子王得仁太是多么的积极,笑容始终那样灿烂。
      安鸣与鹤见子,你们是很好的女孩子,只是大家都不善于表达罢了。多年过去了,安鸣仍然在收集着大家喜欢的游戏,鹤见子陪着雪集保存着那枚已经锈迹斑斑的发卡。大家都是好女孩,只是面码的离开打破了大家相处已久的局面。但是当最后大家拥抱哭泣的时候不是也找回了曾经吗?我们相拥而泣,因着我们释然了那些被冰封已久的心。
      有太多的记忆是值得我们去珍惜,去回忆,波波与雪集用各自的方法纪念着面码,雪集装扮成面码,虽然疯狂,可是那种疯狂中又带着怎样的无奈与心酸。波波回到了以前大家一起玩耍的地方,寻找着曾经的回忆。这不都是在怀念吗?只是内心的沟壑随着时间的越发见长了而已。
       仁太,你看到了吗?你听到了吗?面码真正的心愿,她不要烟花火的美丽,不要游戏里的惊心动魄,她只想要大家重新聚在一起重拾那已经逝去的友谊。
       
       看完这部动画止不住的感动,泪水停不下来。其实回头想想我们何尝不是剧中的每个人呢?曾经的自己也迷茫,也遗忘了太多本不能失去的事。
       如果它让我想起了什么,那就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每个人的心里最重要的东西不同。只是它勾起了我的回忆。让我懂得了去珍惜,懂得了去怀念,懂得了去释怀。
       那个夏天我们看见了那朵花开,可至今我们也不知道它的名字,但是不管四季如何变换,花儿如何的开开落落,只需记得心中有一朵必须要守护的花,不能遗忘,那是记忆中最美丽的花朵。
       我们约定,十年后的八月一定会再次相见,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是否还记得那个夏天我们共同的约定,花开未闻也同样美丽。
       记忆中再次绽放的思念,遗忘花开!

   未闻花名(原来我更喜欢这个简短的中文名),开始我觉得很无厘头的,或者无法直接从字面得到更多深层含义,我想我现在明白了,或者自己的理解。小时候,你可曾想我一样最爱夏天爬墙溜到小学的运动场,那时的是真的草坪,很多的杂草杂花,每一朵不是名贵的花,我们却很爱躺在草坪上,随风飘来的夹杂青草青葱味道的花香。或许我们再也回不去了。再也无法获知那些花的名字。但是,无论何时何地,在经历什么,当我们想起蔚蓝的天空下躺在草地上的那群小伙伴,心中依然是无限的温暖。

这部动漫上映时间是2011年4月,一个月前仙台发生里氏9.0级大地震,虽然脚本和动画化决定早就做出,但这次大灾难和本片主题的暗合依然不得不说是本片大受欢迎的原因之一。

引用龙应台先生(我对敬重的前辈,无论男女,尊称先生)在《亲爱的安德烈》的一段话

                                              灾难的石子
灾难的石子这个概念借自村上春树短篇小说《泰国之旅》。在美国从事医学研究的月早女士在一次泰国之旅中结识了尼米特先生。离别前跟随尼米特拜访当地巫医,得知自己身体中有一颗小孩拳头大小的石子,这个石子伴随早月已经生活了好多年。无疑,这颗石子就是数年前神户大地震那天在早月体内形成的。

  “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伙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那推推挤挤的群体情感,那无忧无虑无猜忌的同侪深情,在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少年期有。离开这段纯洁而明亮的阶段,路其实可能愈走愈孤独。你将被家庭羁绊,被责任捆绑,被自己的野心套牢,被人生的复杂和矛盾压抑,你往丛林深处走去,愈走愈深,不复再有阳光似的伙伴。到了熟透的年龄,即使在群众的怀抱中,你都可能觉得寂寞无比。”

灾难并没有直接落在早月身上,而是间接地给她未来生活造成影响。多年过去后,她期望死去的那个人现在已经不再重要,她甚至有时候会觉得是自己的怨恨引发的地震,原先的怨恨也悄悄转化为了歉意和遗憾,慢慢在体内长大,或许不幸的话会带着这颗石子一直活到生命的终结。就是一颗石子在身体里的某处,让人隐隐作痛,但又好像不会明显影响生活,石子改变身体的重心,自己貌合神离的和肉体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