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看了一期《实话实说》,是讨论孩子应该穷养还是富养问题的,越看越觉得奇怪,这也值得讨论吗?大人也太在乎钱了吧,养孩子什么时候成了钱多钱少的问题了……
也许是出于这样的思维的惯性,到刚才看完《Coraline》看到有朋友说童话世界不再是完美的,幻想中的一切有可能是巨大陷阱,我倒是觉得电影中的门里是原因,门外是结果。
现在的父母们越来越不知道养孩子是为了什么了,他们说,竞争多激烈啊,你一定要好好学习。诸如此例,太多太多的要求了。孩子不高兴,就语重心长的说“等你长大了就会明白了”这就好像老女巫的台词一样“你马上就会学会用我们的视角看待问题了”。
回到孩子应该穷养还是富养的问题上,父母那么在乎钱,孩子怎么养都爱钱有区别吗?
有时候真的应该看看孩子眼里看到的是什么,追求的是什么。而不是用自己的价值观去套用在孩子身上,一定要孩子的眼睛也变成扣子。

看够了布鲁斯南的老白脸,终于有个像男人的007了。实在太帅太有味道了。
十分性感。所以,不是给剧情的,是给你的。五星。

据说克雷格一开始是拒绝出演本片的,因为他认为邦德片已经落入了一个僵硬的俗套,尽管他读过每一部伊恩•弗莱明的原著,看过从Dr
No以来每一部邦德片。直到他读到了导演坎贝尔的改编剧本(此君已经是二度拯救007系列,上一次是1995年,慧眼选中布鲁斯南来改变罗杰•摩尔老迈的英式绅士形象),才爽快地答应。

电影中,那些温顺的狗变成了长着蝙蝠翅膀的怪物,而野性的黑猫却是整个拯救活动的关键。
当纽扣就要完全挡住月亮,小女孩开始哭泣的时候,忽然出现的黑猫是绝望中最亮的那一点希望,当我们在生活中被现实压得穿不了气的时候,像黑猫一样的野性也许是自我救赎的最好方法。

在皇家赌场里,对邦德形象的重塑渗透到每一个细节里:邦德打量安全出口的眼神、利索地安装手枪消音筒、撕破衬衫用波本酒处理伤口、从反派老婆口中套出情报后嘎然而止的缠绵……这些小细节都在无声地告诉你,这是一个不一样的邦德,一个人性化的邦德,007这个代码首先意味的是一名杀手,其次才是风流倜傥的伊顿生。

我们问孩子,你的理想是什么?为什么没有孩子会说是清洁工?大人们强势的判断地位是当然的,但是我们一定要给孩子也换上扣子眼睛才是教育的成功吗?

为了这个角色,主演克雷格找到了曾经为《慕尼黑》担任过顾问的前摩萨德和MI6特工来进行基础训练,所以我们才能看到这个机敏、雷厉风行的邦德,一个令人信服的荧幕杀手。克雷格还亲自修改了剧本,原本邦德在淋浴间里安抚Vesper的那一幕是完全香艳的设置——还穿着white
tie的邦德湿身去拥抱全裸的Vesper……但克雷格认为这么拍不但有违逻辑,也完全违背剧本中邦德和Vesper那种独特的关系:由厌恶到信任,在由信任萌生爱意。Vesper是弗莱明的小说中邦德唯一真正投入过感情的女人,她的死和她的双面间谍身份也是后来邦德人格塑造的一个分水岭。如此标签化、性别化地处理这一幕,无疑是对这个重要角色的破坏……于是我们才能看到了007全系列中最浪漫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