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早爬起来去上最后一节英语课。结果是,不做听力,看影片。
《百万宝贝》。
事实上开始的时候并未打算仔细看来,因为看了片长,超过了一节课的时间,所以一直在揣摩到底是看手中的《上海戏剧》呢,还是看电影。
的确的确,影片一开始,便是灰暗的画面。
拳击台上的格斗,你死我伤,以致于旁边同学纷纷惊呼,怎是如此的血腥!

你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梦想。问题是,为了它你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而当你得知,你的梦想终有一日会舍你而去,你会选择勇往直前,还是黯然离场?

  看了这部片子,让我想起另外一部<苔丝>.
  <苔丝>的原名叫做<Tess>.这部片子原名叫做<Thelma &
Louise>.这分别是三个女性的名字.这些名字仿佛并不想诉说她们的故事,只是想标志她们的存在.
  这是三位极其普通女子,默默过着各自卑微的日子,但是生活的偶然也是命运的必然,驱使她们投身入不可自拔的激情犯罪.
  这些女子何以用她们柔弱的双手置人于死地?是的,激情犯罪,她们行事冲动,没有受过良好训练的冷静头脑,我只能说,因为她们本有激情,只是被漠视的太久;因为她们本无意犯罪,但是那些男人们对她们犯罪在先.
  如果不是由于那位少爷的强暴,苔丝不会失去本有可能的幸福婚姻,虽然这位少爷依然提供给她衣食无忧的生活,但是苔丝下手的时候没有手软;如果不是路易斯曾经有被强暴的经历,她也许不会那么果断地按下扳机,尽管这个龌龊男人已经停止了性侵犯,但是他没想到他的污言秽语成了自己的催命咒.
  从表面上看,这些男人的错误实际上都”罪不致死”,这些女性何以爆发出如此的愤怒?的确,表面上看,女性只是受到性侵犯,但是对于当时的社会背景下的苔丝而言,这毁掉了她的一生.在一个世纪以后的现代社会,虽然路易斯还可以过着”正常的”生活,但是她心头的阴影依然无法抹去.在这些男人眼中,女人无论得到与否都是”贱货”,他们何止是没有爱,他们是没有任何人性地对待她们,漠视她们的尊严,无视她们的感受!这就逼迫这些压抑的女性以极端的方式宣示自己的存在!
  从表面上看,这是女性对于伤害自己的男性的过激反应,其实,伤害她们的何止是眼前的这个男性?苔丝的丈夫何其狭隘自私,塞尔玛的丈夫何其乖戾冷酷,她们的爆发,是对所有男性不满的集中爆发.就象本片结尾的时候,借用那位警探的口说出:多少次,多少次这些女人受尽了侮辱!其实,我并不认为在当时的情景下会有人理解她们.在男性的视野下,她们看起来是那么冲动,缺乏理智,小题大做,没有必要.
  我忽然发现,从苔丝生活的19世纪末,到本片中这两位女性的20世纪末,100年和来,女性的选择仍然是那么少,她们依然走在老路上……
  苔丝必须被处死,路易斯和塞尔玛则选择更有尊严的自己去死.这就是这100年来女性争取自由的成果!
  在最后的镜头中,黎明时分的英国巨石圈和黄昏的美国大峡谷都是这样的壮美,让每一个人觉得,我们会不后悔我们曾经活过……

女孩儿。拳击。梦想。成功。输赢。意外。病痛。陪伴。鼓励。坚强。死亡。
这只是一部太纯粹的影片。文艺,励志,爱情,动作,都不能定义。
简洁的旁白,没有修饰。直接的对白,没有太多隐讳的深意。
更没有绚丽的画面,整场压抑交织着黑白灰的阴影。
无关风月,不提爱情。更没有多情的渲染,悲情和感动,通通来的自然。
这只是一部电影。简单的故事。
我们甚至丝毫不能把这个故事与百万宝贝这个温暖的名字联系起来。
但是到最后我却觉得,如果不叫这个名字,又该叫什么可好呢?

对麦琪而言,做出明确的选择显然不那么困难。这个三十一岁的女人生活窘迫,家庭破碎,本就一无所有。她从十三岁起坚信,只有拳击才可以使她摆脱贫困,抵达梦想。
于是她只身前往拳击馆,遇到弗兰克和埃迪。
虽然弗兰克始终不愿意教麦琪打拳,她仍然留了下来,住在暗无天日的小房子里,艰难度日。
从某种角度来说,麦琪是个比石头还固执的女人。可是,当我看见她用力地啃着顾客吃剩下的牛排,或者是她看着客人留下的小费面露微笑的时候,我又开始觉得,这个执著于梦想的女人,可爱极了。

宝贝。谁是谁的宝。
他最终是摘掉了她的呼吸器,为她注射了那一针,然后,让她静静睡去。
当她的心脏停止跳动的时候,她的神情却是安静的。
是,或许,她没有什么可以选择了,除去死。然而,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
他最终告诉了她,“MoCuishle”的意思是:“My dariling,my blood”。
那时刻,她笑了,眼中滑落的泪水,原来,她一直都是他的宝贝儿……
这样的爱,不关胜负,不涉名利,他们只是相互的陪伴着。

如果,弗兰克的女儿能够理解父亲,那么接下来的一切,也许就不会那样发生。我是说,如果。
弗兰克还是在每周的同一天里收到女儿原封不动退回来的信。他什么也不说,也看不出丝毫情绪波动。他只是把它收起来,和以前的信放在一起。
我不想解释为什么弗兰克会突然决定教麦琪拳击,我想他自己大概也无法给出明确的答案。因为许多时候,情感这东西没有任何轨迹可寻。
而《百万宝贝》所要讲述的,正是围绕在这样两个人之间的,关于情感的故事。

璇儿把电影的后半部传给我的时候,告诉我了答案。她说,那个女的,后来死了。
这其实是个必然的答案,她一定会死去的。
只是想不出是这样的过程。或者,是不愿意这样想。
看完电影后我和璇儿一度失语,心中只有压抑,后来她突然问我,这算不算是梦想的代价?
梦想。代价。或许吧。

看碟以前,我始终想到本片四项奥斯卡的重量级来头,诚惶诚恐之余不免有些眩晕。所幸,伊斯特伍德的镜头依旧深沉,朴实无华。加之三位主演都是绝无仅有的实力派,表演有力的同时绝不过分张扬。
唯一的眩晕感来自拳击场上惨白的灯光。麦琪一次又一次挥拳,将对手击倒在地。一如那些恍惚的光线,我不知道那一刻她是否真心感到了胜利的喜悦,抑或只想在观众的欢呼声里暂且忘记现实。
还有那些被击倒的,被人淡忘了面孔的选手,她们在这里是配角,理所当然遭到抛弃。可是,那背后又有多少血泪模糊的,你不知道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