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尴尬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78/100

《圣血和圣杯》的作者眼看着丹布朗红遍宇宙,按捺不住提起侵权的诉讼,最后虽然输了官司但是赢了图书的销量。理查德(圣血圣杯的作者之一)说,“他们输了法律上的字面条文,但赢了法律的精神实质”。我没明白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应该是起哄成功尝到甜头对诉讼结果比较满意。伦敦大法官的判决也赶在电影《达芬奇密码》首映之前,法官还仿效达芬奇密码在判决书中加入自己的文字密码。有意无意的又为电影做了一次宣传。这段小插曲应该算是保护知识产权史上一段双赢的佳话

虽然有两个大花,emm?整部电影还是呈现出一种奇怪的观感。一个美国导演,一群中国人,一个日本高贵艺妓的故事。不论包装得多好,妓女都是很悲惨的,虽然她比我好看,比我会跳舞,身材比我好,妆容万般精致,一个眼神就可以迷倒一群男人,但是老去的还是万分悲惨,年轻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成功的一个下面是无数悲惨的普通妓女。说到底,这是一本个人回忆录。成功的是这个人,是小千代她自己的善良的本性,才使得她可得善终。

Q:
电影和现实情况中最大的差别在哪里?

关于原著,两年前开始看,但最后就看了开头一点点,兰登在睡梦中被人叫醒,法国警察给他看馆长尸体现场照片那为止。而且我也不打算往下看了,实在没兴趣。后来电影开始铺天盖地宣传的时候也没让我产生太多兴趣。不过Sony真的够下本的,连Google都被买通用于宣传。也许Google很便宜/~~~题外话

图片 1

老公以前去看过卢浮宫玻璃金字塔,说很好看,而且这种设计比较节能。塔的下面是售票口,白天开放的时候采光不错,几乎不要人工照明。可是巴黎的景点晚上不时都有好多灯照着。还是在浪费能源。

Q. Kevin Costner
饰演的NASA兰利研究中心主管是真实存在的吗?

然后那个白化病杀手Silas,有一段完全是拍给原著读者看的,身世交代太不清了。Paul
Bettany的气质挺适合这个角色的,淡淡忧伤,眼睛里透出的一边欲望着一边绝望着的暧昧表情,像是来自黑暗世界的使者。刻画这样一个因为生理缺陷对世界绝望,又找到希望的宗教狂热分子真实恰到好处。
还有阿,身材不错的说。吼吼~~
其它部分得编排还都称的上是中上水平。尤其是讲述跨越时代故事的时候镜头中的历史人物们淡入淡出场景,曼妙恢宏。
比起其它的商业片,达芬奇密码中对CG的运用不算少,但是烘托剧情还是显得用的不够,既然是神秘学与符号学主题,那这些主题在表现为视觉的时候应该更不遗余力的用CG。这次的视觉效果班底肯定也是出类拔萃,但是留下深刻印象的地方不算多。

A:是的!出生于1918年的Katherine
Johnson从小就展现出了异于常人的智力水平,她对数字非常着迷,10岁就已经升入高中学习。在她的家乡美国西弗吉尼亚
White Sulphur Springs
,对那些负担得起学费的黑人家庭来说,他们的孩子在这里最多也只能上到小学八年级(这里应该是美国8-4学制,也就是小学上8年,中学上4年)
。所以为了不让孩子们的天赋遭到浪费,Katherine的父亲Joshua带着家人开车120英里来到西弗吉尼亚的Institute,这里的非裔被允许参加高中教育并且进入大学深造。Joshua在学校附近租了一个房子,自己则在学校和老家的工作地点两头奔波,并且坚持了8年,这样他的四个孩子都完成了高中学业并且最终上了大学。Katherine的天才有目共睹,她数次跳级并且在14岁就高中毕业,在18岁取得了西弗吉尼亚州立大学的学士学位。

玫瑰线是个好玩的东西,有机会要去踩踩

注:以下内容包含剧透。

电影开头一段处理的不错,这个不错是针对小说改编来说的。兰登和警察碰头现场由原著中的旅馆套房转为讲座后的签字现场,对兰登身份有个比较好的交代,要不红嘴白牙,我说你是符号学家你就是了么?专家就要有专家的场所,那就是讲坛。另外关于给学生课业打分是否是A
plus的对话也说明兰登的来头,除了符号学家还是大学教授。细节交待够意思了,还要怎么样才更好?

A:先回答第一个问题,是真实的! Katherine Johnson本人回忆道:“ 当John
Glenn有可能成为美国第一位进入地球轨道的宇航员时,他们希望当他返回时可以降落在某个特定的区域,那就是我所做的工作,我计算了他的轨道。所以从那之后,只要有轨道计算的工作他们都拿到我这里,而我几乎都是用手算的方式完成了这些任务。

丹布朗不是第一个想探寻圣杯踪迹的人,也不是最后一个。据说希特勒同志:^-也是圣杯的狂热追随者。盛满圣血的圣杯总是让人感觉毛骨悚然,种族主义者说这是我们血统纯正的证据;宗教狂热者说耶稣爱我们,上帝的确来过这世界,我们有圣杯为证;斯皮尔布格对印第安纳琼斯说这种故事绝对是票房的保障,大家不都好这口么;作家们也不忘记飞短流长一把。

A:根据Daily
Press的采访,Katherine本人看过了电影而且非常喜欢,她说:“(电影)很好,很真实。”

google earth上面有达芬奇之旅的系列地标,下载了去体验了一把鸟瞰卢浮宫

A:没有!这位难搞的女性主管被认为代表了那个年代一些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言行带有偏见和歧视的一类人,据说这一形象相当具有代表性,被认为真实的反应出工作在兰利研究中心里一些部门主管的态度。

巴黎也许是唯一一座城市还保留着三百年前的样子,而巴黎人的恋旧也是出了名的。巴黎人眼中的城市伤疤有三:一个是打在埃菲尔铁塔晚上的夜景灯光,城里唯一的现代写字楼,以及在电影中反复出现最后升华为圣杯所在地的卢浮宫玻璃金字塔。

A:是的! Janelle Monáe饰演的Mary
Jackson于1951年被兰利聘用,就像电影中表现的那样,她得到了航空研究工程师Kazimierz
Czarnecki(电影中改名为Karl
Zielinski)的鼓励,向汉普顿市法庭申请和白人一起参加研究生课程,最终她赢得了诉讼并且于1958年被提升为工程师。

巴黎人每每提起这些伤疤建筑时脱口而出的第一个词一般都是hideous ……

Q:Katherine真的参与了John
Glenn的轨道计算吗?电影中John
Glenn要求Katherine仔细检查计算机的计算结果是真的吗?

别动不动就说hideous

Q: Kirsten
Dunst饰演的角色是真实存在过的吗?

没有失望,也没有太多感动。两个小时带我看个流行故事似乎有点浪费时间。不过和原著比起来还是挺高效的.不就是个胡诌的八卦故事么,加点神秘和玄学的元素,弄点大制作的噱头,没必要费时费力和它较劲。赚钱要紧…

Q: Octavia Spencer饰演的Dorothy
Vaughan真的是NASA历史上第一位黑人部门主管吗?

至于Katherine本人的情况,实际上刚来到兰利研究中心上班时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里的卫生间是种族隔离的,原因是白人专用的卫生间没有任何标识,而且附近也看不到任何标有有色人种专用的厕所,Katherine在那里工作了几年才发现隔离的规定,但是她仍然继续使用白人专用的卫生间,也没有人为此再找过她麻烦。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