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第二遍后,突然觉得一个问题值得商榷,黑人洋洋得意的审判面壁二人组时,被地下室的那位爆了蛋蛋,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地下室帅哥为什么不再补第二枪?
是没子弹了?
这是扯,明明后面抛上来两支枪。
目标不明显?
这更扯,黑人倒地大声哀嚎,明明可以再补两枪快速解除最大威胁的。
享受残忍过程?
这是扯上加扯,明明自己的妹妹还在受到威胁,在地上受苦,他这做哥哥的没时间心情在那里耍冷酷。
总之,这点上不可理解。

        我认为这是一部西方文化色彩很浓的电影,一个非常注重私利的国家,即使在国民身上也存在着浓厚的个人主义色彩。
    从世界战争史上,不难发现只有中国最厚道了,反观美国,你会发现自从“依然天命”被提出,美国人就不忘扩张领土,壮大自己。门罗主义更是提出“美国人的美洲”的说法,这些思想带有明显的私利主义。从而导致战争中的美国见风使舵,大发横财。
   华盛顿总统连任两届后在卸任演说中提出“中立”政策,并被美国人奉为圭臬,“华盛顿法则”由此诞生。一战中的美国从一开始就奉行“中立”政策,一方面受到祖宗之法的束缚,更大程度上还是出于自身利益的考虑,从二战和当今的美国可以看出,祖宗之法并不是不可变的。
   随着协约国和盟国双方两败俱伤,欧洲国家眼看着就要被战争拖垮,美国心安理得的为双方出售武器,乃至贷款。一战初期,风头浪尖上竞选的威尔逊总统就很识趣,“巴黎会谈”失败后依然得出“美国不宜参战”的结论,并通过把共和党指摘成“战争党”而赢得了民心。
   美国的大国地位随着战争的进行,一步一个脚印的逐渐实现。然而,在势头不对时,美国自然要插上一脚。一战后期,德国为首的盟国逐渐压倒英国为首的协约国,战争的主导权开始出现偏移。
   美国人还想“不偏不倚”的给双方卖军火,做买卖,德国的得势却让美国人坐不住了。美国担心协约国一旦失败自己的贷款收不回来不说,德国得胜,美国人的美洲恐怕都要遭殃,原本想坐收渔翁之力的美国,处境开始向着危险倾斜,如果不给予一定的干涉势必坏了自己的大国梦。
   1917年,美国人借口德国潜艇炸毁商船,国内反战热情高涨,正式宣布对德宣战。自己的定位也很准确,“不偏不倚”的站在协约国一边。一战中伤的欧洲国家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加上美国在一战开战后两年半时间的养精蓄锐,所以参战后不久战争就结束了。
   至于二战中的美国就更不用说了,其在一开始保持“中立”的态度,其用意不用过多揣度也利益有关。美国人奉行的外交政策可以简单的概括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人也把它的成功归于地理位置的优越,周边的国家别说欺负美国,美国能高抬贵手少占点别人的土地就是万幸了。美国一直不忘扩张和壮大,初期,美国人策划了德克萨斯的独立,独立后的德克萨斯也就成了美国的了,随后美国又大大方方的从蔫了吧唧的墨西哥手里搞到了一大片土地。想到这里,你就发现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是多么的厚道。
   该片实际上发生在一战期间,不巧的是该片的内容又是如此迎合“个人意志”,我就很自然的想到美国的这段“奸猾”历史。这部电影的结尾我是很喜欢的,兄弟父子大团结,可是情节上却一点也不敢恭维。
   我看了好多人的评论,基本上是一个论调:个人自由很重要。诚然个人自由是很重要,我们应该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正像梭罗那样,到树林里住上个把年头,管他妈的尘世浮沉。可是,我们如果只为了自己活,抛开你的亲戚朋友,一个人只管逍遥自在,却让别人用体验痛苦为你埋单,你他妈的也太自私了点吧。自由并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出卖亲情,出卖友情,玩弄别人的感情,把道德廉耻肆意践踏!
   我们先从这家人说起吧,一家子三兄弟本来很温馨,就因为出现了一个女人,有些人就他妈的显了原型。女主角和男主角的爱情就是最好的证明,女主角本来爱着这家子的老三。其实不该说成是爱,应该是要和她结婚,因为这个女人为这家的婚姻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她的感情是波澜起伏漂泊不定的,所以对她的每一次爱情都得做一个谨慎的评价。
   她先是要和老三结婚,后来发现了帅哥男主角于是相恋。真实滑稽,我都不敢设想如果老三不挂,这个家庭该乱成什么样子,也许只有导演知道老三挂了,这部电影在表面上才能更为人接受。
   老三死后,老二还乡,IF女主角和男主角就此结合这厂爱情就没那么复杂了,可惜老二说闪就闪,抛下老爹,抛下相爱的弟媳,就远走别处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开始沿着不伦不类发展了,老大在老二走后向女主角表白了。老天爷啊,这女人真是个香饽饽。她竟然也就从了他,你说这算什么?如果她爱着老二那么现在她就不爱了?但凡是真正的理想就不该动摇,而这个多变的女人经不起老大的蛊惑,豪无廉耻的做了他的妻子。好吧,就让你去吧,逼近你和老二还没有夫妻之实。
   老大结婚前老二回来了,这真是个意外,女主角恐怕也很意外。这个命中注定淫荡的女人挡不住帅哥的诱惑,帅哥本身又打着追求自由意志的旗号要干她,她顺应了自己的感觉,老大被气跑了。好吧就让她去吧,毕竟她和老大还没有夫妻之实。
看吧,你不觉的有问题么,我给你缕缕。一个即将要出嫁的女人,看到更好的男人便陷入爱河,当她的未婚夫挂了以后,她本想和这个男人相扶到老,可是这个男人在关键时候抛弃了他,因为他很郁闷,暂时顾不上理她。正巧另一个她本不爱的男人主动送上门来,她竟然就欣然笑纳了。眼看这一对单恋要变成相恋时,这个女人的旧情人出现了,因为这时他不郁闷了。见到这个男人,这个女人马上把爱她而她不爱的那个人(老大)抛在脑后,跟了自己的旧情人。这些发生在普通人身上也就罢了,不幸的是为这一个女人闹矛盾的这三人竟然是同一个爹妈生出来的。——冤孽
   好吧,就让她去吧,我们套用《老无所依》里的那句话给个总结“人们所行在他们眼中都为正,耶和华衡量人心”。
   就让耶和华衡量这对苟且的男女吧,但愿他们恩爱到老。不过电影又让你失望了,看来导演要给老大一个露脸的机会,顺便让这段不伦的爱情再乱一点儿。
   男主角得到了女主角的肉体,气跑了自己的哥哥。现在他俩正式确立了夫妻关系,可惜人心真的经不起时间的考量。男主角又郁闷了,他管不了这个为她而兄弟反目的女人,他要抛下她和自己年迈的老爹过自己的逍遥日子去……这就是那些人所谓的“追逐梦想”。
   男主角走了,后继的来了。不是外人,是那个老三死后,第一时间向她表白的傻哥们,老大。我一直以为老大是最能忍的一个人,他甘心去接纳被自己弟弟遗弃的女人,即使被这么一个我认为不值得他去爱的女人:她答应了和你好,可旧情人一来翻脸和翻书一样快,不过老大对这些都不在乎。
   苦守空房的女人等来了男主角的一封信“找个人嫁了吧,就当我死了”。老大正是这个时候出现的,这封信成全了老大,她二婚了。同时,这封信也让一个老头(这对兄弟的父亲)一夜之间白了头。
   若干年后,我们的男主角玩累了终于回到家中,他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这个时候亲人的团聚比什么都重要,尽管他曾经犯错,然而他回家后一切往事都可以一笔购销,即使承受这代价的父亲已经抽风抽的说不出话来。儿子归来,老头很高兴,可是中风了不能说话,只能颤抖着用粉笔画出“happy”的字样。这就是家庭的包容力……在这种包容力面前,曾经的游子,难道你不愧疚么?
   老二回来了,老大和老二的老婆结婚了,老二没纠缠旧情还算有点良知。不过事情荒唐到了另一个极端,他竟然和自家那个曾经的印第安小姑娘要结婚。老天爷啊,这部电影里到底要成全谁,是要告诉我们小女孩追老头是可能的,还是说爱情只要能单方面的成功就值得赞扬。那个曾经爱着自己弟妻的男人,你到底有没有普,我是要承认你的博爱呢,还是说这个世界上小女生的爱情观值得肯定呢?男主角啊,你如果真的懂得爱情,你就不该始乱终弃、见异思迁。让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到底爱的是谁啊!

其实我不明白导演为什么一定要替Molly找一个理由,仿佛Molly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童年被父亲打压。

女权的崛起为什么总伴随着被男权打压?女性就不能单纯地想要追名逐利,做野心家吗?

Molly原本可以是一个更意气风发的角色,这样一来多少有点憋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