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Vogue》八月刊邀请新面孔优秀学员、中国超模薛冬琪拍摄了一组题为“静谧姿态、奢华之心”的时尚大片。薛冬琪长着一张极具东方特色的脸:高耸的颧骨,细长的眉眼,小巧的朱唇,清晰分明的面部轮廓。在新生代模特里,她拥有一种独特的硬朗气质令人过目不忘。

此前 H&M 与 BALMAIN、KENZO
的联名公开后,在国内表示“太难驾驭”的声音也不小,但整个系列中还是有相当部分实用又能彰显联名身份的单品。而今年
ERDEM 带来的这一季,看完 lookbook
我们会觉得很养眼,但自己可能没有自信去驾驭。更尴尬的情况是,虽然还是能挑出好看又实穿的单品,但这些设计既缺少
ERDEM 的风格又没有明显的联名系列特征,这显然会导致吸引力打折扣。

亨得利集团零售事业部大陆区总裁管齐军刚刚从瑞士回来,在那里,他和斯沃琪集团CEO小海耶克特意交流过市场现状。从去年开始,斯沃琪集团不但中国大陆市场止跌回升,境外市场也有一定的增长。

< Prev1234Next > 文章标签:

ERDEM 以非常具有英伦气质的小碎花和维多利亚风格细节为特点,与 H&M
的联名中也是以这两者为主打。带着宫廷复古气息的设计,对于亚洲人来说并不好驾驭,这也是
ERDEM 在国内并不受到追捧的原因。我们带着大家一起来看看这个不那么好驾驭的
H&M x ERDEM 完整系列单品,找找其中有哪些值得入手的单品。

有回暖迹象的不只是斯沃琪集团。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多家奢侈品牌的销售都开始回升。今年第二季度,各大奢侈品集团纷纷公布令人惊喜的财报数据,拿出了强有力的回暖证据。今年上半年,LVMH旗下包括LV在内的时装与皮具部门开始复苏,销售额增长17.2%至68.9亿欧元;正在加速的Gucci今年上半年销售额则大涨43.4%至28.32亿欧元,在中国消费者需求增长的提振下,爱马仕上半年销售额则同比增长9.7%至27亿欧元。集团表示第二季度的利润增幅已达33.9%,为去年的季度最高水平。

最 ERDEM 的单品:女士小礼服

8年多来,全球著名管理咨询公司麦肯锡一直关注中国奢侈品消费者的演变,以及其对全球市场与日俱增的影响。5月份,麦肯锡发布的《中国奢侈品消费者报告》称,预计至2025年,全球奢侈品市值将增加1万亿元人民币,达到2.7万亿元人民币。而且,中国消费者将继续充当主力军,将买下44%的全球市场。

碎花、蕾丝、蝴蝶结的小礼服是整个系列中最具有 ERDEM
风格的单品,如果你想为年末的各种聚会置备一款与众不同的礼服,这部分单品值得考虑。毕竟
ERDEM
的设计在国内也属于小众,与常规的礼服有明显的差异,又有联名的光环罩着,也是为聚会聊天增加了一份谈资咯。

怎么就突然回暖了

较之于前面更有特色一些的款式,下面这两件小礼服就更中规中矩好驾驭一些了。范冰冰上个月在活动中也提前穿起了其中的碎花款,虽然不像前面的设计风格浓郁,但印花、褶皱、花边也称得上细节到位,风格与实穿两者平衡,不难理解
H&M 希望借范爷主推这款的理由咯。

“关于市场回暖最直观的原因,大家已经有了共识:汇率以及价差导致消费回流。”管齐军认为,从更深的层次上看,“回不回暖,回到多暖,要先看各个品牌的全球性策略,然后看原先的基数,最终取决于中国消费者的心态的变化。”

考验你理性的单品:女士日装

回头看这轮波动的起因,首先是源于国家对三公消费的限制。以中国内地的腕表市场为例,2011年四季度,先从均价20万元以上的高端品牌开始波动,进入挤泡沫的过程。那时还没波及到欧米茄这样的中高端品牌,直到2012年下半年甚至四季度,这些品牌才开始有反应。到了2014年年底,泡沫就挤得差不多了。

日装部分的款式还是很齐全的,有毛衣、卫衣、T
恤,也有西装、大衣,但就设计风格而言还是分裂成了两个阵营,有些设计融入了
ERDEM
签名式的碎花、维多利亚风格,但却不那么实穿;有些设计颜值和实穿指数都不低,但却缺少明显的
ERDEM
风格。这就是考验大家理性的时候了,你是愿意为设计还是为联名的光环买单呢?最直观的例子就像下面这张图,左边灰色的套装还是右边碎花刺绣的套装?

其次,地缘社会因素也不容忽视。近两年法国境内连续发生多起恐怖袭击事件,导致前往法国以及整个欧洲的中国游客数量都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跌,其中前往法国的游客数量跌幅高达20%。加上人民币汇率的贬值,也抑制了中国消费者在海外购物的欲望。

大衣方面也是类似的思路,你更愿意来选择品牌主推的虎皮大衣、ERDEM
风格明显的花卉刺绣大衣,还是实穿的格纹大衣?

此外,中国消费者的旅行观念也在转变。以往,他们热衷于冲进巴黎、纽约等国际大都市的奢侈品店,抢购名包和名表。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把旅行的重点放回到了吃喝玩乐上。

满眼鲜艳印花的 T 恤实在考验搭配和驾驭功力,而 logo
印花的卫衣设计手法显得有些粗暴简单了。相对而言,几款毛衣的颜值就高不少,但基本上没有明显的
ERDEM 印记,不过 lookbook 中搭配碎花半身裙的造型也是一种平衡的思路咯。

有观点认为,珠宝、腕表、皮具等业务是这轮回暖的主力。其实不然,卡地亚、伯爵等品牌的珠宝业务在国内一直都在增长,即使是市场最不景气的2015年也没有下降过。原因有二:一方面是因为原先的基数太低了,另一方面是消费者观念的转变。不过,它们的增长却对周大福、周生生等传统香港品牌造成很大影响。

另外双方还带来了很女人味的多款蕾丝上衣,设计是 ERDEM
招牌的维多利亚浪漫风格,有丰富的女性化设计细节。这些上衣的风格相对固定,也就意味着适合的人群相对有限,一不小心就容易穿成俗气的某宝名媛风,也是要格外小心的雷区。

那么,奢侈品行业究竟是从何时开始回暖的?在这段期间,奢侈品牌、经销商到卖场又是如何应对的?

ERDEM 的第一次:男装

首先来看奢侈品牌的动作。2015年,Chanel率先推出全球同价的策略,很多品牌都开始跟进。

H&M 让 ERDEM
献出了品牌历史上首个男装系列,这也是双方联名最受关注的一大看点。从最终的效果看,男装方面的表现也基本和女装一个问题,要不就是太普通、要不就是难驾驭。

以腕表行业最具代表性的三大集团历峰、斯沃琪和劳力士为例。历峰集团的腕表品牌最早开始调整全球价差,方式比较极端,直接把现有款式在中国内地的售价调低,海外售价调高,以促成全球同价。此举迅速刺激了市场,使得历峰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恢复增长,到今年上半年,都保持着比较明显的高速增长。而斯沃琪、劳力士却没有在价差策略上做太大的动作,只是在出新产品时有意识地调整价差。因此,以劳力士和欧米茄为代表的中高端品牌,直到2016年下半年才开始有复苏迹象。

毛衣、西装外套、夹克、大衣,设计手法比较常规,不搭配花边小立领衬衫实在很难找到明显的
ERDEM
风格,而花边衬衫对于国内绝大多数男同学来说恐怕不是轻易会去选择的单品。

服饰类品牌也采取了同样的策略,如Hugo
Boss,Prada等都调整了中国市场的商品售价,削弱海外价格优势。在缩小了国内外价差之后,去年第四季度Hugo
Boss同店销售额平均增长超过了20%。

两极分化严重的这个系列,要不是平淡的设计,要不就是轰轰烈烈的印花,衬衫、T
恤、卫衣的印花款,都是相当考验气质的设计,潮和乡土味之间只有一线之隔。

随着中国政府对海外购征税,以及一些奢侈品牌下调中国市场的售价,境外消费的吸引力逐渐下降,发生在境外的奢侈品消费开始慢慢“回国”。

最佳选择:配饰

今年5月,在历峰集团发布财报之后的投资者电话会上,董事会主席Johann
Rupert指出,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集团还做了一项重点工作——从经销商手中回购产品。为了应对2015年历峰出台的整套策略,2016年,斯沃琪也做了一些相应的对策和跟进,欧米茄、雷达等品牌都做出了回购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