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窗外还在狂风大作,十几分钟后,罗力带着一堆外卖回来,衣服湿漉漉。“没买一把伞?”戴安问。“吹风,撑伞也没用。”罗力把外卖放在桌上,自己脱了湿衬衫,然后去洗手间擦头发。小麦肤色一看就非常健康,再加上明利的肌肉线条,非常像T台男模的背影!但是戴安完全没心情欣赏他的美!因为还在心乱如麻!“怎么不吃?”罗力擦完头发出来,就见戴安还坐在椅子上,于是帮他把餐盒打开。赤|裸上身这件事真是非常性感,不过在靠近心口的地方有一道明显狰狞的缝针痕迹!戴安看得头皮发麻,瞬间觉得自己也胸口一疼!真是非常感同身受!“之前和人打架留下的。”罗力揉揉他的脑袋,“吃饭吧。”“都快到心脏了。”戴安皱眉,怎么这么危险!“心疼了?”罗力看着他笑。心疼这种词实在是特别具有杀伤力,戴安先是大吃一惊,然后成功被震得头皮发麻,最后用看火星人的眼神看他!“你刚才说什么?!”“没什么。”罗力把筷子递给他。戴安悲愤,“我根本就没有心疼你!”这种人简直太自恋了好吗!“随便问问,激动什么。”罗力嘴角一扬,神情非常坦然!戴安食不知味的吃完了一整盒炒河粉,考虑再三正色道,“我的扭伤已经没大事了,明天我会打电话请人来接我进山,你也早点回公司吧!”果然特别残忍!不过这个建议理所当然被刀疤先生拒绝了!“你有什么权利干涉我工作?!”爱妃非常生气!“我没干涉你工作啊,你随时可以回去。”罗力说得无比淡定,“不过你也不能干涉我的工作。”“比如说?”戴安问。“作为影片投资人,进片场的权利总是有吧?”罗力有道理极了,“所以我和你一起回去。”戴安再次被噎了回去。由于对方财大气粗又满身道理,这次谈判没有获得任何实质性进展。戴安在心里长吁短叹,拿着遥控器看电视,并且有意停在了一个新晋男模的跳水节目,满屏幕只穿泳裤的美少年极其吸引眼球,他无比希望罗力能兽|性大发看上其中一个或者很多个,从而放弃再觊觎自家小祖宗!虽然有点缺德但是在关键时刻也管不了很多啊!况且既然愿意参加节目,多少也就做好了承担后果的准备!娱乐圈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不是每个人都是蠢萌苏小诺!可惜罗力的注意力完全不在电视上,十分钟后,他居然还抱着枕头睡着了!这一点都不科学啊!戴安很想揪着他的领子摇晃,按照他的淫|贱程度,难道不应该立刻饥渴无比两眼发光,甚至扑上去舔屏幕也不算过分!怎么能睡觉!看着他熟睡的样子,爱妃深深叹了口气!电视里的节目很无聊,非常具有催眠效果,于是在十几分钟后,戴安也丢掉遥控器呼呼睡着,一睡就是三小时!甚至还做了美梦,和苏小诺一起走遍大江南北吃烧烤真是有追求到不忍直视!咽下最后一块牛肉后,爱妃满足的醒了过来,然后惊悚发现自己竟然又被罗力紧紧抱在怀里!脸紧贴着他的赤|裸胸膛不说,甚至连小爱妃有点受压迫!于是戴安眼前一抹黑,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不止一次啊!不科学!必须狂躁推开!!!!!“醒这么早。”罗力迷迷糊糊,翻身又抱着被子继续睡。“现在还早!”戴安把靠垫丢到他身上,“已经到了晚饭时间!”自从和苏诺厮混在一起,爱妃的计时单位就变成“早饭时间”“午餐时间”“距离晚餐时间还有两小时”“宵夜时间都过了”之类,非常直白!“饿了?”罗力趴着睁开眼睛,随手摸了一把他的小肚子。爱妃恼羞成怒,用枕头狂砸他!罗力欣然接受,心情很好。“不吃了!”戴安自尊心受挫!“去吃烤肉。”罗力坐起来,“雨也停了,空气应该不错。”“不去!”爱妃非常坚持!因为他想减肥!“今天我生日。”罗力语出惊人。戴安用怀疑的眼神看他,“你生日?”“这件事很难以理解?”罗力好笑看他。一个五大三粗的刀疤男过什么生日,我都没有过生日的习惯!爱妃在心里吐槽。“所以我们去吃烤肉。”罗力帮他穿好鞋。“……”爱妃勉强没有拒绝,过生日的人总是该享有一点特权。但是很快他就后悔了!因为当两人坐在烤肉店之后,罗力突然就严肃道,“你打算送我什么生日礼物?”戴安被茶水呛到,我什么都没打算送你啊!怎么会有这种人,居然主动要礼物!但是罗力眼中充满期待!“……太匆忙,我没准备。”戴安脑袋疼,“等这次拍完回去之后补给你。”“好。”罗力一口答应,然后道,“今天就先唱首歌吧!”“不会!”戴安一口拒绝。“没事,那就把歌词念出来。”罗力很好说话。“念出来?”戴安ORZ了一下!脑海里立刻浮现新闻主播的深情腔调,连续念四遍“祝你生日快乐”真是好蠢!于是他低头狂吃肉!“好歹也要说一句生日快乐。”罗力叹气。至于用这种悲伤的口气吗!戴安无语看他一眼,“生日快乐。”“深情一点。”罗力要求很高。“不要这么挑三拣四啊!”爱妃用牛肉塞住他的嘴!刀疤先生心情甚好。因为经过这几天的相处,他已经越来越肯定一件事。那就是自己……好像真的捡到了宝。这顿烤肉吃得两人都很满足,期间爱妃在喝了小半瓶酒后,终于松口,哼哼唧唧唱了半首生日快乐!然后就在罗力的笑声里恼羞中止,并且用烟盒残忍袭击了他!这种不知好歹的人就应该被拖出去XXOO十分钟!吃完饭后,戴安继续坐在轮椅上,被他推去河边吹风。一位老爷爷也推着老伴,和两人擦肩而过。“你看。”罗力弯腰在他耳边道,“我们提前体验了一下退休生活。”戴安脖子一热,为什么要和别人恩爱夫妻相提并论!“其实我也没那么讨人厌的,对吧?”并排躺在河边躺椅上,罗力问他。戴安思考了一下,“如果你以后不再动不动就提我欠你四十万,我就给你加十分。”“现在多少分?”罗力问。“五十。”现实果然打击极了!“加十分才刚及格?”罗总凶狠揪住他的耳朵。戴安疼的哇哇叫,“再减掉十分!”“四十万四十万四十万!”罗力在他耳边碎碎念。什么跟什么啊!戴安推开他,又脱力又想笑。罗力趁机捏了一把他的肚子,笑得非常帅!这种日子真心挺不错!出于私心考虑,其实刀疤先生很想戴安的痊愈过程慢一点再慢一点,最好拖个三四十天!但这显然根本不可能,而且就算是黑社会也不能强行抓着他的脚脖子扭一下好吗!所以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爱妃还是再次活蹦乱跳了起来!而在经历过无数次“一起看八卦一起吐槽一起去医院换药一起散步一起吃好吃的以及……一起抱着在清晨醒来”之后,两人之间的气场终于开始有了那么一丢丢的,变化。“谢谢你这段时间照顾我。”戴安这次是真心道谢。“不客气。”罗力把包给他,“路上小心。”由于公司有事,他必须得赶回去,所以只好放爱妃一个人进山!“……等诺诺拍完戏后回去,我请你吃饭。”戴安犹豫道。“你还是你们?”罗力和他对视,嘴角有些上扬。戴安躲过他的眼神。“逗你的,回来后我们两个去吃日本菜。”罗力揉揉他的脑袋,“去吧。”戴安上了班车,趴在窗口冲他挥挥手,刀疤先生严肃伸出四个手指。“噗。”戴安笑出来,“四十万赖掉了!”罗力笑着冲他挥挥手,眼神很温柔。小班车在山道上绕啊绕,最终停在村口。“爱妃!”苏诺正在房间里玩PSP,一见他之后立刻鸡冻无比扑上来!“怎么被蚊子叮成这样?”戴安对着他的脸惊怒!“……”苏小诺顶着一张红包脸,冲他做出无辜的表情。其实是因为昨天晚上出去散步,忍不住在田里和自己英俊的男人偷偷哔——了一下,太舒爽所以没有注意到蚊子!真是不让人省心!爱妃拿出防蚊液帮他涂,苏诺一边仰着脸一边问,“你家究竟出了什么事?”“没什么大事。”戴安早就编好借口,“我二叔的儿子要闹离婚!”“这种事你也要管?”苏诺惊讶,爱妃是全能选手!“那当然,这件事总比你脸上的蚊子包重要!”戴安抓紧时间教育,“作为一个艺人,你怎么能忽视自己的脸!”苏小诺保持沉默。爱妃真是非常唠叨!“好了,坐着等药水干。”戴安按着他坐在椅子上。“你去哪里?”苏诺问。“打电话。”戴安爬梯子上屋顶,拨通了刀疤先生的手机。“到了?”罗力很快就接起来。“嗯,你呢?”戴安问。“在机场酒店,明天飞回去。”罗力回答。“路上小心。”戴安声音很警觉,因为他看到苏诺已经兴致勃勃爬上了房!“明天我大概晚上八点回家,所以你要在九点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一路顺利。”罗力一本正经。戴安失笑,“好。”苏诺用特别新大陆的眼神看他!因为爱妃似乎有点蛋蛋的气场变化!“那我先挂了。”戴安被苏小诺盯得心里发毛。“你有情况?”电话刚一挂断,苏诺就冲上来捏住他的脸。戴安倒吸一口冷气,“什么情况?”“在给谁打电话?”苏诺很没素质的抢他手机,打算翻一翻通话记录!结果显示对方姓名“刀”!特别霸气!……苏诺赞叹,“你对女朋友的昵称真别致!”爱妃简直有情|趣极了!“……”其实那是之前随手存的,但这个女朋友是怎么回事?戴安惊怒,“谁说他是我女朋友?”“不是?”苏诺纳闷了一下,然后又斩钉截铁道,“那一定是你还没意识到心里汹涌的爱情!”“这种事根本就不需要意识!”戴安面红耳赤!苏诺同情摸摸他的脸,“爱妃你一定要冷静!”“你到底从哪里看出来他是我女朋友!”戴安头晕眼花。“因为你刚才的眼神特别深情!”苏诺很肯定。“不要乱讲啊!”戴安更加燃烧了!“怎么这么大反应?”苏诺万分不解,“这种事是需要庆祝的!”但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戴安就已经爬下了梯子。于是苏小诺只好叹气,爱妃真是好害羞!“你又欺负戴安了?”欧阳龙端着一杯普洱上来。“爱妃谈恋爱了,但是他不告诉我是谁!”苏诺告状。“这种事情怎么能强迫别人说。”欧阳龙把茶杯递给他,“当初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也瞒了他很久。”那不一样啊!苏诺在心里反驳!我又一定不会干涉他!喜欢什么类型都可以,就算找一个熟龄姐姐也完全没问题,大|波浪卷发一甩头简直太有风情了好吗!而苏小诺显然不会想到,他这句“女朋友”给爱妃造成了多么巨大的冲击力,以至于他坐在河边石头上发了整整好几个小时的呆,直到天色暗下来也没有回神!而且还越来越晕!脑海里似乎有些东西要跳出来,却又本能的逃避不想去琢磨,到最后连太阳穴都疼!太烦了啊!戴安难得焦虑,甚至还很没素质的踢了一下树!“我要不要去安慰一下爱妃?”苏诺躲在远处,问身边的总监先生!“还是别凑热闹了。”欧阳龙摸摸他的脑袋,“这种事情,靠自己想明白比较好。”“你说爱妃会不会是爱上了有夫之妇?”苏诺忧心忡忡,所以才会这么担心。总监先生低头亲亲他的嘴巴,“不许乱说。”唇齿相交间有淡淡草莓味,苏小诺很满意。下次给他吃薄荷糖,舌吻起来一定特别清爽!情理之中的,爱妃当晚惨烈失眠了!一个人在床上翻来滚去真是好苦逼,第二天的黑眼圈也很威猛!苏诺在一边感慨,爱情果然是一件让人憔悴不已的事情。拍摄依旧按部就班进行,太阳也很快变成一颗咸蛋黄,从西边落了下去。可是戴安却没有按约定给罗力打电话,或者说是存心忘掉了这件事。第三天,第四天,一周之后,还是没有再联系。原以为有些事情冷静下来,大概会想得更加清楚。可惜却事与愿违,越想越乱。十天后的清晨,戴安天还没亮就被鸡叫吵醒,于是索性起床洗漱,打算去剧组帮忙。小路有点黑,还且大概是下过雨,还有些微微泥泞,戴安小心翼翼不让自己摔倒,却在转弯时被人一把捂住嘴拖到了墙角!“唔!”爱妃顿时魂飞魄散,这种民风淳朴的小村子里也有土匪?!“打劫。”耳边的声音有些低沉有些熟悉,还有些笑意。……戴安愣了一下。“欠我的四十万,准备什么时候还?”罗力在他耳边问。“啊啊啊!”戴安大惊失色,回头好像见到鬼!“就算不是惊喜,起码也不要这么悲壮啊。”罗力好笑。“你你怎么来了!”戴安还处在石化状态!“你说呢?”罗力把他堵在墙角。……爱妃心虚。“怎么回事?!”罗力俯身凑近他,语气半是威胁半是试探。“打个电话有那么重要?”戴安有些不自在。“当然!”罗力恶狠狠。“你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戴安看他。“当然,要不然为什么?”罗力掐住他的脸。戴安深呼吸了一下,憋了半天才憋出来,“诺诺也在这里。”语速又轻又快,不过罗力还是听清。“苏诺?”刀疤先生被他气笑。“你喜欢他,不是吗?”戴安觉得有点心里堵!语调还有一些蛋蛋赌气!罗力简直忍不住想拍他的脑袋!“我先去片场了。”见他没说话,戴安莫名其妙有些受打击,于是推开他想走,但是必须没有走掉!不仅没有走掉!还被拉回来按在墙上,直!接!强!吻!了!强吻神马的太突然了好吗!罗力真是非常直接!而爱妃理所当然意料之中合乎情理的,当场就崩溃了!这是什么状况!“哭什么。”罗力无奈放开他。“你你你你你!”戴安哆嗦。“我们试试看。”罗力握过他的手。“我们?”戴安头晕目眩。这种情节太突然了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难道是做梦?!“嗯,我们。”罗力眼中再无调笑,“诺诺是我好朋友的弟弟,是很讨人喜欢,不过也不是人人都会喜欢。”戴安脑袋依旧转不过弯,“你……什么时候?”虽然这句话说得极其没有逻辑,不过罗力还是准确把握住了重点,“五个小时前。”戴安眉头皱起来,五个小时前?“其实原本只是打算来看看你,其余的也没有多想。”罗力握住他的手,“然后在我开车进山的时候,刚好遇到山体塌方,一块石头没有任何预兆就滚了下来,整条路都被砸断。”“真的?”戴安心里一惊。“是。”罗力苦笑,“要是我再稍微开快一点,你就见不到我了。”生命何其脆弱,有些事情又何苦再去纠结。戴安还是没说话,其实更多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你又不讨厌我,试试看也没损失。”罗力把人抱到怀里,“不高兴就让你走,这样行不行?”戴安依旧沉默,却伸手抱住他的腰,脑海里满是山石滚滚掉落的场景,然后就把他搂得更紧。真是非常有爱。一个小时后,戴安在片场找到了苏诺。“爱妃你跑去哪……咦你嘴怎么了?”苏诺很吃惊,真是非常红润貌似还有点肿!戴安非常想拔腿就跑。“是不是上火了。”苏诺伸手摸摸。“你今天没有戏拍,对吧?”戴安问。“嗯。”苏诺点头,“过来看热闹。”戴安深呼吸,“我有事情要跟你讲!”“什么事?”苏诺好奇。戴安把他揪到了树林里!“怎么了怎么了?”苏小诺蛋蛋兴奋,看来是件大事!“我谈恋爱了!”戴安心一横,“是男朋友!”果然要比当初的苏诺直白许多!“哇!”苏小诺震惊又亢奋,“可是你之前一直说喜欢姐姐!”“之前是因为我还没有遇到他。”戴安面红耳赤。“好吧好吧,男朋友也很好!”苏诺拉住他的手,“我认识吗?”“……认识。”戴安点头。“我认识?”苏诺来了兴趣,“叫什么名字?”戴安装死。“这种时候就不要卖关子了啊!”苏诺好奇到快死掉。“你……不怎么喜欢他。”戴安打心理预防针。“我不怎么喜欢?”苏诺想了一下,还是没猜出是谁,于是豁达道,“以前不喜欢没关系,以后我可以为了你喜欢!”这真是非常懂事!“严格说,是你一点都不喜欢。”戴安又加大了剂量,“不仅不喜欢,还非常讨厌!”“啊?”苏诺瞬间目瞪口呆,“你你你你……怎么会看上他?”戴安面红耳赤。“不可以啊!”苏诺泪流满面一把握住他的手,“世界上好男人那么多,你怎么会看上邱子彦!难道是被他下了**药?!!别怕,我们马上去医院!”“谁?”戴安觉得自己出现了幻听。“我告诉你,邱子彦一定和小语有非一般关系,这是我最近几天得出的结论!”苏诺还在滔滔不绝,“他主动勾引你的?”“瞎说什么,怎么可能是邱子彦。”戴安哭笑不得。“不是?”苏诺瞬间松了口气,刚才吓得手心全是冷汗!还以为爱妃被腹肌男勾走了!“当然不是。”戴安很肯定。“那就好。”苏诺揽住他的肩膀,“在被他雷过之后,我已经谁都能接受了,说吧。”“确定?”戴安实在是没勇气。“当然!”苏诺打包票。戴安忐忑不安看他,“罗力。”“谁?!!!!!!!!!!!”苏诺一嗓子嚎的惊天动地,简直就是五雷轰顶!“我。”刀疤先生从树林里走出来。“不是说好等我解决吗!”戴安着急。“等不及。”罗力揽过他的肩膀,对着苏诺扬眉一笑。然后苏小诺就两眼一黑扶住了树,他今天本来就牙疼没吃饭,血糖低一直在晕!更何况还要加上这种刺激!根本受不了!“诺诺!”戴安被吓了一跳,赶紧接住他。“你……怎么会……”苏诺虚弱无比。“故事有点长。”戴安很老实。“真的不能分手吗?”苏诺用小动物一样纯洁的眼神看他!试图通过卖萌收买爱妃!“不能。”这两个字是罗力说的。“我让你说话了吗?”苏诺站直身体,用特别凶狠的目光看他,“是不是你强迫他的?”“当然不是。”戴安无奈。“我们回去说!”苏诺拉着爱妃就往回走。罗力这次倒也没拦,只是跟着两人回到了小院。欧阳龙正在房子里看书,看到三人一起进来,觉得有些诧异。但是苏小诺完全没有时间给他解释,凶悍无比道,“你们两个都出去!”罗力看了眼戴安。“嗯。”爱妃冲他点了下头。“好吧,你们慢慢聊。”罗力转身出门,欧阳龙虽然有些皱眉,不过也没有多话。房间里,一场谈心大会轰轰烈烈拉开帷幕!苏小诺在了解完事情经过后,先是谴责了一番爱妃不成钢!然后就滔滔不绝分门别类从十个方面阐述了罗力的缺点,其中甚至厚颜无耻包括了自己的杜撰,甚至还断定刀疤先生不举!真是非常缺德!“喝水吗?”戴安看着都嘴干。苏诺咕嘟咕嘟补充水分,然后充满希望道,“怎么样,你有没有想要抛弃这个花心邪恶冷漠残忍的黑社会不举男?”戴安嘟囔,“我还是想试一下。”“你怎么……”苏小诺倍受打击,简直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面对他!于是又拖着爱妃爬上了屋顶。“这又是要做什么?”罗力简直要膜拜。欧阳龙看了他一眼。“放心吧,我真心对诺诺没兴趣。”罗力看着屋顶,“我现在只求他能高抬贵手放过我。”苏小诺站在椅子上拨通了韩威的电话。“怎么了?”韩先生很快就接通。“哥,你告诉我,罗力是不是一个卑鄙无耻淫|贱又下|流猥琐阴险毒辣的坏人?”苏诺打开扬声器。戴安:……“又在胡闹什么。”韩威无奈,“阿力人品不错,最多就是性格有些恶劣,而且他真的没有想把你怎么样,你不要总是针对他。”苏诺果断挂了手机,然后冷静看着爱妃,“我哥他最近没吃药。”“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戴安揉揉他的脑袋,鼻子发酸却有些想笑,“我有分寸的,你就让我试一次吧。”“爱妃!”苏诺不死心的抱住他,“真的不能换一个吗?他一定是个坏人!”戴安沉默。苏小诺简直心如刀绞,“那你一定不能让他占便宜,受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嗯。”戴安拍拍他的背,“谢谢。”“需要我找他谈一下吗?”苏诺很为爱妃负责!“真的不用了。”戴安哭笑不得,“我真不是小孩子。”“那你一定不要和他上床!”苏诺握住他的手,“这个很重要!”戴安黑线,“好。”“爱妃!!!”苏诺各种不甘心,拉着他就是不肯松手!刀疤男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恶的生物!虽说戴安不希望他和罗力谈,不过在某天拍摄空隙里,苏小诺还是找机会严重警告了一下他,要是敢欺负我的经纪人那你就死定了!必须弹**到死!非常冷酷!刀疤先生这次没有再调戏他,而是郑重点了一下头。倒不是良心发现性格收敛,而是因为苏小诺实在霸占戴安太多时间,这让罗总非常不爽!但是又不能直接把人绑回家,只好从头开始,先和娘家人搞好关系。这部电影拍了整整一年,期间剧组东奔西走,足迹几乎踏遍南北西东。而媒体在除了报道相关影讯外,偶尔也会报道一下今天又有某某某去探亲,真是好恩爱之类!非常让人羡慕嫉妒恨!电影首映礼,苏小诺穿着漂亮的白西装,非常不爽夫斯基的看着台下并肩而坐的爱妃和刀疤,神情异常冷酷,像极了剧中的武林盟主!于是媒体纷纷报道,苏诺为转型付出巨大努力,深陷戏中无法自拔,有望冲击影帝巴拉巴拉,很是红火了一阵!而粉丝也纷纷在网上留言表示一定会支持诺诺!票房意料之中大卖,在一年一度的颁奖礼上,钟离枫白也再次夺得了最佳导演奖!穆秋顿感很自豪,苏小诺也拼命鼓掌!觉得特别开心!“猜你会不会得影帝?”欧阳龙在他耳边轻声问。“这种事情才无所谓。”苏诺很放松,“入围就很好了,拿不到也很正常,今年不行就明年,反正我演技还有提升空间!”谦虚又懂事的小蠢货真是值得点赞!!“本年度最佳男配角是,邱子彦!”又一位嘉宾颁出了新的奖项。台下掌声雷动,苏诺立刻扭头看着总监先生,怨毒无比道,“拿不到影帝我就去死!”欧阳龙:……帮邱子彦领奖的是一位圈中好友,因为邱子彦因病缺席。至于是什么病……“哇!快看快看,你得奖了!”唐小语在家里看直播。“真的。”邱子彦一乐,把他抱到自己腿上坐好,“有什么奖励?”“晚上煮酸笋腊排骨给你吃。”唐小语揉揉他的脑袋。邱子彦抱着他站起来,“我们做一点好玩的事情好了。”“喂!”唐小语抗议,“这是白天。”“白天怎么了,白天才能看清你!”邱子彦抱着他压在床上。“昨晚刚刚做过的!”唐小语踢他!“那不管,一年没见了。”邱子彦咬住他的耳朵,“老婆,我申请一次纵|欲机会!”唐小语哭笑不得,拿过枕头捂在他脸上!电视里的颁奖礼还在继续,已经接近尾声,到了最值得期待的影帝环节。苏诺紧张万分,但是表面上还是很冷静,果然非常有获奖潜力!“年度影帝是!”颁奖人故意卖了个关子,转头笑看主持人,“你猜会是谁?”“不会是我吧?”主持人也很配合,“我只能做影后哦。”这种时候就不要**了啊!苏小诺在心里咆哮!欧阳龙握住他的手,示意不要紧张。但主持人偏偏很恶劣,还在扯东扯西说个没完!苏诺一根神经绷得死紧,甚至连头都开始晕!耳边嘈嘈杂杂,以至于终于听到“苏诺”两个字时,还愣了三秒没反应过来!苏影帝的呆萌表情被摄像机准确无误的投到了大屏幕,于是粉丝再度握拳尖叫,偶尔从清冷云端走下来的诺诺好萌好有爱!真想排队摸小手!“我就知道!”戴安也鸡冻无比!罗力坐在旁边,看着身边一干款式不同的美女帅哥,决定以后要把他看紧!“上台了。”欧阳龙低声提醒苏诺。苏诺晕乎乎走上领奖台,觉得像踩在棉花里!不过幸好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说错事先准备的获奖感言,这让爱妃很欣慰!然后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苏诺脸上都是惯有的淡漠表情,只是眼底多了笑意,更加让人受不了好吗!真是非常有爱!大家纷纷表示要成为诺诺的脑残粉,并且给予了总监先生墙裂的羡慕嫉妒恨!欧阳龙看着他的表情,心里有些没底,难道自家小蠢货因为太高兴,所以激动晕了?怎么一直都不笑也不说话!活动结束后两人回到车里,欧阳龙还没来得及开口,苏诺就拿着奖杯一把抱住他,又咬又笑又低声欢呼,活蹦乱跳的一比那啥!总监先生松了口气,“还以为你刚才傻掉了。”“怎么会,我是故意的!”苏诺洋洋得意,“是不是非常有演技!”“是,小影帝。”欧阳龙刮刮他的鼻子,眼底很宠溺,“请问有没有什么获奖感言?”“有!感谢我的老公!”苏诺慷慨把奖杯塞到他怀里,“送你了!”“对奖杯没兴趣。”欧阳龙深深吻住他的唇瓣,“对影帝本人比较有兴趣。”“唔!”苏小诺一边亲一边念念不忘把奖杯拿起来,抱在怀里不舍得丢!而相对来说,穆秋和钟导演则要有效率的多,因为他们两个人在颁奖礼还没结束时,就已经溜走开车回家,用实际行动开始庆祝!“酒都没有喝完!”钟离枫白看着床头柜上的红酒,觉得非常想喝!“等会再喝。”穆秋脱他的浴衣。“不!”钟离枫白踢他!穆秋顺手端过红酒喝了一口,然后低头渡到他嘴里。不是这种喝法啊!钟导演在心里悲愤抗议!风吹动窗帘,满屋都是酒香。小奖杯蹲在桌子上,被灯光照得一闪一闪。世界很大,每天都会遇见不同的人,发生不同的事。所以如果遇到喜欢的人,就努力和他在一起吧!O(n_n)O作者有话要说:不知道说什么了,有点想哭。每写完一篇都想哭。真的真的很谢谢大家。PS:明天开新文。

谈到白俄罗斯,冯季民首先想到的是那里如火如荼的“美女经济”。近日,在白俄罗斯国立经济大学留学的冯季民,在接受采访时说,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市街头的广告牌上,几乎全是当地女模特的肖像。不少当地女孩都梦想成为模特。

中国时尚网上海消息:4月8日,著名画家,现代艺术家吕忠平先生个人艺术画展《浪漫与现实:吕忠平的世界》在上海罗斯福公馆举行,包括著名导演唐季礼,影视明星丁子峻在内的众多嘉宾到场道贺,一同感受了吕忠平令人着迷的艺术情怀与文化底蕴。

冯季民,白俄罗斯国立经济大学学生

古往今来,人们不停追求着梦想,在浪漫与现实间反复。浪漫与现实,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却又相互依托相互融合。浪漫与现实交织,感性与理性并存,这也是此次吕忠平艺术画展的主题

记者:白俄罗斯的“美女经济”具体指什么?

吕忠平,著名画家,现代艺术家,自幼濡染风范,画艺扎实,将写实功力与西方油画技巧完美组合,更因设计了李安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惟妙惟肖的老虎原型,而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