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面,影片的诗化意图很明显,整部影片的音轨都填得很满,很多残酷的战争片段都配以优美的原住民民谣。但当披着一层blingbling白光的先祖不知从何而降时,信仰的诗性被破坏殆尽。试比较这一显灵的段落与阿彼察邦·韦拉斯哈古(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的金棕榈影片《记得前世的布米叔叔》(Uncle Boonmee who can
recall his past
lives,2010)中瀑布中公主跟瀑布潭里的鲶鱼精交媾一场、以及他的前作《热带病》(Tropical
malady,2004)片尾士兵化身为豹子时所具有的那份神秘感。

fhfddgds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fgggggggggggggggggggggggssssssssssssssshhhhhhhhhhhhhhhhhxxxxxxxxxxxxxxxxxxxxxxbbbbbbbbbbbbbbbbbs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ejjjjjjjjjjjjjjjjjj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防火防盗的法国勃艮第实施是否接受德国军事打击科技发达黄金分段时代的返回德国发送方哦i额而已u欸热发射点十分经典算法撒旦附件是看三十个啊的咖啡机好的世界观广佛附件是发weep发生的发生副食店解放山东省的救死扶伤的佛挡杀佛师傅温热决定放手的设计费是否是当地警方骨伤科大夫就仨房意思哦我父级符合上述贷款解放军丢额外加分考生的饭卡二uii九分手机发的

不好意思,脑子进水了。………………………………………………………………………………………………………………………………..

這就造成了困擾受眾的效果:当观众试图同情弱者——原住民时,他们從片中得到的最大印象却可能是劈头盖脸出现的原住民各种劈头,其密集程度堪比彼得•杰克逊(Peter
Jackson)的《群尸玩过界》(Braindead,1992)一类以重复暴力为乐的B级片,乏味乃至令人反胃。最令我不适的是影片高潮雾社事件的一幕:一个部落战士砍下一名日方高级将领的头后,一边呐喊一边高举头颅。镜头留恋着熊熊火光前他雄壮的剪影长达数秒。可我非但没有一舒胸中噫气,反而联想到了97年印尼屠华事件中猎头族手持华人的脑袋,骑着摩托飞驰过市的情景。无论是为何種理由驅使,这两个图像中暴力的非理性本质都一样,因而《赛德克•巴莱》这个镜头的道德危险性毋庸置疑。固然,赛德克•巴莱族的猎头习惯据称是史实,但导演永远不该放弃对事实材料进行艺术化地加工取舍的自由。影片的宣传语“如果文明是要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讓你們看見野蠻的驕傲”可以视为雾社事件中原住民一方的心理动因。但这种“野蛮的驕傲”虽能令人认识,却难令人认同。

© 本文版权归作者  gggg356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真性与诗性之冲突

苍白的人物刻画则是影片的另一大败笔。比如屯巴拉社驻在所的巡警小岛源治(安藤政信饰)从同情原住民,到雾社事件妻儿惨遭杀害后的复仇这一心理转变就流于肤浅。这首先是因为他的人物形象本来就单薄,同情心根基不深。很奇怪国际版是不是因为篇幅所限,没有采取韩片《太极旗飘扬》(2004)和《2009
迷失的记忆》(2002)那种讨巧的编剧策略,先渲染兩個主人公(小岛源治和从小受日化教育的赛德克族巡察的花冈一郎、二郎)的情感联系,再從雙方從兄弟到仇讎的关系糾葛中深挖情感与国族身份的冲突。

在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赛德克•巴莱》受到了很大瞩目,甚至被场刊《综艺》(Variety)电影节首日的头版文章中列在开幕片《3月15日》后作为重点电影介绍。但该片的国际版在戏院Sala
Darsena的早场首映却从彩虹桥跌入谷底,放映中出现多次笑场,完场后也只收获了礼节性的几巴掌。翌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更是门可罗雀,更不用提大部分出场的都是华语媒体。电影节结束后它不但在奖项上毫无斩获,而且在场刊上的排名仅列倒数第二,获得的国际媒体以及国内cinephilia网站上的媒体评分基本都在3星(含)以下(5星满分),只有《银幕》(Screen)杂志给了4星。中国媒体普遍对这个负面反响作了如实报道,但在台湾的一些媒体上,《赛德克•巴莱》的威尼斯之行却完全是另一番景象:“震撼威尼斯”、“鼓掌十分钟”等等。(见VOA中文报道)

我们不难发现影片矛盾的立场:一面试图保持背手观烽火的潇洒,超越简单的正邪划分,抵达历史的复杂;一面郁积多年的真气又时时外泄,想要使无信仰时代的观众“皈依”于片末部族踏上的那道彩虹——至少不至于对这一个丛林法则下的童话发喙。

編劇的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