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德昌曾说过,拍电影的人要带种。杨德昌是魏德圣的恩师,看完《赛德克·巴莱》,我最先想到的居然是杨德昌的这句话。
很多人试图在《赛德克·巴莱》身上寻找台湾新电影的影子,然而拿杨德昌《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对比,除了台湾版上下集的惊人片长,《赛德克·巴莱》和前辈的大成之作关系并不大。究其原因,今天的制作理念和电影美学已经不同于当时,台湾的市场环境也大不相同。然而,当《赛德克·巴莱》走进热带丛林,魏德圣用他的疯子精神,组织起一大帮人,展开了与天斗的征程。光是这点,它或许会让人想到赫尔佐格(即便不是同一类电影),而赫尔佐格恰好也是影响杨德昌电影生涯的重要人物。
杨德昌选择了不必依赖大投资的制作方式,魏德圣却在一开始就选择了高预算的制作方式——虽说比起好莱坞的投资规模还是低了。正是这一理念,令《赛德克·巴莱》有了之后长达十几年的准备周期,剧本、前导片、《海角七号》、吴宇森……这些故事,足以让《赛德克·巴莱》成为一部难以复制的华语大片。片中非职业演员的指导,实地取景的难度,再到服装、美术、配乐等不同环节,观众都看得出《赛德克·巴莱》把钱用在了哪里,不敢偷工省事。这种本该属于电影人的职业精神、一无所有却只想拍出心目中电影的热情,它们在华语电影史上出现过多次,但有很长一段时间,它们消失了,如今,《赛德克·巴莱》重现了这一切。
故事内核上,魏德圣好像远离了自身的汉人文化背景,然而,他没有跳脱台湾的背景。《赛德克·巴莱》是这样一部片子:观众对它的评价,更多会取决于他们的自我认知、对历史的评判还有道德立场和伦理价值。以开场的一出戏为例,《赛德克·巴莱》首先解释了“出草”的部族风俗,野蛮人以猎取人头为荣。雾社暴动时,面对无差别屠杀的惨剧,观众立马动摇了。看上去魏德圣不仅反文明,而且反人类,然而,如果真有无辜一说,被全家烧死的族人就不无辜了?片中每一次行动,每一个选择,其实都伴随着争论和分歧,就连日本人小岛也是如此。即便作为英雄版的莫那·鲁道,他在很多时候也有动摇。显然,《赛德克·巴莱》意不在对错,而在于重新看待历史,寻找和解。如果把雾社事件简单视为抗日义举,或许,《赛德克·巴莱》还能少去许多争议。可事实上,《赛德克·巴莱》投向历史的光束不仅于此,影片赞美了赛德克族的光芒闪耀,也留下了野蛮与文明的纠缠和阴影,最后化归为一道“人造的彩虹”。
显然,《赛德克·巴莱》不仅讲好了一个故事,更值得去进行一场严肃的讨论。固然影片也有不可避免的取舍缺陷和特效漏洞,然而它却表明了果敢的创作态度。一部真正的电影该怎样去做,就像赛德克人一样,如何去当一个真正的人,魏德圣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榜样。在它身后的众多华语电影,尤其是形色大片,它们价值全无,依然深陷在“讲不好故事”的泥潭中,互相往对方脸上抹泥巴,争相拉低着华语片的底线。也许,这才是影片上映后,各界舆论争相支援它的最终原因。【新京报】

成全自我梦想却牺牲陪伴家人的时间是否有意义

接下来就是前几天看的《暴疯语》,本来让我去看《暴疯语》,我是拒绝的,不能因为男朋友要看我就得看,我不想看到黄氏猥琐微笑,但是黄晓明这次给他的演技加了特效,duang
duang duang,我看到的黄晓明演技都是加了特效的 duang~~~
微笑不再猥琐,跟刘青云飚演技也毫不逊色,虽然电影要表现的主题我没看懂,至少剧情没多大问题,比较连贯,有点像《催眠大师》但是没《催眠大师》精彩(顺便表白莫文蔚和徐峥,两位好棒!!!)印象很深是黄晓明精神分裂那段,表演的挺有张力的,颓废、分裂、偏激都挺到位的,黄晓明要是继续保持这样的演技下部电影我还去贡献电影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木卫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coco里反反复复强调一句话 家人最重要 这也许是他表达的核心
多少人为了自己的梦想、事业等离家千里,口口声声说要给家人最好的生活,却不知对爱你的人来说,陪伴才是唯一支柱,钱从来不能等同于感情

黄晓明真的是一个让我很难描述对他的感受的一个明星,简单来说,我觉得他不刻意耍帅的时候挺帅的,他刻意耍帅的时候只剩下猥琐。

coco教给我们 尽最大的努力让 活着的人感到宽慰 逝去的人得到安心

他的电影我看的不多,比较有印象的是《大上海》和《太平轮》。《大上海》里,他演大先生(为什么叫大先生,至今不理解→_→)年轻时,挺帅的,为了救洪金宝(忘了角色名了)跪在玻璃渣上(我想吐槽大先生再天赋异禀跪完玻璃渣走路也不可能不颤啊,黄晓明表现得跟个没事人似的这段差评),很讲义气,此时对他印象甚好;然后就到了《太平轮》里那个满脸猥琐笑容的司令官,因为看不惯黄氏微笑,每次司令官出场我就玩手机,导致剧情也没看连贯,唯一留有印象的是黄晓明、佟大为、宋慧乔的演技和章子怡、俞飞鸿、金城武的演技不是一个画风。

电影由很多花瓣线串联而成,我们跟随米格进入了一个亡灵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