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一部片子暴疯语则文火细炖。一开始的传统的片头让不少人起身离开。刘青山精神病发作杀害妻子的开头也让人感到不快。直到进入正题,黄晓明出现,医生和病人慢慢开始交锋,片子才开始有趣起来。

我外婆是1933年出生的山西人,她的后背上有两道刺刀印。她跟我讲起过,当时她只有几岁,日本人押着她们全村的男女老少,一个个跪在冰天雪地里,然后,一人一刺刀的砍下去。我问外婆,你疼吗?外婆说,不知道,当时都晕过去了。早没知觉了。
外婆的哥哥们把被敌人刺了两刺刀的外婆抱起,一直逃,逃到太行山里。外婆的肠子这些都漏了出来,幸好,在山里,遇到了八路军的女战士,帮外婆把漏出来的肠子塞回肚子,缝上针。
幸亏是冬天,我外婆没有感染,后来,我外婆一直过得很好,解放后,政府教她认字,我外婆在一家医院里当了医院内部的幼儿园老师。
我外婆的身体没有因为那次事件造成严重的影响,她的去世是因为肺癌。
我和大家一样仇恨日本人,因为我的外婆和外公,都一直处在抗日的最前线。
但是,我不仇恨《赛德克.巴莱》这样的片子。片子本身的剧情设定、拍摄画面、音响效果,叙事节奏,都没有任何大的瑕疵。导演对待电影的诚意,也是可以显而易见的。
不喜欢这个片子的人,应该不喜欢的是,电影对于日本的亲和,对于台湾土著的野蛮残酷的描写。
其实,我相反,我没有对这个电影中的任何一个人有着强烈的感情,我并不觉得给孕妇看病,在雾社修学校,铁路,邮局的日本人可爱,也不认为导演这样拍就可以掩饰日本对华的残酷暴行。日本人需要铁路运走台湾山区的富饶矿产,需要学校教育来弱化中国人或者台湾当地人的抗日情节,他们需要邮局为他们传递电报和战情。尽管这些文明是他们带来的,但是,他们带来这些文明的初衷绝对不是帮助台湾人变得发明起来。
莫那鲁道说,“日本人带我们去看他们的飞机,大炮,机关枪,轮船,他们就只带我们去看这些。”
是的,日本人带莫那鲁道这些土著去参观的不是文明,而是要他们知道他们拥有摧毁的力量。
日本人,其实并不亲和。你们可看出来过?
再说,雾社12个血盟的赛德克族人们,茹毛饮血。猎头,野蛮,杀人如草芥,对于生命自身都是残酷的,他们的抗日行为,也并不是出于爱国爱民族,而仅仅是你们侵入了我的猎场,你们侵入了我的领地,像动物一样,像老虎一样的保护自己的领土和族人。
莫那鲁道们的抗日行动也并不见得高尚,尽管悲壮,但也不值得人们去学习。
其实,这个电影,就是这样的一个电影。客观地,认真地,审视地展现一段雾社历史,展现一段赛德克人的斗争史。
是民族史诗,恢弘大气。看不出亲日,也看不出任何鼓动人们抗日的情绪~
在这个意义上,我想,不如,我们听下莫那鲁道说的那句话“日本人明知道我们几个部落的首领是有仇的,还让我们面对面互相吃饭,恨得人牙痒痒。日本人就是擅长这个。”
是啊,日本人擅长利用我们的内讧,那么,我们还要继续内讧吗?
还要,继续辱骂,亲日亲台亲共?

本片的主题是亲情,友情是围绕其中。
  主人公米格是一个热爱音乐的小男孩。因为他曾曾祖父因音乐离家出走,所以家人反对音乐。米格因家人不支持他热
爱音乐便赌气离家,经过一系列的时候他来到死人的世界来寻找他的曾曾祖父……
  本片采用了欧.亨利式的结尾,米格想找的曾曾祖父就是帮助他的人而非音乐巨星德拉库斯,典型的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认为这样的结尾使情节更加丰富,更加惊奇更加有吸引力,当然,这也突出了”亲情’‘这个主题。
  音乐巨星德拉库斯,这个反派人物,他使电影主题得到进一步的升华。他与米格的曾曾祖父为合伙人,一对极为友好的’‘朋友’‘,但因曾曾祖父要回家,便采用阴险的手段下毒使曾曾祖父死去,让世人无法知道这些个的真正的作者。这个阴险的小人再次死在同一个地方,这印证了一句俗话:恶有恶报。这让我们知道,我们周围的一些朋友其实不是真正的朋友,我们该睁大眼睛,去认清值得我们拥有的友情。
  当曾曾祖母带领一家族人来救米格时,我心中一片感慨,有说不清的滋味。这才是亲情,这才是一家人该做的事。
当米格唱曾曾祖父的歌让太祖母重新露出微笑时,大家也明白了认可了米格的音乐,并将音乐融入生活,我心中充满了感动。虽然米格因家人不理解才闹脾气,但是这此经历却让他成长了许多,从一个叛逆的小男孩变成了孝顺的小男人。
  这个电影成功的讲诉了一个小男孩变成小男人的故事,一个分裂的家人变成和睦的一家人,十分感动。这不仅仅是
一部电影更是一碗美味的心灵鸡汤。

我后座一个女生,黄晓明刚出来没1分钟,她就忍不住评论:啊,这个黄晓明就是这个样子,真是哪里都不变,忘了是哪个片子里反正自从那之后他演什么片子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