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说起日潮,在座各位会立刻想到谁?是一个logo过万的fragment
design?还是曾经的“牛王”neighborhood?(来源:1626潮流精选)

  导语:说到大S,一定是综艺节目《幸福三重奏》里的流量话题担当。关于她“作不作”这件事,想必看了这档综艺的童鞋都自有定论。尤其是最新一期,大S讲的一番“剥虾论”,不仅让在场的3个男嘉宾目瞪口呆,也迅速成为了当下大家热议的话题。(编辑:@philtre)

  导语:传统媒体动荡持续,现在的问题是,时尚杂志如何用数字影响力将奢侈品牌的广告预算夺回来。(来源:时尚头条网)

图片 1fragment design与Louis Vuitton联名

图片 2大S主讲“剥虾论”

图片 3随着年轻人逐渐成为奢侈品消费的主力,奢侈品广告的逻辑变为,年轻人在哪里,广告投放目标就在哪里

 

  让我们先来还原下剧情:福原爱要给大S剥虾,并随口说自己还经常给老公江宏杰剥虾,先来感受下大S目瞪口呆的表情,于是一套“剥虾论”诞生,”吃虾就是一定要男人帮你剥,不剥就不吃!”

  作者 | Drizzie

图片 4潮牌neighborhood

图片 5虾一定要男人剥才行

  据时尚商业快讯,AMM的年度报告称去年50家最大广告商的杂志广告收入从2016年的65亿美元降至61亿美元,这意味着杂志行业去年的收入至少损失了4亿美元。在奢侈时尚行业中,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LVMH的杂志广告支出削减1520万美元至2.163亿美元。

图片 6

  在听完大S的“剥虾论”,在场的男嘉宾立刻开始埋头剥虾…七夕将至,相信会不会为女友剥虾一定会成为考验男朋友的一大标准,各位男同胞可一定要牢记啊。

  同样削减杂志广告开支的还有雅诗兰黛集团,这个美妆巨头减少4630万美元至9530万美元;Gucci母公司开云集团削减750万美元至9720万美元;2017年首次公布财报、收入录得96.2亿美元的的Chanel则削减780万美元至6740万美元;对时尚行业野心勃勃的电商巨头亚马逊也几乎砍掉了杂志广告预算的一半,削减3760万美元至4430万美元。

大家印象最深的还是工装风浓郁的wtaps吧。当然日潮也不止上面的品牌,未举例的品牌还有很多。

图片 7“剥虾论”男团成立

  奢侈品牌大幅削减杂志广告预算,并不是减少了集团支出,显然是将钱花在了别的地方。

图片 8undercover巴黎时装周

  好了,我们言归正传,今天你为女朋友剥虾了吗?常言道,会撒娇的女人最好命,那在《幸福三重奏》里的大S真的是一本行走的“撒娇指南”!和汪小菲一起骑单车,但因为失败的学车经历,在汪小菲骑车不稳的时候大S被吓哭,用小拳拳狂锤汪小菲。

  线上市场已成为时尚行业最重要且最有前途的增长引擎。据麦肯锡预测,奢侈品牌的线上市场销售额将在2025年达到810亿美元,预计将占品牌总收入的18%至20%。为了促进线上市场的销售,最直接的方式自然不是借助纸媒,而是通过更接近线上市场、更具备数字影响力的时尚博主和新媒体。鉴于影响力变为了线上市场的硬通货,这些奢侈品牌的新宠近两年被赋予了一个更简单直接的名称,“影响者”(Influencer)。在中国市场,人们则习惯于称之为KOL意见领袖或网红(以下均简称为KOL)。

图片 9visvim纽约时装周
showroom

图片 10被吓哭的大S

  越来越多的奢侈品牌广告预算流向了KOL,趋势还在不断扩大。KOL与社交媒体共生,据市场调查机构L2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在零售行业中,大部分品牌正在通过与Instagram博主合作来强化对年轻一代的影响力,其中,截至去年第三季度,91%的奢侈品牌在营销时都已启用过KOL。高达98%的时尚及美妆品牌都曾向KOL赠送产品以换取产品在社交媒体上的曝光,这种在业内被称之为“seeding”的植入营销行为已经成为新常态。

  除了偶尔有在秀场走秀的品牌,其他的大部分日潮在近年来的“声音”明显不足。

图片 11被吓哭的大S

  其次是服饰品牌,有84%选择与Instagram上的KOL合作。美妆品牌与KOL合作的比例则为83%。研究发现,品牌通过Instagram
KOL进行营销的效果远高于品牌官方Instagram账号营销内容的效果,前者的消费者参与度比后者的消费者参与度普遍高17%。报告还指出,80%的Z世代和74%的千禧一代表示会根据他们在Instagram看到的内容来作出购买决定。

图片 12

图片 13被吓哭的大S

  起初,奢侈品牌还只是将KOL营销作为传统媒体投放之外的锦上添花,如今则大有成为主流的趋势。例如上个月,Dior为推广最新马鞍包在全球范围内的社交媒体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KOL营销。据不完全统计,仅在7月19日马鞍包发售当天就至少有20名KOL在社交媒体发布了马鞍包照片,令这款手袋在规模效应的影响下立刻提高了知名度和传播深度。

  日潮icon的热度远远及不上A$AP
rocky.、kanye等人,“木村同款”已经成为历史,连陈冠希也很久没有再热捧这些老日潮…

  汪小菲马上哄老婆,一边暖心教她骑车,一边说道“觉得挺开心的,有点恋爱的感觉”,大S这才破涕为笑。

图片 14Dior在进行最新马鞍包营销时最大程度利用了Instagram
KOL的号召力,快速打造“爆款”

图片 15

图片 16汪小菲教大S骑车

  随着市场的逐渐成熟,奢侈品牌与KOL的合作方式趋于多样化,奢侈品牌在头部博主和小众博主身上也发现了不同的用处。同样一笔广告投放预算,在传统杂志只有一种实现方式(即购买杂志广告页),而在线上市场却有多种表现方式,无论是更接近传统的软文合作,还是较为新潮的产品植入,KOL直播,社交媒体官方账号接管,合作款限量系列等,营销方式不断变化花样,给消费者持续输送新鲜感。

  加之kanye的创意设计团队DONDA崛起,“日潮”更显得势单力薄。曾经在DONDA就职的设计师,现在无一不在潮流圈掌握着话语权。

  但似乎网友并不怎么买账,都吐槽大S太作了。当然,这事还没算完,好好的一场骑车教学本来应该以开心结尾,结果率先回到屋里的大S却发起脾气,把汪小菲关到了门外。

  尽管KOL营销的实际投资回报率仍然缺乏可靠的数据支持,但相较于传统杂志而言,KOL对品牌销售的影响力更容易被量化。今年巴黎银行最新报告发布的中国时尚博主KOL榜单在微博粉丝数量之外增加了微信转化的指标。以微信转化率衡量,黎贝卡成为最能影响粉丝购买产品的时尚博主,其次为gogoboi和包先生。

图片 17

图片 18吃了闭门羹的汪小菲

  在越来越频繁的营销实践中,KOL的“带货”能力和特点也越来越明显,例如包先生被认为是三万元至五万元区间最能“带货”的博主,而黎贝卡的“带货”价格区间则相对较广,主要为性价比较高的中端品牌,不过其与宝马MINI及高端地产品牌的合作同样取得成功。

图片 19

图片 20心累

  据艾瑞与微博联合发布的《2018中国网红经济发展洞察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5月,国内时尚KOL粉丝总人数达到5.88亿人,同比增长25%,其中有53.9%的粉丝年龄集中在25岁以下。目前微博上61%的用户也集中在这一年龄段,成为时尚博主粉丝的主力人群。

  前段时间的机能爆款手环、腰带时装机能品牌ALYX(ALYX
9SM)设计师Matthew
Williams打造的这个机能爆款就曾刷遍ins,最近又和nike搞起了事情。

  也许就是因为汪小菲的好脾气,和大S的可劲作,才能让已经有2个孩子的大s依旧保持一颗少女心吧!在得到老公表扬的时候,也会手舞足蹈,像个小女生。

  该报告还发现,95%的时尚博主接受过高等教育,14.6%的时尚博主拥有硕士及以上学历。时尚博主综合素质的提高,推动了内容质量不断提升。据时尚博主营销能力咨询机构Mediakix统计,如今每年全球时尚博主营销额已达10亿美元。

图片 21陈冠希 Matthew M Williams x Nike

图片 22开心

  在强“带货”能力和线上影响力的背书下,时尚KOL收入在几年之间迅速蹿升。据WWD报道,由意大利博主Chiara
Ferragni持股、主要经营其个人经纪业务的TBS
Crew集团2017年收入达到600万欧元,比2016年增长82.5%。其中代理经纪部门贡献了90%的收入,但管理成本仅占40%。

  同出自DONDA的Samuel Ross ,创立了A Cold
Wall,带起了一阵工业式设计风格。这双炒价过万的ACW AF1,大家应该还记得。

  在看看大s在《幸福三重奏》里的穿搭,居家风中不免透露着一股小女生的童趣,不像这个岁数的女性多选择简洁利落的居家服,大S则更加偏爱色彩和图案都比较丰富的款式。

  中国KOL收入也不逊色,据知情人士透露,2017年中国时尚KOL收入第一名为黎贝卡,超过8位数的收入,进入前三名的KOL还包括gogoboi和Freshboy,他们的收入来源主要为社交媒体广告、活动出场费以及电商收入等,其中奢侈品牌与KOL单条微信合作市场价格以高达六位数。

图片 23

图片 24大S在综艺中的穿搭

  KOL在短时间内蚕食了原本属于杂志的奢侈品牌广告预算,但这仅仅是流向线上的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广告预算流向了社交媒体硬广。随着社交媒体生态越来越多样化,奢侈品牌零售趋于垂直化,用户转化的链条不断被缩短。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媒体称为奢侈品牌广告投放越来越频繁的场景,在中国,拥有10亿月度活跃用户的微信正担任着同样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