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好当,但想当一个优秀的小三还是不容易的,文佳佳在这方面是优秀的代表,从片子可以看出文佳佳身上的优点。
    文佳佳很漂亮,应该说是汤唯很漂亮,当小三起码得漂亮估计都不会有异议。对于时尚很有品位而且会享受玩乐,这是做小三的基本素质,当然这个也是通过疯狂刷卡培养出来的。
    文佳佳是个很有情有义的女人,当老钟被抓的时候,文佳佳此时的态度是一定要留下胎儿,她说如果老钟被枪毙了,她能给老钟留个后,如果老钟被关个十几年,外面有个儿子,也能让老钟有个念想,有活下去的动力。一般来说普通小三遇到这种情况都是打胎后另寻出路,而文佳佳却迅速变得坚强起来,老钟能找上这种高素质的小三,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佳佳能为了参加frank前妻的婚礼而自学一晚上英语,她在婚礼上并不是通过胡搅蛮缠帮frank找回面子,她通过表现自己的贴心和温柔来衬托frank是个好男人。她能迅速和frank的女儿julie
成为朋友,能和同屋的从开始吵架到成为朋友,她得个性随性而不任性,刁蛮而又温柔,男人就应该找个活泼可爱有乐趣的小三。
    败金而不拜金,可以刷卡刷到男人肝疼,但是一句老钟你已经不在我心里了就飘然离开,自己去过艰苦的生活,虽然编剧的有点扯,四个字因为爱情!
    佳佳身为美食杂志编辑,虽然电影中只秀了个西红柿炒蛋,但是她自称厨艺高超,而且表现出了对厨房的喜爱,以及片中frank说道没想到你厨艺那么好,据此可以判断出文佳佳厨艺还行,有句话说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先抓住男人的胃,文佳佳在这点应该是做到了。
    想当小三要先做好自己,可以文佳佳为典范,做一个优秀的小三。

一,

汤唯从今天开始成为了我心目中的女神,而frank是我心中仅次于里昂的最“帅”的大叔!!!!!!!
虽然文佳佳一开始是作为一小三出现,但是影片的最后,佳佳说:不是钱的问题,只是你不在我心里了。完全戳中泪点啊,这才是真正的逆转啊,从一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小三转变成了言情小说的女主,不容易啊!
还有Frank一个传统的中国男人,为了家庭,为了女儿放弃了自己的工作,“帅”到爆

 
直到如今,还是经常被问“作为一个上海人,为什么去北京念书。”这一个问题有两个预设:1,你是个上海人。2,上海人不喜欢去除上海以外的国内城市。

想过很多种十个字以内的回答方式。

1,分类讨论:“我不是典型的上海人。”可是,什么是典型的上海人呢,没谁规定“上海人”的鉴定条件吧,我干嘛就要自己先走到边缘位置去?遂否决。

2,反诘推论:“谁说上海人不愿出去?”可是,我只能代表自己,又不能代表其他上海人。还是否决。

最终的回答是“出去看看”这般打打太极,然后以“懂得的人自不会问”来对自己的无力回答作为解脱。

显然,在这一点上,我终究是和人们对“上海人”这个物种的主流预设不符了。

身份认同在此时产生裂缝。

 

二,
 

有一个朋友,生于大庆油田,全家老小都认为必然的人生轨迹是承继祖业。在油田人的眼里,给私企、外企干活的,都不算“有正经工作”的。即使是国企,还得打量下是什么性质。朋友从小到大都无法适应家庭环境,对三姑六婆的各种惺惺作态的关心反感至极。即使后来到了太平洋彼岸,仍然时有对华人社会的怨言。

这当然是个例,当个体的特性与环境的预设相违背时,身份认同就会产生割裂感。

妈妈在家中排行第六,是老幺,家中约莫有过些族谱。妈妈的兄弟,名字中都有个“志”字,姐妹的名字则都带个“爱”字。妈妈最小的姐姐,名唤“英”,从小要强,略有些年纪有些主张时,便去派出所把“爱”字改为了“志”。

英姨张扬的性格,不为长辈所喜。上山下乡的年代里,英姨与我妈姐妹两中,有一个留沪名额,老师便留了乖巧的我妈。回沪后,英姨在医院工作,看上药剂房房的男青年,主动追求,得手。随后撺掇姨夫去澳洲打工,自己与儿子留守八年后,赴异国团聚。

小时候,大家都只认为英姨很凶,不如我妈脾气温顺,可是如今,我对英姨未完的一生持高度赞赏态度。然而,这种赞赏并不是普遍的。

相对而言,女人更容易跳出体制独立行事,男人则承担着更多后顾之忧。家中若干有些社会地位的男性长辈,认可英姨的果敢,但不认可她的选择。他们的理由,我懒得重复了,用脚趾甲回放一下好了。比我小四个月,在某国企当小主管的表弟则直言,他一些朋友到了国外,无法适应,还是回国,他本人也满足自己两点一线之外有养鱼遛鸟的业余爱好的安稳“老头子”生活。他说,不愿意放弃已经拥有的东西,去国外从零开始。

我所想总结的是,“落叶归根”是一种先验的自发的情感。体制对文化会产生一些异化的影响,从而对一些个体产生排异反应,但大部分人不会因噎废食。认同和追求三权分立的人,同样可以在儒释道中找到立身准则。反对裹小脚的人也一样可能陶醉于传统戏曲的唱念做打。

理智和情感控制不同的行为,乡愁则掌管着意识形态之外的领域。

英姨的后半生,基本上致力于邀请各种亲戚朋友去澳洲旅行或定居的事业之中。刘瑜说,到了国外,才能深刻地感受到“有多想家”。圣三位一体之一的神导演安德烈·塔可夫斯基,即使因持不同证件而流亡意大利,也依然时刻被乡愁侵吞着全身心。他不愿走进异族的教堂,而只能手持烛光在废井中独自逡巡。

三,

 

幼时在家乡的晚报“夜光杯”一栏,读到过一句话:“所谓思乡,思的多半是家乡的小菜”,反复品读。以饮食是一种文化来讲,这其实是爱地域文化的表现。

我爱着各种小笼生煎,少年时立志吃遍上海滩的生煎。此时,我深刻地感受到自己确实是个“上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