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得不说一点,一个人物活不活眼神真的很重要,曾奶奶从一个暮气沉沉的老人突然醒了过来,除了动作有幅度,最关键的就是眼神变化,这个真的是需要学习!

“在爱的记忆消失之前,请记住我”。 赫克托的remember
me.是写给他的女儿coco的,也正是这首歌串联起阴阳两世的亲情。
coco的记忆深处是对当年那个为了所谓音乐梦想的爸爸的爱,同时也成为了被音乐所谋害的另外世界的爸爸存活的唯一牵绊和希望。
“真正的死亡是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记得你”

关于花屋,翻译官,一个电影日本武士道精神的传承,被捕以后,自己要求杀死他,另一个俏舌般的翻译,从每次乐队路过花屋的反应,他迸发出了人性对于死亡的极大恐惧,当听说要被上路时,更是如此,与之前求死完全对照,其实,从被捕以后他完全可以自杀,不过是内心的极大挣扎,一边是一直被信封的武士精神,一边是真正的本能的求生,死亡在所有人面前都是平等的,绝对不会饶恕睡,对它的恐惧,似乎每个人都会极力推开,不管何时,那是欲望,是本能,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nic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于马大三,以及村名,一群太过平常的农民,在不了解那个我是谁的情况下依旧不敢杀死这两个罪大恶极的人,封建思想及其严重,最后还想着日本人可以报恩,简直太过愚木,同时这看似一起的村人,实则那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都怕日本人,一刀刘更是如此,更讽刺的是,唯一一个清醒的人居然是一个被神经处置的疯子,甚至在最后的联欢会上,村人还和日本队长称兄道弟,在那个谁不敢,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的时代,到底是谁造成这全村的屠杀,

奶奶柔声柔气道歉

我只愿此生不留遗憾!

关于影片涉及的政治,只能说,一个是开始,一个为结束,都是要命,

其实看到这个画面的时候,那种想要骂人的心情简直爆炸(不小心暴露了年龄)。后面奶奶又柔声柔气地道歉,简直把一个爱孙子但又不得不遵守家族规则的奶奶形象刻画得淋漓尽致。我觉得这不是画工有多好,而是抓住了一个动漫人物的形象刻画的要素。就像语文作文一样,你要写这个人有多帅,不能写他多帅多帅,而要写他长什么样,别人看他会咋样,全文不提帅字,但读者却能自己yy出来。而奶奶的形象动漫里并没有去黑暗她,只是几个动作几句话,一个人物便出来了。真的佩服!

多么可怕的一句话啊!在墨西哥的文化里,人死了是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生活,传统的‘亡灵节’就是逝者每年一次的探亲节,只要你被人记得且供奉在灵坛之上。

这几天看的第一个国产电影了,碰巧最近在上映情怀电影后来的我们,看到一天比一天低的豆瓣评分,情怀也快完了吧,毕竟,这一届观众不行,

故事开头叙述了米洛的家族史,说到了家族对于音乐的反感等等(就不剧透了)。我觉得让我印象深刻的画面,就是奶奶把吉他砸了。

想想在这茫茫宇宙中,谁又不是一粒尘埃呢,也许百年之后,你曾来过的痕迹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一次出现的时候,马大三和村里的人开始了对花屋和汗臣的看守,顺带说,这汗臣名字好讽刺,第二次出现的时候,花屋开始设法大声嘶喊,希望可以让日本人听到,第三次出现的时候,两个日本人,过来马大三家里抓鸡,花屋把徽章挂在鸡身上,想让那两个日本人看到,第四个出现的时候,也就是在派人前去县城见到五队长之后,确认不是他放在村里这两人后,因为害怕,通过抓豆子的方式,结果马大三一人抓住两个,负责去杀死这两个人,开始大家一些马大三杀死了他们,结果,最后发现没有,鱼儿因为害怕怀鬼胎,就不再搭理他,没办法,马大三只好告诉她真相,结果全村里人都开始了对他的指责,还威胁马大三,让他杀了他们这几个人,也就是在被关的地方,乐队出现,花屋利用鱼儿的小孩,教他一句日语,想让他把消息传出去,不甘的村名,请来了一刀刘,滑稽般的失手,花屋想出来了一个主意,让村名把他俩送到日本人那,就给他们两车粮食,结果却引来了全村人的被屠杀,马大三气愤下,去俘虏营找花屋,结果最后被国民党处死,故事结束,

影片中有一个场景出现了好多次,而且每一次出现剧情都会出现转折或递进,就是日本海军乐器队一边演奏一边队对村里的孩子们发糖果,给他们牵驴的二脖子,一口一个森塞,

可能写得太晚。。

花屋那句还是最容易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