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版权归作者  新歌娃哈哈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居然发现五年前看过,但是看完仿佛是新的没有看过的电影。跟《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色调有点像,色调和开头的叙述方式很吸引人,讲的是严厉的妈妈在教堂礼拜后被自杀女砸死,冷漠的爸爸,爱美丽长大后成了服务员,从小没体会过温暖的女主帮助别人的故事,帮助了楼上的出轨战士的遗孀伪造了他的信,撮合了一对男女,帮助了楼下的玻璃人老爷爷,报复水果摊的老板、因为他老欺负自己的zz助手,给爸爸寄花园小矮人的旅行照片(有点像今年流行的旅行青蛙),自己最后也找到了爱情。

文明社会往往会根据人外在的性质与程度给予其特定的标签,比如,科学家,作家,潜行者。前两者,毋庸置疑,与社会建立了复杂的关系,他们在关系的发展起点会最先占据主动权,目的是满足自己的自我实现需求,而社会从他们那里得到的则分别是物质需求与精神需求,他们之于社会,与消费品无异。由于性质问题,这些“消费品”与社会建立了稳定的关系,在程度问题上,这些“消费品”彼此之间还建立了竞争关系。
作家和科学家,他们都是典型的矛盾体,作家能够将生活现象与一些有关文学的公式结合成所谓的“真理”,但又无法体会这些真理,只是将其转化为权威性,正如他能够从箭猪之死得出:人在社会中磨出的茧子(金钱需求)已经渗入到了他的灵魂,而文明社会抑制人的潜意识的道德对他来说也只是可望不可及,这个矛盾使得他感受到了自己灵魂中的污垢,于是他向自己的灵魂妥协了。这个不正是作家的真实写照吗?作家祈求自我实现,但又不甘被消费,他满足于现状,但又对可望不可及的未来表示担忧,正如受难的耶稣。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矛盾,不过也就是感慨一番,他最终刻意回避“自己是个矛盾体”的现实,将箭猪符号化为“矛盾体”,并运用这个道理彰显自己的权威性,进而取得教育潜行者的权力,此时耶稣也被权威化了。关于科学家,他习惯了文明社会中人们运用自然,遵从自然的方法,但面对区域中的自然法则,他觉得荒谬,价值甚至比不上自己在区域中与文明社会的唯一联系品——背包,在区域中,他最终还是选择文明社会中“用进废退”的自然规律,毁灭这个遭世人摒弃的地方。同时,科学家能够灵活运用一切,但自尊心给予他们非凡的奴性。科学家冒死找到炸弹,企图在同事面前炫耀,而科学家的同事,他依赖司法又违背司法,司法在他的自尊心面前犹如工具,这便是科学家的自尊心对这个群体(科学家)的奴役。而关于两者的关系,由于他们的服务对象除了对他们的产物质量有一定需求,还对他们的形象质量有一定需求:他们作为精英,应当表现出积极的知性艺术奋进。但在影片中却表现出消极颓废品质:作家以各种文学形式批评科学家,科学家则把人类社会发展作为后盾,批判作家脱离实际。他们的竞争关系与“进入区域”的初衷相违背,因为这种竞争关系是双方把客观事实都建立在自己(自己的职业)的原则上,而进入区域就是为了摈弃经验主义,渗入他人的灵魂或者进入到自己灵魂的更深层次。这个建立在矛盾上的竞争关系再次突出两者内心的矛盾。而这两个矛盾体竟然能够和文明社会建立稳定的关系,可能,文明社会本身也是矛盾的吧。
如果说,作家与科学家和文明社会建立了关系,那么与之相对的就是潜行者与区域建立的关系。
关于潜行者,他与文明社会背道而驰,因此文明社会无法消费他,于是文明社会就给予其直接打击,正如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俄罗斯文化传统有着特殊意义,但这一传统在当代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而与“消费品”之间的竞争态度对立的是,潜行者的臣服。在区域的路上,他告诫这些“消费品”:不要处处显露突出,不要时时争强好胜,要臣服于自然,臣服于本心。他强调“生也柔弱,死也坚强”,“柔弱”并非意义和精神价值上的柔弱,只是物理性质上的,但也正是物理性质上的柔弱衬托出了其意义和精神价值的永恒,借此强调,无论是柔弱还是坚强,都是事物变化发展的内在因素在发挥作用,正如,区域中最变幻莫测的地方,是一条水沟,水很柔弱,但却是老子提到的“上善者”,它比容器更具有包容性,它能包容历史,宗教,科技这些重要的事物,也能包容没有用的灰尘。善利万物而不争,这不正是潜行者的价值观念吗?但潜行者毕竟是人,他也有自尊心,被人误解时会伤心,也会像“消费品”把文明社会的法则带入区域那样,把区域的法则带入文明社会。他也没能做到作为一位臣服本心的圣人所需做的“以万物为刍狗”,他还是收养了区域里的流浪狗,而不是像区域对待它那样任其自生自灭。文明社会给予给他的道德约束以及他对他物与自己同化的潜意识使得他没有深陷于区域,而是徘徊在文明社会与区域之间,理想与现实差距很大,痛苦随之而生。而中和这种痛苦的,便是妻子的理解和信仰。父系与母系都坚持信仰,神性随之而生。这个神性并非来源于父系与母系衍生出的子系(《结构主义》中提到的第三个概念),而是来源于信仰本身,即他们的根,他们都很明确自己所归属的,尽管他们屡屡失落,动摇信仰,但可贵的便是,他们每一次都重新担起服务那些失去希望和幻想者的责任。

小时候从未完整的看完过一部星爷的电影,一直以来只觉得他是个喜剧演员而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西瓜子tin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们生而为人,大多数是平凡而卑微的,星爷的这部电影,其实讲的就是小人物挣扎着追寻梦想和幸福的故事,有故事的人总会在里面找到自己的影子。我们或许平凡,但有了梦想和幸福便不会卑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