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挺喜欢搞出来一个神明,然后把他放在现实社会让他进化成人。

我很高兴我还真实地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因为我能感受和思考痛苦。这些痛苦有一部分来自于生活中的琐碎,欠缺的社交能力,不完美的家庭。然而另外一大部分来自于我将来必定会不存在这个事实。很多人在经历了大半辈子的折腾后说,人生如戏。而我好像生来就将自己的人生当儿戏。我的奋斗不只是为了生存,更是为了在这一世玩得开心。在一些很重大的人生岔路口上,我往往会故意选择一条野路——一条灌木丛生人烟稀少的路。一方面是虚荣,幻想着自己的特别;另一方面是好奇和对世俗路径的逆反心理——我就是要这么做试试看会发生什么。
大体上,我对很多人和事是憎恶的,包括我自己。这导致了我在面对人的时候很敞开心扉。我憎恶人张口闭口就是口红色号和辣子鸡好吃,
但我要和他们谈论。我憎恶人的生活目标被统一概括为要成功,过上体面的生活。但我在和他们去有格调的餐厅吃饭,听他们分享升职的奥秘。我憎恶人夸夸其谈自己矫揉造作的“作品”,但我会给他们点赞。这是我的虚伪,也是我在集体中生存的方式。然而我最憎恶不是这些,这些毕竟是无法控制且无权指责的。我最憎恶的是我——不是虚伪,而是我的不自信,惰性,不用尽全力去创造;憎恨自己在意别人的目光和生理需求。这种憎恨其实隐含着一种傲慢和自大,似乎我本应该是那么好的。
但是我依旧喜悦。我开心世界上有这么多好的艺术作品和创造可以去欣赏,有机会和时间让我去尝试创作。看到了好的作品,我似乎可以感受到作者脉搏细微地颤抖。原来世界上还是有人在问自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什么是意义和价值?
Morty说:“没有人生来就知道自己存在的目的,没有人属于任何地方,所有人都终将离开这个世界。”
伤心的时候,就看看综艺节目,然后继续去创作。
开始慢慢变成熟,标志之一就是不再奢求可以和遇见的人有同维度的交流,无论是被理解还是理解他人。开始接受讨论琐事,接纳不同的人作朋友,不再懦弱地寻求共鸣。很多时候,我还是会被世人眼光和物质生活冲晕了头脑,遗失了自己的罗盘。然而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警醒自己:“你是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存在着。”

在summer嚷着要去研究绿松石离家出走的时候,morty挽留summer,summer觉得morty是不会懂被父母抛弃的滋味的,morty告诉姐姐,和外公去另一个次元的时候,自己和rick已经死了,每天在离自己尸体20码的地方吃早餐,想想这有多么可怕。换作另一个次元的我,也就是你的弟弟,我是不会挽留你的——因为我不知道你们有多宝贵。
    换作一个次元,在医学高度发达的世界,那时候CA对于世界只不过像现在的天花一样绝迹,不用化疗、靶向药,这都是医学的陈年古董;
    换作一个次元,你不用结婚,不用组建家庭,在那里,人人自给自足。你可以专注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
    换作一个次元,你也许过得不好,也许过得好,但至少在其他次元,你在。在其他次元,也许没有我,但我在这里,想到你还在,在其他次元,这也就够了。
    SF最治愈,看世界奇妙物语、看三体、看银河系列、看基地系列,只是坚信,一定有那样的世界,平行的世界里,你在。

对,我的意思就是瑞克是个神明。他无所不知,无所不能。

© 本文版权归作者  whis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hough darkness lay,it will give away.
Now, let the day, just fade away,So the dark night may watch over you.

尽管他癫狂、衰老、放屁、打嗝、结巴、流口水、嗜酒如命。尽管编剧尽量给他添加这些平凡人的缺点让他尽量看起来像个人,但仍然改变不了他是个神明的本质。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无论任何情况,瑞克总是机械降神里那个无论任何情况下都能搞定一切的神。但无所不能也就代表了他一无所有。所以他才会喊着:我很痛苦,请帮帮我。

他的痛苦来自于自身与世界的极不相容,他无所不知,所以他了解这个世界是如何的操蛋,而且编剧在瑞克改造的多维宇宙电视节目上播出的节目都毫无逻辑,令人作呕也说明的这个世界本质其实是混乱的。知道的越多,越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