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海啸、火山爆发,所有的地质灾难这次在《2012》里来了个大汇总。在这样的灾难面前,人类及其苦心经营几千年的文明似乎脆弱得不堪一击。你看海报上,地壳松动、海啸来临,巨大的城市就像一块不小心掉到汤里的奶油蛋糕:上面密密麻麻的建筑是奶油,底下厚厚的地壳则是蛋糕。电影用令人震撼的特技效果把“汤泡奶油蛋糕”的过程具体化、细节化:波浪般起伏的地面、碎成齑粉的大厦、突然隆起的山脉、宛如高山的巨浪、遮天蔽日的火山烟尘……这样的场景铺天盖地而来,甚至让人忘记了害怕和震惊,只剩下感叹我们渺小、太渺小了。

“反正相处 最后还不是分开”
“你好好想想你需要的是什么 之后才不会遗憾”
“如果你够勇敢 那才是最重要的”
“真爱不分性别”

阿甘是励志电影的代名词,也是全世界范围内公认的优秀作品。
以至于我一直不愿重温,好像什么都知道了的样子。
而事实上,阿甘的故事在我的脑海里一直都是模糊的。
就算刚刚看完,我也说不清楚这部电影到底在讲些什么。
讲的是带有政治讽刺意味的美国近代史,还是映射教育问题的伟大母爱,
或者就是一个婊子骗了一个傻子的爱情故事?

世界末日的电影为什么百拍不厌?我相信这根源于我们对于死亡的永远的无法释怀。在世界末日来临前追问人类的价值,就好像在死亡面前追问个人的价值。如果一个人的价值只能在集体或历史中得到确认,那么世界末日的存在,则必然令整个人类的价值走向虚无。《2012》最让人激动的情节不是有人逃出生天,而是有人平静赴死。留下和国民共亡的美国总统、在教堂祷告的基督徒、在山顶敲钟的西藏喇嘛、请求孩子原谅的父亲,还有被眼前壮美的景象惊呆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查理……职责、信仰、爱、尊严和美,让他们能在平静乃至幸福中迎接死亡。能战胜死亡的虚无感的,舍此无他。

自我定位很重要 你是谁 便会遇见谁 再见-DQG CX

你可以罗列出民主、自由、积极、乐观、平等、坚持或者爱。
好像什么主旋律的词都说得通,可仔细琢磨起来又不那么完整。
当决定要写这个影评的时候,我心里是发慌的。
这部作品TMD信息量太大了。

作为商业大片的《2012》,毕竟不敢将世界末日进行到底,所以它让少数人乘方舟幸存下来——但究竟谁有资格上方舟?这等于在问人类的终极平等是否可能。掌权的政客、有钱的富豪,他们当然不比普通人更有资格,但另外一种情况呢?如果你认为作为人类文明的象征,油画《蒙娜丽莎》应该随船带走,那么,如果达芬奇还活着,他比一个母亲或者一个孩子更应该上船吗?谁有资格上船,相信这是一个让不少人挠头的问题。好在,我们还不必急着回答。

于是懒得思考Jenny是美国50年代垮掉的代表,还是就一丫十足的婊子。
也没能力梳理影片中对美国上个世纪政治、经济、社会或是文化的梗。
更不屑于翻出巧克力、羽毛等蛛丝马迹去揭开人生的真谛,或是再熬一锅前人吐出来的鸡汤。
在这样宏大的叙事体系下,每个人都能够感同身受找到属于自己的共鸣。
而我的共鸣,也是一直没能忘怀的是那句——RUN。

图片 1

在记忆的陷阱里,始终记得阿甘是个很能跑的好小伙。能跑,给他带来了一切。
长达142分钟的电影里,导演用极度克制的语言讲述了一个奔跑的故事。
我一直尝试用Gump的眼光去看戏里的世界,感受他能感受的,思考他所在思考的。

起初他对生活的态度是被动的,第一次RUN只是来自未知的慌张和Jenny的命令。
然而,他就那样做了。导演安排了个奇迹,去解放他的双腿。何止解放,简直是升级。
紧接着Gump说:从那天开始,如果我要去哪里,我就跑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