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第一次看《鬼子来了》,值得讨论的点很多,简单写几句。我只看过姜文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和《让子弹飞》,后者过于戏谑已经不太能接受,更不用说《太阳照常升起》。《阳光》上映的时候我有印象,当时还在武汉,华师的露天电影院,师生坐满一片,我们看夏雨,夏雨透过宿舍门缝偷偷看着宁静。

-《漫游世界建筑群》:印度人欢欢喜喜地抬着尸体去恒河边火化,西方背景的解说人就提到了这和西方对待死亡的态度大相径庭。另外还提了一个小国,祭祀风格和片中很像,还有亲吻头盖骨的行为,说实话我是惊恐的。

此片儿热映时候,本来不打算去看的,不想受那个刺激。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于中日战争的了解,越来越多越来越全面,自然越发觉得,对于中日两国当时的历史现状,发生的一切都是必然。只不过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感情上很难接受这个所谓的必然就是了。

《鬼子来了》全黑白,质地也很一般,但其实拍摄时间很近,2000年上映。设定在河北,不是巧合,姜文的老家唐山就发生过日军屠杀惨案。不过姜文不是为了再现日军暴行,这样“教育类”的电影很多。为什么要拍《鬼子来了》?姜文解释为了一种端正的警示,这种面向是universal的(影片在戛纳获“一种关注单元”奖),告诉中国观众,的确日本人犯过这样的罪行,不要无端的善良,也告诉日本观众,不要否认自己的历史。


那会儿蕾蕾提到她的一个舅公(?)(你看我已经忘记了)去世一个星期了,我趴在床的栏杆上,突然想到我好像也很久没有想起去世几年的外公和太公了,当然更不用提在我不记事的时候去世的奶奶。

后来有一天,“南京”在院线演了不到一周吧,北京晚报上有个通讯员评论,篇幅巨大,连图带文儿,抨击了“南京南京”这电影。用词较比犀利,笔墨较比浓重,屎盆子扣得力度较比凶猛~~大约意思呢,就是陆导政治上有错误,美化了日本侵略军,削弱了此类影片应该带给观影的当代中国人民的憎恨…..大约就这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