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参加了超前点映的活动,按理说看了人家的还到这里破口大骂确实有些不太合适,所以我也只说说自己的感想。

他们认识不到几个月。他们对话不多。战争之前他们只有一个吻。。。他为了再见到她,从濒临死亡的边缘顽强地活过来,从南方民兵的枪口下侥幸逃生,拒绝了路途中女人的示好。她给他
写了103封信(虽然他一共只收到3封),她学会了早起,围栅栏,养羊。她们为彼此而活。。。

  尘世本喧嚣,来来往往的匆忙步履湮没了原本透彻的灵魂,纷乱的物欲扬起弥漫明眸的喧闹。生活原先是什么滋味的?

这部电影如果比照书的结构,在一个不尴不尬的地方,小说中,崇光一半的时候死去了,而崇光的死构成了情节上的小高潮,当然,远不如南湘和顾准谈恋爱后搬离顾里的家那一场更大。

终于他们历经艰辛再次相遇。只住了一晚,只有一句誓言,他像她在莎莉井里看到的情景那样,在雪地里倒下,再也没有站起来。当曾经令她无数次担忧的场景真正发生时,她却超脱于悲伤。我想她可能觉得够了,知足了。爱的人能倒在自己怀里,彼此深知对方的心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死神也无法将他们分离了。。。

    ——有一种植物,携着一身滴水的翠安静生长在枝繁叶茂的葱郁中,轻轻采摘,一股白色浆液以浓的化不开的姿态轻酌浓绿的叶瓣。我们原本也可这样简单,却在来来往往的交错中乱了心气,忘记了曾经的诺言,东一面西一边的游荡,久而久之失去了永恒的渴望。当原本温柔的心灵变得坚如磐石,还有什么可以将你打回原形!

后面一个情节没有发生,在这个情节发生后,南湘才真正淡出四人组的生活,林萧才认识到自己不过只是一个平凡却不自认为平凡的人。而四姐妹的分歧再之后愈演愈烈,性格和家庭背景造成的三观不同,迟早会成为四人分道扬镳的导火索,而之前的友情,不过是掩盖巨大分歧的遮羞布,而不足以构成调和矛盾的润滑剂。

恐怖的战争,让人心泯灭,让生灵涂炭。本是同胞确自相残杀;可怜的遗孀乞求心术不正之人放过自己的孩子,却在得救之后毅然决然地向尚还心存善念的士兵扣动了扳机;无辜的老实人为杀害他的人弹奏音乐,未曾料到这其实是为自己唱的挽歌;乐于助人的妇女亲看看见自己的丈夫孩子倒在枪口下,血溅透了洁白的床单。。。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如果可以,请赐我饮一口佛前灵树的泪,洗去心灵上功利的灰尘;给自己一个天真不过的梦想然后可以拈一朵微笑的菩提叶享受一份怡然无求的神清气爽。

于是言归正传,这一部还是着眼于四姐妹如何用友情解决一切矛盾。

Cold
Mountain并不冷。春天来的时候再厚的雪都已消融。他给她留下了一个孩子,在嫩芽滋长的农场,她们依然积极地面对未知的生活。我想我领悟到的是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日子在平淡中流过:柴米油盐、生老病死、人情冷暖、聚散离合……不过是枝叶缠绕的表象,可曾有几人会将青木瓜刨开发现里面深藏不露的晶莹珍珠?生活好似匆忙中被抛弃的青木瓜,而原味就在里头。

但是说真的,友情的华丽外表下,肮脏的背叛、彼此鄙夷、不信任仍然都在。影片也是在用外衣、容貌掩盖着自己空洞的剧情,无法解释的情节设计,毫无描写价值的内核。

    谁是谁的青木瓜呢?爱情光怪陆离的背后究竟谁能有勇气与你一起奔赴一生一世的诺言。

影片的后半段一半时间都在吵架,四个姐妹因为小事都在吵,一言不和就在吵,实质不也是彼此都不信任了么?宛如心软,举起包之后没有忍心砸向南湘而是摔在地上,南湘却用皮包狠狠地打宛如,起因却是南湘抢走了宛如生命里最重视的那个男生,卫海。

或许作者自以为用“家里实在金钱问题严重”,南湘在“低谷遇到了一个关怀她的人感觉温暖”来为南湘的行为掩饰,正如天海女王的一句台词,世界上很多人,就算是相同的情况,甚至是差更多的情况,也不会做出同样的事情。“顾里说的没错,你就是犯贱”。

在顾里那一边,开始一直以为背叛顾里的是一直不同意顾里计划的林萧,最后才发现是南湘。若是你真的为了妈妈的赌债着想,就收下那些钱,痛痛快快的当坏女人;若是你不打算出卖自己的良心,就压根不要背叛顾里。这样背叛了顾里之后还不拿钱,对得起你的好姐妹和躲债的麻麻么。

最令人发指的恰恰就是突如其来没有征兆的争吵和莫名其妙的和好,在一片哀伤中一定要加上插科打诨的情节(这要是在生活中就大嘴巴抡过去了),或者大家都很开心就毫无征兆地安静下来开始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