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星吧,但是也不想那么大方。其实这部电影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但是导演转的弯太多了,到最后都整不明白了,本来很好的故事,但是却被好心的糟蹋了。和牡丹的义,和芍药的情,和云竹的友,本来可以处理的更深入一些的,前面其实都还可以的,但是到高潮的时候,戏剧冲突爆发的时候却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最后芍药拒绝的理由竟是那么的可笑,要他干一番事业,哪跟哪呀这是。还有现在的国产影片总是莫名其妙的加一些搞笑部分,但是确实是太搞笑了,让人觉得有点无厘头了。还有一个国产片可取之处就是,在特效方面,这部片还可以,不是那么差劲,当然是在国产片当中,希望这些不断的尝试,会为未来的繁荣做一点贡献。

《我不是潘金莲》,点赞

一段罗曼蒂克的消亡

图片 1

“燕子归时,更能消几番风雨;夕阳无语,最可惜一片江山。”

《侠隐》这本书很有年头了,《邪不压正》相比之下算得上是“新鲜出炉”,实际上我更想将他们分开谈谈,反而更有种种乐趣。

先谈《侠隐》。《侠隐》里政治权谋与历史沉浮处理得精简利落,而对于老北京(北平)的风物写得极为诱人。似要写北平版的《东京梦华录》而非民国版的《天龙八部》。北平的烟火气,就在东四胡同,隆福寺,前门,王府井,东西单等景点里,在李天然这个行走的“美食侠”的每一顿炙子涮肉、豌豆黄、炸酱面、炒肝儿等吃食里。反倒是那段惊心动魄的过往,只是在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等名字里,在书中简单地一笔带过。

《侠隐》中人物更为丰富且鲜活,极有韵味。李天然的师叔德玖,马大夫一家,蓝青峰的儿女蓝田,蓝兰等等都值得读者细细回味。推荐读读原著。

主要聊聊《邪不压正》。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非官方叙事的[已重置]电影难以存活并出现在观众视野中,于是许多作品也常常使用各类暗示等方法谈及一些问题。因此对于《邪不压正》笔者更倾向于是一部更“姜文”式的电影而非是单纯的原著的电影化。

从《让子弹飞》,《一步之遥》到如今的《邪不压正》,有趣的隐喻也是层出不穷。三十年一个节点的北洋时代,中与洋,新与旧的多元碰撞,这个世道充满了迷惘与焦灼。看起来满目绝望,又好似一切皆有可能。一眼看去似有百家争鸣,定睛细瞧却又如一地鸡毛。落魄的白俄贵族典当从克里姆林宫带出来的珠宝,经由中国中介,要卖到好莱坞当红女星手里。如同这个过程一样,三部电影如今终于成为一个完整的闭环。笔者倾向于把姜的电影跳出北洋的大背景,看他的电影,必须要忘记一切原型,才有可能弄懂他在讲什么。

「那么彼时彼刻…」

「恰如此时此刻。」

影片开头,夜黑风雪夜,朱潜龙对同行的日本人说:「从今天起我不要再跟师父姓了,我要改回自己的姓。」(姓_还是姓_?)

改换门庭。

本来是走着师父的道路的,但师父不肯走自己想走的那条路,那就只能杀了师父然后走自己的道路。后来杀师傅的人,给师傅立了雕像,侥幸逃脱的师弟成为了弑师的凶手。朱潜龙已经是师父继承人了。即便他改了姓,内里也完全不同了。(师父是谁?他的大胡子眼熟吗?)

朱潜龙由谁扮演?廖凡。

廖凡在《让子弹飞》是谁?是跟着张麻子的小弟老三,有野心,慢慢跟大哥心不齐,最后要替死去的老二(想想老二在片里的死法)娶花姐,带着她乘坐马拉火车去了浦东。之前是去浦东,现在是和洋人一起种鸦片,殊途同归否?

老三,你真的赢了吗?

朱潜龙对着朱元璋的像磕头,想要反清复明;张麻子进城前,鹅城墙上贴的张麻子通缉令。

《让子弹飞》的最后,张麻子身骑白马,奋力追赶那列火车。

《邪不压正》里,姜文饰演的蓝青峰跟朱潜龙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还是追上了你的车。”

一个完整的闭环逐渐形成。

追上了那就一定会补上这一枪。

那一辈人老了,他们会让他们的“儿子”来。张麻子死了一个小六子,蓝青峰在上海和广州各死了一个儿子,却还会有无数个李天然到来。

朱潜龙和日本人开展紧密合作种植鸦片,李天然的美国养父在街上开车无视行人横冲直撞,东郊民巷,六国饭店载歌载舞,金碧辉煌,不似人间之世,只因为他们是洋人。

北洋之所以洋人为大,是因为要跟着洋人一起赚钱,赚了三十年之后,洋人们发现自己也要赚不到钱了,那大家都得想办法自己赚钱,想办法重新找一条路。

《让子弹飞》里张麻子用枪对准了老三,于是《邪不压正》里蓝青峰对朱潜龙说,我为了搞垮你,布局二十年。

新时代要来临了。

然而新时代不只是李天然们的意志所向,也不只是蓝青峰们的宏伟蓝图,更不只是师父们的美好设想,而是所有不同想法的共同体,一个经过了残酷的伟大斗争后达成的[已重置]共同体。

李天然的养父亨德勒全名华莱士·亨德勒,他们第一场单独对话围绕I’m
angry进行。

神秘的蓝青峰最后选择站在了李天然一边。他最后登场:要进手术室,牙齿全没了,到最后也不知道……有没有死(嗯嗯)。

他只对李天然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不要再挂念我这个父亲,你该给自己找儿子了。”

从美国归来的大男孩仍是懦弱的,他天赐大恨(原型的亲生父亲),他让自己相信自己能逃过一死是因为能躲过子弹,正如他师兄让自己相信是师弟杀了师父。真相永远比传奇丑陋不堪。前人有云论当时社会“新道德未立,旧道德先亡,致令举国人民无所适从,手足无措,则未有猖狂恣睢,纵欲忘度,毁伦灭理而已。”

影片里,赛先生切下了名士的一颗好肾,让贵妇们深信“不老针”能把握爱情,容颜永驻;而老西儿,小诸葛,日记狂人一干人等所极力呼唤的,神隐的德先生却迟迟未曾到来。

曲终人不见,江上数峰青。

不过那就又是新的“久有凌云志”了。

片中的女性形象值得多聊几句。许晴老师作为吸睛担当展现出了极好演技(身材也极好,再联想到之前老炮中的表演,难道说许老师就是大院子弟那一批人的所谓sex
symbol?类比西方影史的角色或许就是星战中那位影响了一代美国人的身着金色比基尼的莱娅公主?)唐凤仪妩媚妖娆,有学识(剑桥出身),有财力(在澳洲有岛),丈夫却是洋人的走狗,只得在走狗身下委曲求全,等着那虚无缥缈的皇帝梦。

然而不过是屁股上多了一块日本人的印。

那么周韵,姜文永远将他电影中最满含希望的角色交给她。片中的关巧红少了原著中的温婉女儿气,多了几分英武与自省,然而不变的是那颗赤诚的琉璃心。纯洁且浪漫作为北平第一个把小脚放大的人,从一开始拄着拐杖踽踽独行,到后来的健步如飞,北平第一女裁缝,似乎所有老百姓都认识她,都心甘情愿为之肝脑涂地。

片子最后,李天然身着中国大褂,在屋檐下深情地呼唤着她。

太阳终将照常升起。

虽说片子以严肃视角解读,但里面好玩的点也不少,譬如片中的潘公公也是位“资深”影评人(该角色由影评人史航老师扮演),喜欢不看电影就写五个字儿评论,“下边没有了”;另外姜导对于屁股的喜爱也在片中展露无疑,无论是唐凤仪在病床上等待打不老针时的旖旎风光,还是李天然在屋檐上“真空”飞奔,确实都为电影增添了许多趣味。(之前电影的话,是《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米兰的泳装镜头;是《太阳照常升起》李东方的全裸出镜;《让子弹飞》里师爷挂在树上的屁股以及在“鸿门宴”里三人所谈“今天不不谈屁股”。可以说这也是姜导的一种趣味吧。)

令我感到比较遗憾的事影片未能一直保持开头的类cult风格,整体显得凌乱,有失协调,一些段子与本应浓墨重彩的地方相重合,反而成了鸡肋。(也有可能是规避审查,这点见仁见智),整体劣于《让子弹飞》,但好于《一步之遥》,属于一部导演个人半放开的历史大隐喻。

比较想吐槽的一点是原书中描写的丹青(李天然师姐)和关巧红十分神似,但在观影中笔者完全组合不到一块去…另外原著中的美食描写得多好啊,结果片子里也只有饺子被刻画了几笔(还没怎么吃),实在不像原著里李天然“孤独的美食侠”吃得尽兴潇洒。

总而言之,《邪不压正》确实还不错,想要深刻的自有深刻处,喜欢故事的也能尽兴地看下去。

只是江山堪虞,江湖几多夜雨。

瞬息京华,求诸他日,惟有梦寐,惟有文章。

不过是伟大而血腥的第三[已重置]的诞生。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DFZRtong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看电影我从不谈演技,因为工作生活中,演技精湛的过客,太多!

点赞,因为故事,因为画面

由于冯导和思聪的隔空舌战,我也先验的以为,《潘金莲》会是噱头大过内容,圆画面只是艺术家自嗨的形式感…

就这样,潘金莲院线下了,我在家免费的看了

本来,这样定位文艺的类型片,也就适合黑了灯,安静的一个人看。文艺片,需要结合自身经验来欣赏和解读的,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1.圆画幅和方画幅

一个显著特征,故事叙述一进北京,画面就转换成方形;故事在拐弯镇,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就是圆形。

根据视觉经验,圆形的画面,总是给人偷窥感觉的视角,观众在偷窥什么呢?是古典唯美的,些许退色效果的传统构图?还是一幕幕不为外人道的官场细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