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显,他们玩的是德克萨斯扑克,很多人都会玩吧,不过还是说下规则:(会的人直接藐视我)
每个玩家以七张牌(自己的两张底牌和五张公共牌)里面的最好五张组成自己的最佳成手(成手的大小即最后手中牌的大小)。成手最强的胜出。这可以是玩家的两张底牌和三张公共牌,或一张底牌加四张公共牌。有时甚至五张公共牌皆是每个人的最佳成手,则大家可以平分“彩池”。
大小排序:皇家同花顺>同花顺>四条>葫芦(3+2)>同花>顺子>三条>两对>一对>高牌
言归正传,当时桌面上的5张为:♡A,♠A,♠4,♠6,♠8
邦德手上为♠5,♠7,他配成的牌是同花顺,而外面无论有什么牌都没他大,这把牌邦德稳赢,哪怕外面有一对A,又怎样。不用看都知道自己赢了
事实外面连四条A都没有,黑人是888AA,葫芦,独眼是AAA66,比黑人大的葫芦。
只能说明他运气好,何以把气氛渲染得主角像赌神一样?

雏菊,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花儿?白色的,稚嫩的,散发着淡雅的清香,喜欢隐藏在不起眼的地方,让我一直忽视了它的存在。然而,看过全智贤的《雏菊》,才真正感受到那份隐忍的痛,感受到这小小的白色花朵所表达的深切爱意,如此脆弱的小生命,却唤起了我内心的那份感动,雏菊……

陈凯歌的新片,是从徐皓峰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成的。或多或少是有所期待的,但网上的差评不断,让人又觉得这是另一部《无极》。。。总之,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去看这部片子,结果呢,只能说是一般吧,既没有想象中拍出了武侠片的精髓,又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糟糕,只是大家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了林志玲和范伟的床戏上以及郭富城和张震的基情上了。

隐约记得很久以前曾有朋友告诉我:在罗马神话里,雏菊是森林中的妖精——贝尔帝丝的化身花。所谓森林的妖精,便是指活力充沛的淘气鬼,因此雏菊的花语就是“快活”,受到这种花祝福而诞生的人,可以过着像妖精一样,明朗、天真快活的人生。于是,这样一种奇特的花语便在我的脑海中扎根。

故事是很分散的,看到最后我也不是很明白编剧或者导演这么安排是什么原因。如果想讲一个纯粹的武侠的故事,那么第一段林志玲/范伟/
吴建豪的故事又如何解释呢?难道仅仅想用志玲姐姐来作为卖点吗?鉴于《无极》中张柏芝的角色,可能这正是导演的用意呢。故事不出彩,整个影片自然没有什么亮点了,只能说,陈导演是尽心了,不仅有小清新爱情戏;还有不少武打戏,难道是受到了年初《一代终师》的启发;竟然还有大场面的战争戏,很是烧钱呐;让人吐血的是,影片中还出现了近些年好莱坞很红的动画CG,可谓是用尽了现在主流所有的电影技术,然并卵,故事虚弱,加上大杂烩的技术拼盆,使得整部片子有一种奇怪的观影体验。

然而,当我带着这样轻松的心情去看《雏菊》的时候,却突然发觉,我们其实都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雏菊的花语原来是——隐藏在心中的爱。像缪塞的诗里写的一样:“我爱着,什么也不说;我爱着,只我心里知觉;我珍惜我的秘密,我也珍惜我的痛苦;我曾宣誓,我爱着,不怀抱任何希望,但并不是没有幸福——只要能看到你,我就感到满足。”

说到演员,王宝强自然不用说了,我一直都不大喜欢他。虽然说是本色演出,但总觉得他摆脱不了傻根的影子。其他人嘛,总觉得没有一个出彩的,志玲姐姐继续自己的花瓶事业;范伟还是当年演小品的样子;吴健豪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变成了一个娘娘腔;郭天王还是端着架子在拍戏;连之前最看好的张震,也不怎么样,果然一部平庸的作品会让演员都没有精神,最多是中规中矩而已。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表达自己现在的心情,《雏菊》它深深地触动了我的灵魂,当那一抹鲜红色的血液喷射在布满白色雏菊的油画上时,整个心都要碎了。仿佛那被鲜血染红的不仅仅是一幅画,而是一颗纯洁美丽的心灵,是一段凄美而绝望的爱情,是人类社会里永远无法用完美来结局的童话……

本部影片最大的两点莫过就镜头还是很唯美的。可能这也是陈凯歌和张艺谋唯一可以拿来说说的了。比起更有创新意识的第六代导演,第五代导演可以说是没落了,比起同时代的港台导演——李安、侯孝贤等,也是明日黄花。在一个异常浮躁的社会和时代下,不堕落似乎已经是天方夜谭了。想想曾经的《活着》、《霸王别姬》,不禁一声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