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一火就是几十年,这部21集,传说是007前传,是我看过的第一部007.

这个电影应该叫“何安下与他几任师父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1.崔道宁:女人远胜衣服,仍叹罗衾不耐五更寒;兄弟远胜手足,亦悲同根血脉相煎太急。奈何,奈何。
2.周西宇:小隐隐于野,与世无争,仍难断恩怨,难消情仇。
3.查老板:中隐隐于市,嬉笑逢迎,情种深埋。到底兄弟恩情难抵断袖孽缘,物是人非事事休,轻雾薄纱,终于没能等到那一挥手的轻柔撩拨。

  历史是由胜利者来写的。记得好像有本叫《世界文明史》的书,作者(一个美国历史学家,好像叫Will
D什么什么的)在开篇就在讨论“谁来编写历史”的问题,我觉得我们在看历史的时候自认为客观,可还会受到胜利者身份的影响。我们高呼“毛主席万岁!”和纳粹喊“嗨!希特勒!”在形式上我觉得没有什么区别,完全就是一种对个人魅力的狂热。即便如此还有不同,因为我们胜利了,希特勒失败了。再往深里看,我们的追求符合符合多数人的愿望(符合历史潮流),希特勒虽然也追求一个完美的世界,但是对他完美,对别人却不完美。而且希特勒的方式方法也不被众人所接受。就像爱上一个姑娘,和她生活得愿望是美好的,但是只有使用她能接受的方式,才能实现理想。
  电影本身是一种艺术,具有自己的模式。“V字特工队”和“1984”等作品都写反对专制,题材相似,使用的模式相似也无可厚非。不同的人对于同样的事情有不同的理解,于是就有了不同的观点,写出了不同的作品。就像我们对这部电影的评论一样,五花八门。又说好的,也有说坏的。说好的用“颜色搭配”、“环境渲染”等模式评论,说坏的用“雷同”、“粗糙”等模式来评论。所以,这部电影和别的电影相似也没什么。何况,它还吸引了你来看,看完以后还若有所思,不至于让你看完了以后上吐下泻的。最近的《夜宴》在宣传的时候就说了是一个“哈姆雷特”式的故事。
  电影很理想化也没有什么。我们通常理解的艺术不就是一种对生活的局部夸张吗?而且在归类的时候这部电影被归到了“商业片”、“科幻片”、“剧情片”等等,就是没有人说他是“纪录片”。而且就是对同一段历史的反应还有《三国志》和《三国演义》之分。这部电影本身不是对一段历史的记录,而是编剧和导演的一种想法。我在看电影的过程中也没有感觉到哪个地方有明显的不舒适的感觉,没觉得哪个情节安排的很突兀。
  我们对电影期待也有矛盾的地方。我们本身期望电影导演带给我们新奇的、与众不同的东西,希望有新的感觉。同时如果电影出现了让我们不能接受的东西,我们又会说“这是什么一套啊”、“乱七八糟”。就像昆德拉的小说,不是每个人都会喜欢的。
  乱七八糟的写了这么多,想说明什么呢?那就是“包容”!现在的生活冲突很多,包容很少。不是拍马屁,我确实希望“和谐社会”早点落到实处。看完电影,来写影评。既发表自己的看法,起到交流的作用,又不一棍子打死,觉得我说不好多的电影别人看就是傻子的行为。既抒发了自己的感想又为别人说话留下空间。
  从学校毕业了,工作了。才觉得交流是多么的珍贵。以前在学校同学之间因为兴趣相投、脾气合得来而聚在一起。全校那么多学生,都有可能随时认识,社交范围广,而且可以慢慢培养成相互信任的朋友。现在待在一个小地方给人当打杂,倒是经常也能遇到客户什么的,但是都是业务关系,深交的可能性小。虽然经常也以“朋友”相称,但谁都明白和“朋友”的真正含义差了多少。

可能没看到James Bond成熟不可一世的花花公子形象。
不过觉得这部电影着实很一般,不像评论恭维的那般感人等。

作为主线人物的何安下反倒像是一个穿针引线的工具,其性格版图在各色生命过客的穿插与喷绘下渐渐四分五裂了,其形象越往后推进越模糊,不如周西宁、彭乾吾等人来的鲜明。

开场的配乐和动画看上去耳目一新,对电影很是期待。
然而整个剧情的走势,让人觉得非常拖沓冗余,这个144分钟的电影让我中途险些看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