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这部片子很自然的联想到一个故事:
据说这则寓言可能没有多少人能看得懂,尤其是尚未找到男朋友或女朋友的人,看得懂的人多数已身为人夫或人妇。静心看完,你会找到你想要的~~

       一次看到别人这样写最好吃的沙湾大盘鸡:“长达近两公里的马路两旁,一张张八仙桌像长蛇阵一样紧挨在一起,桌边坐的都是从各地赶去吃大盘鸡的人,好一派‘大漠炊烟直,方桌大盘圆’的边塞气象!”当时觉得充满了豪情,如果我是男生,有生之年一定要开越野车赶去,在尘土飞扬之中用油腻腻的餐具和朋友一起大吃这种充满阳刚气质的食物,然后不顾任何形象,大口喝自烤白酒,吐落一地残骨,任面条上的汁水大肆飞溅,单是想想,便觉得充满江湖情怀,假装一下,已经感受到“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美不胜收。可惜我不过一介小女子,出门时候纸巾用完了都感觉别扭,于是,我只有在越来越制式的生活中憧憬着那种豪情四溢的江湖情怀,希望自己五百年前也被称为“义士”。
  
    虽然至今也没有去过沙湾,甚至没有在一家正宗的新疆馆子里吃过大盘鸡,但看罢《让子弹飞》,忽然想到了这道菜。粗犷,生猛,味道重,有饱腹感,它注定不是那种要配超大高脚杯装着的用年份彰显身价的红酒的菜,但在饿的时候它却能给你最大的满足感,吃出幸福的味道。
  
    观影的时候,整个剧场完全坐满,《阿凡达》后便没有过这样
的盛况。坐在旁边的一个陌生人自始便散发出阵阵让人难以忍受的味道,实在忍受不了的时候在黑暗中瞄她,只见她笑得牙龈都快要飞出来,忽然觉得好似改革开放初期的各种录像厅,异味肆虐,但是播放的各种港片充满了力量感。只不过那个时候我们看着周润发在用美金点烟,浑然天成,而现在我们看着他雄霸一方,只是廉颇老矣。大家情绪高涨,剧场仿佛变成了片中那口巨大的火锅,我们都是各种丸子在其中激昂的翻腾。
  
    电影很热闹,完全没有冷场的时候,好像吃麻辣锅,很简单场子便一直是热的。听姜文说过“要拍一部商业片其实很容易”,他仿似一个能做珍馐佳肴的大师,却只做一份足够草根的水煮鱼,便收复了食客们的胃口,当大家大快朵颐的时候,他只在一边偷笑。而同期的很多所谓大师,动不动就要动用象拔、熊掌等高级食材,最后却连切的纹路都不对,食客如同嚼蜡大呼咬不动的时候,他们在一边忿忿地骂“这帮土包子都不懂欣赏”。
   
    我不知道能不能把《让子弹飞》理解为一个中国的罗宾汉故事,其中充斥的侠气让人热血沸腾,尤其那句“我对挣穷人的钱没兴趣”,“没有你对我很重要”不知让多少人被触动,希望从天而降一个九筒大人,无论他长的帅不帅,脸上有没有麻子,都愿意义无反顾的跟着他出生入死。
  
    大家都在说本片上映几天票房就过了几亿,但我相信导演姜文大人想说的肯定不是这些事,就像师爷的理想不过是躺在钱堆里死去,而大哥要的是碉楼崩塌后一个人策马鼓风,怀着那些像他名字一样浪漫的情怀去自己的远方。
  
    故事激情四溢,演员光芒四射,张麻子和师爷的互动,让我想起《虐童疑云》里的梅丽尔斯特里普和菲利普霍夫曼,即使没有剧情,看两位大师飚戏也是过瘾,就像热天里一杯冰水就可以让人想到“沁人心脾”这个词一样,只要恰到好处,优秀便成长为杰出了。而一直人红戏不红的嘉玲姐也终于可以慷慨激昂的说,今年是演了电影的。还有各种五六七八筒同学、武状元什么的酱油也打得颇为华丽,好的剧本、好的演员,好的工作班底,于是本片理所当然的优秀了。
  
    只是虽然人人大赞《让子弹飞》,但我更喜欢姜文大人的前两部片子。总觉得这部片子小聪明耍得过多,彷佛为了挑逗食客的味觉,重口味的配料放的过多,一开始很刺激很新鲜,到后来便还是会更想念食材本身的原味。也许我是密斯笑点高的缘故,总感觉某些台词过于俏皮,过于刻意,虽然也让大多看客笑声喷涌,但感觉与全片的基调有点格格不入,某些片段好像《武林外传》这样的电视剧,削减了影片的历史感。也许是电影开头的场面太过豪情,像是盛大的史诗,所以我是以十四行诗的姿态去读的,只是中间突然加入了几句流行歌词,虽然写的也很出彩,但就觉得有点失望了。
  
    但在当下,人人都在拿钱说事,这样优秀的片子完全值得惊艳,鸿鹄之志不一定要表现的苦大仇深,导演姜文大人用最聪明的姿态写着最浪漫的情怀。虽然从中学时候读了《天山景物记》我就心心念念想去新疆但至今未成行,但看罢本片,有那么一些时刻我觉得自己看到了大漠孤烟,看到了西部塞外的坦荡豪情,风吹着我的脸,夹杂着沙子,侠肝义胆的一塌糊涂。
  

看过电影的同学都说拍的烂,然而一个很好的哥们儿非说这电影棒,于是就下了看。
一部看下来,感觉故事是不错的,但是拍得有些莫名其妙。

向日葵公主是在河东岸边遇见驴的。驴是黑色的,但白嘴白肚白蹄。
公主想过河去,河西的城堡里有等着娶她的王子。
河不算深,但她穿着一身美丽的嫁衣,她怕河水会浸湿她的衣裙。
驴说:“想让我驮你过去吗?”
“你能保证不弄湿我的衣裙吗?”
“不能。”
“那就算了,谢谢,”
“如果他不来呢?”
“那我就多等等。”
良久,无人过来,公主独坐岸边,黯然叹息。
“不。”公主依然拒绝,但悄然打量着驴。
“是你希望我让你驮我过去。”公主回答。
“那你希望谁来驮你过去?”
“我要嫁的王子。”
“我驮你过去,你吻吻我,焉知我不能变成王子?”
“你以为你是青蛙王子?”
“我是美驴王子。”
“驴倒是驴,王子就不必勉强了。”
“你为何不想让我帮你渡河?”
“我怕你弄湿我的嫁衣。”
“我想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
“因为现在我想驮你过去。”
“哦?我该相信吗?”
“你为什么不相信?”
“你说的话我不敢随便信。”
“我说的话你都不信?”
“你说的话我才不信。”
“我说的话你真不信?!”
“难道我应该信?”
“难道你不该信?”
“我信我自己的判断。”
“好吧,那你慢慢判断吧!”
……
天色已晚,公主与驴相对无言。凉意袭来,公主拢了拢衣服。
驴打破沉默:“冷吗?”
“冷。”
“让我驮你过河吧,无论我是否弄湿你的衣裙我都会赠你三句爱的箴言。”
“那我该怎样报答你?”公主问。
“如果你衣裙不湿就带我回家吧。”
公主接受了驴的建议。
公主骑上了驴背。临行前驴郑重对她说:“记住我背着你时你不能流泪,你的泪会令我不堪重负。”
公主说她记得,然后也郑重地对驴说:“记住一定不要弄湿我的衣裙,否则我会立即放弃你的背负。”
驴迈步向河中走去。
“你以前驮过女孩过河吗?”公主问。
“当然。”驴坦然答道。
“她们的衣裙湿了吗?”
“第一个女孩的没湿,以后的都湿了。”
“第一个女孩带你回家了吗?”
“没有,否则我不会再遇见别的女孩。”
“看来你遇见的女孩很多。”
“算上你的话,应该有15、6个了。”
公主笑道:“你是第30头想驮我过河的驴。”
“呵呵。”驴但笑无语。
公主忽然想起驴承诺的爱的箴言,驴答应告诉她第一句:“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只有在初恋时爱的是别人,以后恋爱时爱的都是自己。”
驴缓步轻行,果然很平稳,公主放心了,搂着驴的脖子,觉得温暖。
“喜欢我背你过河吗?”驴问。
“喜欢。”公主微笑承认。
“我也喜欢这样背着你,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驴的声音于温情中透着忧郁,听起来像叹息。
风与驴的话语不时吻上公主的面颊,公主含笑悄然入睡。
她做了一个公主常做的梦:她吻了驴,然后驴变成了王子,从此王子与公主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当她醒来时看见驴依然缓步轻行,自己的衣裙分毫不湿。芳心窃喜,于是吻了驴——驴能因此变成王子吗?
没有。
原来童话就是童话,驴不是王子,等着娶她的王子在河西的城堡里。她愣愣地想,一滴泪自目中滴落。
泪落在驴身上。
似突然被灼伤般,驴猛地扬蹄嘶鸣,激起浪花千丈。
公主的衣裙湿了。“为什么?”公主问。
“我跟你说过。”驴面无表情。
公主也记起了她当初对驴说的话。
于是她一言不发,自驴背上下来,独自淌水向对岸走去。
驴没做任何挽留或解释,也自转身回去,径直走向河东——那里又有个姑娘在等着谁驮她过河。
依稀年轻,依稀美丽,她也有一身好看的嫁衣。
“爱情是唯一的,但爱人不是唯一的。”驴忽然说道:“这是第二句箴言。”
公主泪落成河,河水冷彻心肺。
终于走到了对岸,她美丽的衣裙已经彻底湿透。
她无力地在岸边坐下,像只小动物般抱膝蜷缩着黯然哭泣。
还是寒冷。
一只白兔走到她身边:“公主,下次我陪你渡河。”
“谢谢,”公主把白兔搂在怀中:“不必了,现在我只是需要一点温度。”
驴已经走回了河东岸边。
公主忽然记起还有一句箴言驴没说,于是抬头向河西望去:“请告诉我最后一句箴言,美驴。”
驴冷冷看了她最后一眼,说: “我爱我的爱情。
”然后向那等着渡河的女孩走去。
你看懂了吗?公主,王子,兔子,驴及三句箴言各代表什么意思?

画风的突然转变导致魔幻不魔幻,武侠不武侠就不提了。且说情节的出戏。

==================

何安下的口头禅是什么?
“师傅,你好厉害!我拜你为师!我跟你学功夫!”然后就一路喊“师傅”喊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