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导演的话,一开始会以为是个讲文青故事的小清新文艺片,后来转贝托鲁奇风的爱情(艳遇)片,再后来希区柯克了(但进度条到这里已经很为他节奏捉急),最后发现还是厉害的,一直就是安东尼奥尼的艺术电影,从未离开。

刚看完大陆版的 还是很震撼的 满场就四个人 但是四个人都在猜眼泪
对一种图腾的崇拜 我很喜欢 现在很多人已经没有精神信仰了
大多数可能很难理解了 但是我很感动于那种很执着的精神
不需要知道什么是最需要做的,需要的是尊重自己的内心的呼喊
绝对觉得大爱!!

“好电影被译名耽误了”从来不是偶然,今年的典型是《寻梦环游记》。看《寻》之前没注意原名,看完后感觉没毛病,但总觉得哪里不对,不是“追梦,亲情,反转,大团圆”这个老套的故事架构形式,工业电影无非是找个切入点,换个壳子讲同样的内核,切入点和细节表现上做好,电影基本不会太差。《寻》非常巧妙得用了“亡灵节”这个切入点,通过米格在冥界的探险来圆满这个故事,主题有,矛盾有,细节表现有,那不对劲的地方在哪儿?一翻片名,对上了。

可看性很强,一直很抓人。一开始靠俊男美女抓,后来靠悬疑抓,到最后来那么一下,就觉得蛮屌了。哲思其实谈不上,说的还是蛮浅的一些东西(而且我觉得他可能都不是为了说这个),不过安东尼奥尼也不是着重搞这挂的。他近乎偏执的追求和纠结真实,注重体验和直觉,以及对体验和直觉的展现。他的展现是非常棒的!抛开叙事的逻辑,就只是把东西放在你面前:“看,神展开!”
让我们意识到这就是真实,而且这就足够了。

图片 1

还有就是,让我重新考虑电影里展现一个完整的,显得琐碎和无足轻重的日常生活中的动作或行为,是怎样。不谈好不好,我一直觉得是不好的,他这么干我也很难说好,但他就能让人看下去,而大部分导演这么干我就只会快进。之前想过一个原因可能是他摄影方面非常棒。我是说,品味好,基于懂电影还品味好的那种棒,不是张艺谋侯孝贤或者韦斯安德森那种乱七八糟的滤镜和打光的土了吧唧的旅游宣传片那种摄影。还有一个可能是因为他电影里的这些地方,总是对营造打底的情绪和节奏有些作用,是要用这个来交代些什么的(主要还是用百无聊赖来营造百无聊赖:-P)。这部和他以前的比其实没那么在意构图了,器物方面也普通一点(主要不是讲中产阶级),
情绪基调也取消了……可能还是画面好吧。色彩好看,加上他一直用美的演员。总之当他展现没啥必要的一段完整冗长的日常动作,完全看得下去,迷之抓人:)

《寻梦环游记》名字给观众的预设是一个追寻梦想的冒险故事。而《Coco》(原片名)真正的故事线是命悬一线的“Coco”。尽管Coco这个角色在电影中的镜头非常少,甚至电影主海报也没有曾曾曾祖母的形象,那为什么定这个名字呢?稍微分析一下就会发现,Coco其实就是海报上那座连接人间和冥界的花瓣桥,Coco活着,她是个活的生命体,但她的生命如同风中残烛,随时可能熄灭,就像花瓣桥,时间一到,自然消失。Coco死去,世间将无人记起她的父亲,冥界的papa将灰飞烟灭,Coco所谓的家庭团圆也便是不完整的团圆,活着的遗憾将被带入冥界成为永久的无法弥补的遗憾。故事的矛盾点和节奏感在这里:比起死亡,被亲人遗忘更可怕。死后只是进入另一个时空,依然有家人、音乐、欢声笑语,唯有遗憾和遗忘无法跨越生死,无法弥补,无法回头。因此,米格和papa携手踏上的并不是什么音乐梦的追寻,而是如何在Coco离世前,找回即将被遗忘的爱,弥补生前的遗憾。
《Coco》将故事的时空设定在墨西哥亡灵节。不同于多数国家“死亡即是消亡”的认知,在墨西哥古文明阿兹特克的宗教体系中,创造神羽蛇神是用冥界已死的人的骨头来创造新的生命,死亡只是一个生命周期的完成。因此,在墨西哥人价值和哲学观念中,“死亡是生命的回照。死亡才能显示出生命的最高意义,是生的反面,是生的补充”(by墨西哥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奥克塔维奥·帕斯)。所以从电影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人们载歌载舞迎接和庆祝这个节日,在这个节日里,生与死没有距离。

—————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