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文艺片、青春片几乎是台湾电影的代名词,而去年在威尼斯电影节亮相并于5月在内地上映的《赛德克·巴莱》,在很大程度上颠覆了人们对台湾电影的刻板印象。赛德克·巴莱是台湾原住民语言的音译,汉语意为“真正的赛德克”。这部原片4个半小时、内地删减版2个半小时的“史诗”电影,以大量残酷的战争场面和血腥镜头,再现了1930年台湾原住民的抗日斗争——“雾社事件”。该事件是日治时代最后一次激烈的反抗行动,杀死日本人134名,造成日本驻台湾总督撤职。

图片 1

这部电影让我联想到了 鲁迅的
作品《药》,国人的麻木,敌人的凶残,少数人最后的觉醒却遭到同胞的冷眼相对甚至手足相残。。悲哀·凄凉。。影片最好的一抹红色以及降温那微闭的双眼和上翘的嘴角为整部电影做了一个很好的结尾,呼应了前面提到的头转就下嘴角上扬,他在死的那一刻在想些什么?上扬的嘴说是一种感谢,其实更多的是解脱吧,很多事情
解决不了不如就去不管,可是当这个社会都如此的时候,你只能选择死亡
,或许这才是一个最好的结果。那一抹红色,代表什么?或许在与最开始出现的“我”呼应吧,或许是其他抗日武装更可能是@@,不管是谁,只是在这背后推动了这个悲剧的一双黑手而已——将灾难留给了村名就撒手不管直到影片末尾也没用出现,这是一种讽刺么?不说也罢,一切终是悲剧一场。

        雾社事件是一曲悲剧英雄演绎的悲怆史诗,《赛德克》通过影像手段还原雾社事件的过程及前因后果,让人在艺术的震撼中得到精神的陶冶与升华。

片名/放大

        历史并非完全以成败论英雄。电影中,以莫那·鲁道为代表的抗日反殖的原住民在明知寡不敌众、战胜可能性渺茫的情况下,宁愿战死也不为日本人奴隶。赛德克族人的视死如归、慷慨就义的背后是其坚固的精神信仰,彩虹桥另一端的祖灵是他们追寻的彼岸世界。死亡对他们来说并不可怕,无法出草猎首、无法黥面意味着精神世界的空虚与失落,这其实是雾社事件的深层因素。电影中台湾传统文化的断裂,在现今社会中仍保持着历史的清醒与反思。

导演: 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

        某种意义上说,雾社事件并非简单的反抗殖民压迫,也很难用“爱恨”、“正邪”来回顾,这其中饱含台湾原住民的纠结与煎熬,内在蕴含着其独特的生存信仰与族群美学。而导演魏德胜认为,这其实是为心理疗伤的一部电影,电影想帮助人们了解仇恨的渊源,从而才能化解仇恨。

编剧: 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 / 托尼诺·格拉 / 爱德华·邦德

        就在前两天,韩寒写台湾的长微博《太平洋的风》被转发近20万次,同一时间,导演魏德圣还在各地参加见面会为影片宣传而奔波。但现实是,《赛德克·巴莱》在内地院线被大量撤场。有网友问:“那些光知道转发久仰的太平洋的风的人,风来了,你们接不接?”
电影的拍摄历程艰辛,资金匮乏、前景黯淡、困难重重。但其最终高质量呈现,足以说明这是一位有种的导演,带领一群有种的人,为了讲一段有种的历史,拍出的一部有种的电影。对于这样一部史诗级电影,看低它或者唱衰它都不是坏事,至少很久以后你会正视它,对它以及它背后的英雄肃然起敬。那些年的征战,奈何委堕;这些年的遗忘,着实可怖。

主演: 瓦妮莎·雷德格瑞夫 / 莎拉·米尔斯 / 戴维·海明斯 / 周采芹

类型: 剧情 / 悬疑 / 惊悚

制片国家/地区: 英国 / 意大利 / 美国

语言: 英语

上映日期: 1966-12-18

片长: 111 分钟

又名: 春光乍泄 / 春光乍洩 / 春光乍现 / Blow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