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工作做的不看海真没法评价流行的小三风潮.其实看过之后没觉得多么毁价值观,也不像网上说的那么唯美咋样,压根说不上出彩的地方,把各种吐槽点集中到一个上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犯二的小三,有能力却甘愿吃软饭的小三,干练的蕾丝,为了突出点戏剧还真没觉得多怎么着,带免疫的家庭父女情,唉,怎么说呢,汤女神的演出也没多出彩,还是停留在那个水平上,也就这样吧
无槽点了都.

事物只有在群体认可中才体现出价值:

       这个话题很有些沉重。
    前天吧,当时我正在用“迅雷”下载电影,有个管弦系的朋友向我推荐这部电影。我当时想,抗战片看得太多,不过都是些中国人怎样打胜仗的老调子。目的无非是起到一种政治宣传的功利目的。已经看得乏了。不过他说这部电影讲了中国人的劣根性。这倒引起了我的兴趣。

单个放大的尸体照片没有任何意义(其它的照片不见了)

    “劣根性”问题是鲁迅先生文章里经常出现的。像《阿Q正传》中“阿Q”的“精神胜利法”;《药》中麻木的国民把脖子伸得很长(“仿佛许多鸭,被无形的手捏住了的,向上提着”)看杀革命者的头的“看客心理”。

从人群中抢出来占为己有的吉他琴品没有意义(其意义只存在于“抢”的瞬间)

    故事发生在1945年,华北日本占领的一个叫挂甲台的小山村。村民马大三(姜文饰)在一个农历二十五的晚上。被一个不明身份的黑衣人用枪顶着脑门儿,说要在他这里存放两样东西,要在三十晚上来取。少一样就要他的命。结果发现是两个大活人。用麻袋装着。经过“审问”,有一个是中国人,是个翻译官;一个是日本军官。后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围绕这个展开。作为一个没见过大世面的普通农民,一个日占领区的顺民。当然很怕死。于是马大三把全村人召集来,说那人如果在三十晚上没见到人就要全村人的命。于是大家一起想办法。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争论得很厉害,有说直接送日本的炮楼子里去;有说刨坑埋了。但都认为行不通。最后村里的老者说,不招惹他们,等三十晚的黑介他们来取人,消灾免祸。

“默剧网球”是这部影片所要传达意象的一面镜子。

    可事情远没有想的那么简单,第二天,炮楼的日本子巡村的时候,地窖里的日本子大叫救命,还好没人听见,因为他们在巡村的时候会有个乐队造势。小路离马大三家也有些距离。一场虚惊、、、、、、等到三十晚的黑介的时候,那个送人来的“我”却没有来取人。这样一来事情就有些麻烦了。咋办?只好先养着。可,问题又来了。一天,炮楼子里的两个兵来村子里捉鸡吃,正好撞上了马大三家。里面的日本子听见外面的日本子说话,马上喊救命。可,经过了上次的教训,马大三这次叫来了一些小孩来,明着是助兴,暗里却是要借着这嘈杂来掩盖地窖里的喊叫。可巧的是,有只鸡跑到了地窖,日本子给它挂了个“胸章”、、、、、、还好是两个没什么警觉的小兵,给马大三给糊弄过去了,不过,那场面可真是有点险啊!

矛盾体、对立面在影片中无处不在:

片中有句台词“捡要紧的说”。是啊,像我这样啰嗦地讲下去,怕是作几千子也讲不完吧。电影是用来看到,在这种文章里不必讲得太多。

1.摄影师人格的两面性。他既扮作穷人到收容所体验社会底层人的辛酸,给他们拍照,目的只为出一本影集,洗出这些照片后立即让助手把它们烧毁,因为看上去刺目且残忍;而后又回归自己作为社会名流界的摄影师和名模靓女们混迹在一起,并出处表现力他作为在这个领域有权势的人对女郎们感到厌倦。他对女性蛮横无理,体现他的非人性的一面,而在发现凶案时,却为一个somebody的死而担心、苦恼,本性中又含有人性。

    经过两次的险境,乡亲们不干了,要求赶快处理。有人说,不如刨坑埋了。这回马大三答应了。但最后,它还是没有埋了他们,因为毕竟是农民,作为一个善良的中国农民,他下不了手。最后,日本子好像是被感动了。他说,他在家乡也是农民,是养蚕的。还算富足。可在中国这么穷的农民竟然养了他大半年。那个大嫂(马大三的未过门的妻子)还为他疗伤。他决定跟村里人签个协议。说只要他们放了他们。就送两车粮食作报答。村里的老者想,就这么养着也不是个事儿。不如就此了结。故事到此,你大概猜出了结局。因为和一个侵略者谈买卖,结局必定是悲惨的。这里正用得上一句老话“老虎嘴里拔牙,不被吃才怪。”被抓的日本子虽然经过了半年的中国农民的感化,似乎是被感动了。但,你看吧,当需要配合长官屠杀手无寸铁的中国农民时脸上的表情变化得是如此之快,由一张和善的脸一下子变成杀人者凶残的脸所需要的时间不过几秒。日本的长官在和中国的老百姓一起联欢?多么祥和的一幕啊。善良无知的中国农民竟然陶醉了,仿佛中日亲善,东亚共荣的宏伟目标终于实现了。老汉们纷纷放下老脸唱起了小曲儿。为这联欢助兴。到了那个忘恩负义的日本子的屠刀砍倒第一个村民的时候,场面徒然一转。联欢场变成了屠宰场,任人宰割的农民啊、、、、、、旁边依然奏着庆祝的乐曲。是啊!屠杀,在我们看来是悲剧!但在他们却是值得庆祝的战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