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电影空白了一段时间,突然周围的人都在谈论《北京遇上西雅图》,这样的对接正符合我的文字审美,应该是一部好电影。而且最
近也在看《赵氏孤儿案》,对吴秀波从角色过渡到了现实的欣赏,毫不犹豫的去看了。

看的过程中频频想起《请回答1988》里的情节,真是用一部电影再次印证了这部韩剧有多经典😂

   今天看過《復仇者聯盟》之後,到有一點欣慰昨晚不小心把第1000部獻給《暮光之城》了。《復仇者》固然好看,卻沒有想像中的那般精彩。我有點在乎這一千部,這就像是一個儀式。仿佛我必須要用一部很棒的電影來祭奠它那樣。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导演梦,我想其实就是讲故事的能力获得展现。先前看《泰囧》的时候,就冥冥中发现,这类交叉异国文化冲突的
片子肯定能火一段,从过去国内现实题材的《蜗居》《北爱》都说明了关于北京的故事已经被编剧绞脸巾般绞干了,在能拍的就只能是北京的悬疑剧了。

“或许,家人最不懂,但是,懂不懂又有那么重要吗?最终消除隔阂的不是无所不知的脑袋,而是手拉手坚决不放开的那颗心。”

   但實際上儀式真的未必那麼重要。就像《賽德克巴萊》中的兩個部族,完成自己的祭奠,一個用殺死日本人的方式,一個用殺死同胞的方式。你很難說他誰對誰錯。因為完成那樣的儀式之後,這些人自己也迷茫了。

还好身边或多或少发生这样的事情,算是有预防针和背景酝酿。现在人都喜欢谈论美国移民,因为去国外的时间多了,其实像三十多的人要跑到国外去再来是挺难的,要生活,要怀念在祖国的美好,要接受一切外国人垒起的落差,多难。

两部片子都在强调家人的重要性,我也知道这是对的,可是性格里的执拗还是没办法承认这一点。

   晚上去看《賽德克巴萊》,和預料中的一樣,影院中的人屈指可數,議論紛紛的觀影環境。坐在前面的是一對小情侶。他們之間保持著小心翼翼的距離,一些生硬的動作對於情侶關係而言未免顯得過於陌生。女孩子翹著完全袒露的大腿,玩了整整一個小時微信,除了中途看了一眼莫納父親靈魂出現的場景,駡了一句“多比”。距離結束還有半個小時的時候,焦躁不安的小情侶起身離開,女孩子似是惱怒浪費了那麼多時間般的憤恨的把高跟鞋踩得很響。

北京是怎么遇上西雅图的呢?我觉得导演的生活功力确实是很强的,就像迟子建的小说一样,实实在在的跟你述说这些生活的问题,
让你禁不住的把框在眼里的清澈水滴打转,最后热热的涌在脸颊上。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相遇,《失恋33天》也
好,《非诚勿扰》也好,女人和男人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横冲直撞。

想到宝拉因为参加学生运动被警察带走的那个雨夜,看到妈妈那么拼尽全力地想保护自己,却只觉得妈妈好丢脸,要到很久以后才会知道当时抛弃了自尊心去保护自己孩子的妈妈,其实比谁都要勇敢。

   有時候很難做到不去懷疑自己是不是和時代脫節了。我無法想像特呂佛如何在與我一般的年紀獨自坐在資料館里看了3000部電影。在這個時代,人人都標榜自己熱愛電影,但是和朋友、戀人並排坐在影廳里卻開始旁若無人的吃著零食,調侃片中那些不斷出現的拿著武器一臉憤懣的勇士。人人出入電影院,卻從來都不是一個人,仿佛一個人走進那間不大不小的影廳,就在臉上貼上“我是寂寞B”的標籤。影片結束,我們看到那些賴在座位上等字幕出完的騷年只會生煩惱心,燈亮時鼓掌?你見過嗎?那只是一種傳說罷了。

顺便再点评一下吴秀波,这样的男人其实在中国还是多数的,他们隐忍的内心其实是最强大的吸引力,牺牲自我成全他人幸福;或者是男人可以比女人更爱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子女……

可能也要到很久以后的未来才能心甘情愿地承认家人的重要性吧。

   我也是凡人,儘管我不愛說話不愛吃東西,但我確實也覺得賴在場內等出字幕或者是鼓掌真的挺蠢的。因為這是一個屈辱的時代,一個容忍的時代。我真挺同意《復仇者聯盟》里冰魔小王子說的那句話的:“你們都是人類,因而你們的血液中都流淌著奴性,你們追逐權勢,但當你們跪下,卻仍顯得無比高興。”我是時代之子,自然並非神,跳不出這個可悲的圈子。但我很慶倖的是起碼還有電影這個東西。魏德勝肯定不會比我笨,所以他用無比縱容的配樂和冗長鋪張的戰爭場面把《賽的克巴萊》骨子里的反抗魂魄襯托的偉大恢弘。至少的至少,我們可以在銀幕上看見一部很出色的電影,我們可以透過影像,哪怕是虛構的影像,感受到那麼一點點的抗爭精神。因為我們的祖先確實是這麼做的,他們寧願自盡也不願自取其辱,在很久以前的某些時代,我們還不知道什麽是跪下,什麽是屈服,在那些貌似遙遠的古人心中,生存就是氣節,而非跪在征服者腳下討一碗酒喝。

我想这部电影应该搬上爱情婚姻课堂,当所有人都在港式婆媳行业宫心计里打转厌烦,甄嬛传这些无厘头的空穴激斗乏味时,人类真正的普世价值关于人性在这个春季开始回归了。你活着就要承认这个世界的多样化,女人可以做小三,只要她愿意,男同女同只要他们开心不打扰他人,那么相爱又何妨?

“错觉是短暂的,但误会是长久的。所以错觉是个人自由,但误会是不可有的。”

   把4個多小時的電影剪成2個半小時很可以理解,這是爲了照顧觀眾,這事情雷德利斯科特以及賽爾喬萊昂內都做過。但是對於一個沒有觀眾的國度你能說什麽呢?如果這樣理解倒很容易解釋:難道那些居於廟堂之上的人們看到這種電影不會感到害怕嗎?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就是爲了讓人民忘記什麽叫做抗爭和氣節嗎?對於稍微清醒點的人而言,或許他們感歎一聲,走出電影院也就忘到九霄雲外,繼續朝九晚五。而對於更多的肯願意看這部電影的觀眾,得了吧,他們就圖個消磨時間。您沒見這吃完晚飯到開房的點兒之間還隔著那麼3個小時的時光嗎。

爱情就是两情相悦,婚姻也是如此。

其实看到最后我觉得这个走向制鞋事业的家庭完全就是由误会造成的😂

   以前玩魔獸,總用亡靈。我們有句話叫:如果是糖,就甜到哀傷,如果是戰,就戰至消亡。咱先別看前一句話,太矯情。就後一句,現在還有誰能做到呢。在這個時代我真不信有誰願意耗盡自己的生命去爲了一種信仰。茍利國家生死以?這NM不是扯淡嗎?是,這種大無畏的蠢想法現在看來確實夠扯淡,但是更扯淡的是你連個夢都沒做過就這麼耗過了一生。你相信那個十二年前花了自己所有家財拍了一部5分鐘的樣本的傻導演現在真的拍出了一部《賽德克巴萊》嗎?雖然他還是窮到欠周傑倫4000萬台幣的債。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個臺灣人更像是一個賽德克巴萊。

曾曾祖父没想抛弃自己的家庭,却因为被谋杀而回不了家,妻子在愤怒中不再唱歌也不许家人接触音乐。

   生活一直在叫著咱們去適應,所以很多人乾脆直接繳械了求個不死,并喝著口水做成的酒笑那些還在堅持的人蠢蛋。但我更寧願相信上天給了每個人一次命中註定的機會,或許沒必要戰至消亡,但是不戰而退,真的太可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