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使用模糊集概率论

对于这种问题,不再是0和1,其实和另外一种问题很像,例如到底多少岁是老人,假如是60岁,那么59岁就不是么?

因此需要用到模糊集,概率论。例如59岁可以判断为90%的老人……

应该就每一个发生的事情和疑点进行概率统计,最后进行加权,并利用概率进行最后的判断,
最后可以设置一个阈值,例如必须大于75%(这个基本不会发生为接近75%)。
这样从0和1,变成了100分,并且综合考虑了所有的因素。

其实从所有的事情看,小孩无罪是非常小的概率。观众也只能获取说过的话,不能得到我们自己想得到的东西。

其实只要把疑惑的点再问一下证人就可以得出结论,何必这样直接无罪?大家可以去看看
《守法公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杨柳拍岸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过很感动,最后也哭惨了T^T

无罪存疑

  1. 楼下老人,证据听见声音,看见小孩下楼。

a,听见声音不出奇,毕竟是天花板,楼的材质也是问题,可能是不厚的透音的材质,不被外面列车声音影响正常,这样的声音他也许听了一辈子,能够过滤无关的列车声音。只有一层的相隔,不难。

b,看见小孩下楼,不论时间是多少,也许时间超过15秒(基本没有人能够准确确定15秒是多久),无论时间,但看见小孩下楼,这样近距离看见,基本不会出错,说明小孩有在场证明,再次强调,不论时间多少,小孩是看见了这就足够了,并且他离开的时间是符合的。

  1. 对面的妇女,证据是看见小孩杀父亲,列车经过时

a,睡觉时,看见对面有人杀人。无罪的人说,是黑的无法戴眼镜,这是有问题的。第一,戴眼镜是不需要灯光的,一般是随手放在经常放的地方(这个假设可以成立,我以前也是近视眼),第二,那时列车经过是有一定灯光的。

b,谁知道她近视多少度,也许根本不需要眼睛,只是少许近视,这种人也很多,100-200度近视不成问题。

  1. 刀以及伤口是向下

a,伤口向下很容易,只要他父亲是坐着的就可以(条件不够)。这个可以和妇女结合,如果杀人者不是个孩子,而是更为高大的人,基本是不会判断为小孩,这很明显。

b,刀的同样概率是比较低的,明显那个无罪的男人是自己过去找的,去看的。基本可以相信店家,而不是特意去找的男人。

好喜欢这种天马行空的想象~超喜欢这种大团圆的结局~
扣一星是因为剧情俗套,我看见那个真曾曾爷爷弹吉他给即将终极死亡的朋友时,就猜到他才是真曾曾爷爷了……
总感觉这个套路特别普遍,一开始主角为了一个信仰不停地找,最后发现身边人就是自己要找的。
记得攻壳机动队也是,女主角一直想找出那个坏人,最后发现自己找的坏人是好人,而实际上坏人就是自己身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