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看的《蝴蝶效应》这部电影,觉得挺可怕的,倒不是因为有太多暴力或血腥的镜头,而是该片对于扭曲、晦暗而幽微的人性的那种抽丝剥茧式另类展现。男主人公时不时地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迷狂状态,并始终伴随着痛苦的记忆和残酷的现实,被乱麻般纠缠不清的思绪的网笼罩,上演着一幕幕宿命的悲剧,在自己设下的局里不断地重蹈覆辙,一次又一次地走向精神崩溃的边缘。
    蝴蝶效应原本是一个气象学概念,是由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罗伦兹提出的,对于这个效应最常见的阐述是:“一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此效应说明,事物发展的结果,对初始条件具有极为敏感的依赖性,初始条件的极小偏差,将会引起结果的极大差异。而本片显然借用它的比喻义,男主角埃文由于遗传和环境等原因从小就存在一些精神异常的问题,有类似间歇性失忆的症状,于是他就想通过阅读自己的日记找回属于自己的过去。每当他翻开自己的日记,打开通向往昔的大门,他儿时的记忆都会浮现于脑海并且被某种程度上进行了修改,而他的人生轨迹也随之改变,他最后会回到另一个被修改了的现实世界。这就类似蝴蝶效应,过去的一点点改变,都会引起现实的巨大不同,埃文仿佛有假设人生、重新来过的特异功能,人生仿佛变成了通关游戏,玩输了可以换个玩法重新来玩,但结局却总是出乎意料,一次不如一次。
    在虚拟与现实的时空转换中,观众与男主角一起不断地陷入一种痛苦的境地,真实的仿佛发生在我们自己的身上,每当埃文读他自己的日记,那本子上的字就会开始不安地跳动,周围的一切开始变得模糊,随着一阵令人眩晕的漩涡回到他那痛苦而扭曲的童年记忆:在幼儿园图画课上画了一个手持匕首的人杀死了另外两个人,匕首上滴着鲜血;和好朋友凯勒一起,被变态的父亲叫到地下室里拍摄裸照;他的小狗被一个玩伴装进袋子里被烧死,他和凯勒还遭到了毒打;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在一个邮筒里安装炸药搞恶作剧……总之,几乎每个记忆里都有流血和死亡。不论是哪种假设的开始,都导致现实中的埃文面临无尽的痛苦,有时是深爱的凯勒死去或沦为妓女,有时是他杀了人被关进了监狱,有时是他失去了双臂成了废人……备受精神折磨的他总是鼻血喷流、抽搐不止,却又总是固执地翻阅自己的日记想要找回丢掉的一切,但命运却一次次地开他的玩笑,让他不断陷入绝望的怪圈,更加痛苦。
    不敢说真正看懂了这部电影,真正的好片都有很大的解读空间,给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感受,就像我觉得这片挺恐怖,而室友却不这样认为。本片主人公绝对值得弗洛伊德来好好研究一下,其人格充满斗争与矛盾,碎片式的记忆拼凑成了他那伤痕累累的人生,所经历的一切那么荒诞而又那么真切,也许人生就是这样。这种蝴蝶效应,有点像中国古代所说的“庄生晓梦迷蝴蝶”,那只纷飞于记忆中、梦幻中的蝴蝶也许某种程度上就是现实世界最真实的烛照。

       里面两大主角正反两派的演技都很到位,两位主角饰演的坎斯特的时候,眼神、动作十分相像,将这个反派角色发挥到了极致,西恩的饰演又都表现出那种对家人的温暖和爱,还有对反派的那种恨意。
       这部片子看的时候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看到坎斯特那股坏劲儿跟动作,还有教堂、白鸽+枪战的时候,我的天,港片的味道就出来了,吴宇森的片子拍的漂亮。枪战时的音乐,跟现场时的气氛相辅相成,美化了暴力,不会让其感觉枯燥。结尾我总感觉会是像以前看的港片那样,但是我想多了,最后有点微感动。
       总的来说,电影很棒,很有味道,值得一看。

写于2005年12月7日22:43
刚看完了触不到的恋人,总是喜欢这样的电影,静静的,淡淡的,却蕴含着极浓烈的感情。现在心里有种悲凉的情绪,不能平静。有时候不希望自己的情绪被某些东西牵引,却总是不能如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