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救援》非常硬核,因为里面的技术细节被挖掘的很深。之前看过作者的一个讲座,他本身就是一个nerdy的Android程序员,为了计算Hermes轨迹甚至还写过代码跑仿真。所以这部电影在情感上非常收敛,基本没有煽情的元素,有的是一个意志超强的宇航员(Mark
Watney)和自然的终极博弈。

变脸》是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昨天又是重温了一遍,每次看完格些天总是想再重新欣赏一遍,它总是那么吸引我。
    德国哲学家尼采曾经说过:“我没用肉体,我只有灵魂。”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或多或少是一种偏执,但是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讲那可能是一种信仰。当然这一部分人中不乏英明神武的成大事者,也少不了罪恶满贯的盗世之徒。他们的追求不仅仅囿于那肉体的快乐和感官的刺激,他们对于人类生命稍纵即逝的局限性,已经有了客观清醒的认识,所以怎样在有限的人生历程中升华自己的生命,成为其当务之急之事。这时使命贡献出了灵魂,灵魂抛弃了肉体。
    从小里说,一个人的骨气,志气胜过其所拥有的一切经济,物质条件。从大里说,世界历史长河中无数风流人物或其丰功伟绩不过也终成灰烬,然而有一部分人留下的著作,信念,原则,理想却穿越了时空,成为了亘古不变的精神。
    电影《变脸》所要阐述的不仅仅是那么一个简简单单的警匪故事,而更多的表达了一种意识——一时的善恶,时时的肉体,永远的灵魂。
由于卡斯特.特罗伊误杀了肖恩.阿奇尔的儿子,这个既为公又为私的大牌警探就开始了与其不共戴天仇人的斗争。客观的看肖恩.阿奇尔并非没有一点徇私报仇之情,但是同样是出于警探应有的正义感的所作所为不仅没有使他成为一个好父亲,一个好丈夫,就连周围的同志也认为他是死板的,无趣的。但是从大的原则上来说他是正确的。

前几天和一堆朋友在家里看了美国版的《触不到的恋人》(又译《湖边小屋》)。很喜欢这个片子,剧情故事都很好,很奇幻和浪漫。一只邮筒,就会连接处于不同时空两个人的心。看到结局,都在感叹美国的片子怎么会这么圆满,非要通过时空的跨越来改变历史,让男主角没有死掉。虽然圆满,但使得结局很生硬,很多细节就无从解释。当知道还有一部韩国版的《触》后,就猜想,肯定是个很悲的结局,因为很多韩国的片子都很悲,悲得很成功,很好看。大学学美学的时候,就学到了悲剧就是把美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悲剧。
于是,把韩国版的《触》下了下来。全智贤演的,比美国版的要早些。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把相同剧情的片子拍得更有特色,剧情虽然可以说是几乎一样,但看起来还是让你很有趣味,很想猜测下一步会是什么样子。清丽明朗的色调,帅气靓丽的男女主角,清幽和带着淡淡忧伤的主旋律,使得韩国版的《触》更能打动我的视觉、听觉和感觉。拍摄技术处理上,韩国版的明显要显得嫩了点,但从欣赏方向上,东方的普遍审美趋向更适合我,总是不能切身体会到西方社会的文化,所以,更喜欢韩版的《触》。看样子,对欧美西方的文化还需要进一步地了解和学习,才能更好地感受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