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喜欢刘烨,但唯独这部戏,不是奔他而来,是奔陆川而来的–目前国内最有才华的新锐导演。“把日本人拍成人才能与世界交流”让我有了看这部戏的冲动。事实证明,他没让我失望。我看到了很多与众不同的情节与镜头,让我真正相信,它可以走向世界,而不是像过往所有的抗战电影一样,过分展现抗争,以至最后只能在国内播放,却无法在国际上公映。刘烨依旧出彩,可惜角色死的太早;范伟也拿捏的很好;唯独高圆圆,演技还是毫无长进,仍然是花瓶…最后的结局有点出人意料,又耐人寻味,却恰到好处。在抗战过去的七十年后,重温这段心疼的历史,再次感慨和平得来不易。

电影<暴疯语>,昨晚看的,觉得还不赖。豆瓣评分5.9,分值这么低跟观众智商太高有关。

       前两天看了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我不明白制片方为什么要起这个名字,难道是这样两个大都市的名字相碰会有好故事发生?难道是让我们浮想《西雅图未眠夜》的场景?它的英语名字片方翻译为Finding
Mr.Right,寻找对的人,寻找合适的人,寻找真命天子,看完整部电影后我更反感这个英文名字,因为我不喜欢这样的结局。
影片一开始就用流形欢快的音乐,将我们带入这座老牌的大都市,西雅图的夜晚就是很美。由汤唯饰演的文佳佳飞往西雅图待产,由吴秀波饰演的弗兰克负责接机和护工,当弗兰克接机迟到而招致文佳佳满口抱怨的时候,我们清楚的知道了这是一位缺少教养的典型公主病患者。
       因为事先安排好的月子中心出事故,而导致不得不住另外一家,然后就和同样来这里待产的周逸(海清
饰)和陈悦(买红妹 饰),以及照顾她们的黄太(金燕玲
饰)住在了一起,然后这部戏才慢慢开始,在这里不再叙述影片的内容,也不再讨论是否为小三正名和DB男的问题,在这里只是和大家探讨一下几个人物的设定和几场戏的演绎。
       首先男主角弗兰克,就像他自己说的,他是个很闷、不会浪漫的人,他是一个很好的人,但这样的好人满足不了他妻子的要求,然后就离婚了,整部影片中弗兰克一直说着没有语气的台词,这让人感觉这还像一个男人吗?让人受不了的一场戏就是他去取前妻要结婚的婚纱,难道要结婚的那男的不会取婚纱?你再大的宽容心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
       其次是月子中心的几个人物,周逸,刚开始以为她是某家的阔太,来这里是为了生孩子拿张美国的绿卡,接下来我错了,原来她是想做一位单身的妈妈,但是接下来我又错了,原来她是位同性恋,从她生小孩时的旁白和最后的字幕都可以确认这一点,她有素养,有自己的事业,这样的同性恋者值得我们尊重。陈悦,是一位典型的中国式的家庭主妇,买打折东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正是区别于文佳佳和周逸的传统女人,她会精打细算,她会教育好比她年龄小的人。黄太,她只是充当了几个人物的串联者。
       接下来谈论一下几场印象深刻的戏:
       “有时候钱真他妈不是好东西”“钱就是个屁”这两句话分别由文佳佳和弗兰克说出,文佳佳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是她去弗兰克家过圣诞节问起弗兰克的恋爱经历时说出的,文佳佳能说出这样的话,她的潜台词意思就是,有钱可以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但有钱也可以让一个人不再爱另一个人,这是让人很凄凉的,文佳佳是很爱钱的,她不管男友老钟是怎样的人,当我看到最后字幕表里老钟的声演是刘仪伟时,我能想象老钟是什么形象的,文佳佳说出这样的话也是感叹自己爱钱是没有好结果的。
       弗兰克说出“钱就是个屁”的时候,是他将女儿和文佳佳从警局救出的时候,这时候,弗兰克的内心爆发了,他为女儿牺牲了自己,他也不想活在被人称作DB的环境里,这时候他是无比的痛恨有钱。但话又说回来,钱这个东西,可以买法餐、游艇,又可以买豆浆油条,就看我们每个人怎么看待它、怎么利用它了。
       另外一场戏是,弗兰克前妻办婚礼的那场戏,听着牧师那样深情的询问对方,感觉这样的婚礼太虚假了,人心太虚假了,又是一场虚伪的婚礼,又是一段虚伪的婚姻,真是毫无意义,几年前弗兰克应该有过类似的婚礼,几年前文佳佳的老公老钟也应该有过类似的婚礼,但结果呢?这真是将现实世界讽刺的淋漓尽致。
       影片最后,将文佳佳由拜金缺乏教养转变为知性满足的人母,我知道导演的出发点是好的,都希望我们每个人做个善良有爱的人,但这样的转变只存在于小说中吧,因为当她在二十几岁能说出“你英文说那么好,是不是床上学的”,我知道这时候她的性格品行是不可能再改变了,因为我更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接下来我想再说说黄太的女儿这个人物,她找了个外国黑人做男友,黄太并不反对女儿找外国男友,但我们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个黑人确实是配不上黄太女儿的,但女儿喜欢,黄太又能怎样呢,后来还是结婚了,女儿的做法也更多的映射了国内一部分人的心理想法。
       最后再说说影片的结尾,弗兰克和文佳佳再次相遇,最终牵手走到了一起,影片以美好的结局结束,这是个温馨的结局,但这样的结局我不太喜欢,也许是觉得这样的情节太不符合事实情理了,我更希望影片在弗兰克说出“我们不应该打扰别人的生活”时结束,过往的经历就让它留在回忆里吧,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不应该再打扰别人了。

人生无处不是战场,看电影也一样。我们喜欢把看电影的过程想象成自己和编剧间斗智斗勇的游戏,通过看透那些把戏获得“小样儿,敢跟我斗”的优越感。特别是这种精分题材的电影,在悬疑设定上占尽天时地利,通过在患者的妄想与现实之间颠来倒去营造惊悚悬疑之效,本应是创作者尽情挥洒的主战场。但这部剧的主创偏偏无心恋战,有些人物心里的情节尽管也以现实的方式呈现,但却毫无真实感,一看就是主角心里想的,让我们连大呼上当的机会都没有,怪不得差评一片。

想想也怪不得主创,观众们都是被《美丽心灵》《小岛惊魂》等佳片反复训练过的,各种目光如炬心细如发,哪有那么好骗?!既如此,干脆就不在这上面多花心思,窃以为倒来的洒脱明快格调不俗。

之所以觉得片子不赖主要是基于两点,一是情节设定上虽没啥悬疑但有悬念,会吸引我一直看下去。二是主角发病的细节很值得细究。今天主要谈谈第二点。

记得影片结尾的时候,周医生和阿生对面而坐,阿生很不解的问周:“为啥偶在你心里是这样一个形象?”(这个形象估计指的是“杀人如麻,凶恶张狂”)周答:“可能我和其他人一样,对你充满了歧视。”在影片盖棺定音的位置设置这么个情节可能是为了突出人性的复杂无奈以及关爱精神病患者的博大主题,但在我看来,周的回答却是本片最大的败笔。

我们且来分析,对于阿生的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呢?从周医生发病时的症状来分析,周心里的阿生其实有两个层次。一个是令阿生不解的那个“凶神恶煞杀伐决断”的形象。此外,更重要的是,阿生是周的一部分,是周心里的另一个自己,充满力量的自己。周医生把这样一个阿生内化于己,是一个潜意识的心理动作。这样的动作是其精分症状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