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看“越狱”第一季时的感受吧。
回过头来再看肖申克,那么久以前的作品,依旧是最震撼的。

       刚看完谍中谍四,被里面的大场面,惊险镜头刺激着还未平复,回头看这部口碑很好的电影,因为这是部很经典的电影一直久仰大名,所以我从电影开头一直期望能有什么精彩的镜头出现。
    看到第六年,安迪成功地申请到了图书馆的基金。我想,他怎么还没有越狱。直到第十年。。。第十九年。。。。我想他也是被体制化了吧,每个人都要有一个精神地寄托。他每天打磨着石头是做什么用的?原来都是不重要的。这一部励志剧。告诉大家,信念在放在心里。坚持做一件事。你以为要六百年才能成功的。其实只需要花二十年就能办到。
    有时,我们觉得这件事是不可能办到的。太难了,我无论付出怎么样的努力都是不可能成功的。看这一部片子后,我发现,也许英文或者CPA也不是那么痛苦的事情。只要不放弃,我就能攻克下来!

 “These walls are funny. First you hate them, then you get used to them.
Enough time passes, you get so you depend on them. That’s
“institutionalized.”(监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体制化。)
      我们太容易看到别人的“幸福”了,却又吝啬满怀诚意的赞美他人。我们太容易觉得自己强大而委屈,俯视的看着身边的“小人”。谁在“肖申克”的监狱里,因为还有身体上的自由,我们从未怀疑这种禁锢,它更加的隐蔽……或者,我们都在那座命名为肖申克的禁闭岛。
     人生仅此一次,我们都意愿特立独行,但是我们都又好像“大致相同”。在无声的岁月中流离颠沛,直到皱纹上头夜深人静暗自怀念那些青葱岁月。如果人生是一部电影,最终还有一个结局,那么也就死而无憾了,如果自己是导演,没有人给结局,最终落了个稀里糊涂。自以为是“泰德”,最终才发现本尊是“莱蒂斯”。肖申克的体制化,如同我们生长的环境,我们接受到的教育,我们接受到的文化讯息。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套肖申克的道德体质标准审视着他人和周围,而善良的人会自审。
      人性有缺陷,没有完美无瑕的超人,只有反省自律善良的强者。内心的平和才能释放强大的正面能量。接受自己是“莱蒂斯”,他是真实存在的“罪犯”,然而他心底是善良的,所以才存在着“泰德”。想想自己给自己的承诺兑现么,再原谅别人对你无法实现的承诺?想想自己为这个社会做了贡献没?再原谅这个社会暂时把你遗忘了?想想自己给予对方最大的自由没,再原谅别人让自己觉得不够自由?不单单是简单的换位思考,还有自我建设的肖申克体制是否基于人性符合实情。
      相对于“莱蒂斯”最终选择做一场未知的脑部手术,我们是幸运的,我们可以自我建立完善“肖申克”的制度。我们简单后世界才会清晰明了,最终,我们是andy,一技之长之外,一把石锤在漫长的岁月中打破肖申克的束缚。自由一直在心中,用自由的心态做事,成事!
      Good Luck!每个平凡人都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