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们住在彼此心里,死亡也不能让我们分离。”
第二次看《北京遇上西雅图》还是被里面的温情感动的泪湿眼眶。当性格洒脱的骄傲拜金女遇见温厚木讷的大叔,一段浪漫的情愫在西雅图这个文艺又美丽的城市慢慢发酵了。
被团队包装成“女神”的汤唯这次没走飘在空中的仙女路线,接地气的表演为这部影片加分不少,与吴秀波的搭配更是锦上添花,给人莫名的舒服感。
女主角文佳佳(汤唯饰)是个大大咧咧的北京姑娘,本是美食编辑,因爱上有钱人老钟辞去工作做起了职业小三。对《西雅图未眠夜》中的浪漫憧憬不已,怀孕的文佳佳决定去西雅图生下孩子。就这样,在西雅图,雨夜,认识了月子中心雇的司机——Frank(吴秀波饰)。Frank原是北京阜外医院的著名医生,由于强势妻子的缘故,辞去了工作到西雅图当起家庭主夫。二人的这段故事拉开帷幕。
老钟可以给文佳佳买包买名牌衣服化妆品,却给不了贴心的陪伴,给不了温暖的臂膀。遇到Frank,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隐忍的男人。他可以辱不还口默默忍受周围人的嘲笑;可以嘘寒问暖细心体贴;当前妻的再婚仪式时仍然选择祝福,并将最爱的女儿交给前妻抚养只为有更好的生活条件。
这样的文佳佳遇见这样的Frank,不对的时间,不对的地点,只要遇到了对的人,一切都对了。电影是造梦的机器,即使是梦,也美的如此绚烂,沉醉其中不忍苏醒。
“真正的富有不是银行卡上的数字,而是你脸上幸福的微笑。”
对女人而言,钱不是意志,重点是每一个关键时刻,你都能陪在她身边。只身国外,老钟没有几个电话打给文佳佳,在文佳佳制造绯闻的时候,他立马打过来电话只有质问,这是占有欲,不是爱。他说的圣诞节看你呢,只有包包替他来充数。别傻了姑娘,他的不闻不问,又怎会是爱你情真意切,也许你只是他炫耀身份的象征。电影处处折射着现实,现实中又会有多少年轻貌美的女人踏入鸿沟,只能埋葬期待,再无你侬我侬的爱情幻想。
整部影片的许多细节都向《西雅图未眠夜》致敬。充满了好莱坞大片的风格给中国的观众很强的新鲜感。当Sarah
Mclachlan的经典音乐《Angel》在片中响起时,浪漫的气息铺面而来。运用好莱坞大片的镜头感,将北京的现实与西雅图的美国文化形成对比,自然的滴水不漏,让观众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当文佳佳问及Frank家的面积及价钱后感叹了一句在北京就是二环内的俩厕所,简单的调侃让中国的观众心神领会哄堂大笑。而美国的医生连已经持续十天的妊高症都不当一回事以致病人有生命危险,又未尝不是对美国医生的小讽刺。导演对同性恋的包容,更是冲破世俗的标志。现实与幻梦交织才是电影的真谛,观众在故事中找到了安慰,得到了希望,充满了正能量。
 “他也许不会带我去坐游艇吃法餐,但是他可以每天早晨都为我跑几条街去买我最爱吃的豆浆油条。”
  许多女人都被这句台词戳到泪点。爱情不需要轰轰烈烈,轰轰烈烈的爱情最后只能是同时成灰的结局。陪你看细水长流的人才是你真正需要珍惜的。他可以不是很帅,可以没有家财万贯,但是他有一颗陪你变老的心。在他那里你永远是值得为之疯狂的宝石,坐在云端的甜蜜感只有他能够带给你。在文佳佳无助伤心的时候,是Frank陪在她身边;在文佳佳危在旦夕的时候,是Frank救了她们母子两条命。这样的男人不珍惜,此生何待。
然而,爱情是心灵的慰藉,不是相互依附。互相独立才有坚实的感情。这是电影教会我们的哲理。电影片尾文佳佳的努力生活,努力奋斗,让她蜕变为积极向上的励志女神;Frank考试成功,重新当上了医生,一句“get
back my life”拨动了多少人的心弦。
“唯有你愿意去相信,才能得到你想相信的,对的人终究会遇上。美好的人终究会遇上,只要让自己足够美好。”
我们,一起去帝国大厦吧。

这部电影深刻的揭露了抗日战争中,日本鬼子的罪行。比起那些抗日电影,这部的真实性与学习观赏性逼格就很高了。

死之城,生之城
    2009.04.28
    如鲠在喉的——《南京!南京!》
关于电影的摄制技术,我不懂也不想评论。对于纪实性的影片,大肆讨论其技巧高低是没有意义的。它对于我来说就是散场那无人剧场里五分钟的眼泪的价值。在大亮着灯的只有我和蜻蜓的万柳厅里憋着流眼泪感觉真爽,尤其是流泪动机不明的时候。然后往出走的时候我就在想:这万柳厅的台阶儿可真多,多得都够我再回放一遍了。

这部电影模仿黑泽明的七武士,很多地方有相似之处。但它所表现思想会超越七武士。前期讲述因为两俘虏而产生的种种矛盾,有俘虏与马大三产生的纠葛,还有农民间矛盾。俘虏日本鬼子几次要与外面的日本人接触而被化解。农民间的相互推诿。暴露出农民的狭隘性,自私性,封建迷信,胆小怕事。

——中国万岁。中国不会亡。刘烨那个翘嘴角的,那张皱眉的,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在微微抖动的无声镜头里让人心也跟着颤抖。可能是被他这个长久的表情同化了,之后好久我都是以这个表情面对大幕上那堆移动的肉块儿的,表里一致地麻木。

当俘虏日本鬼子提出用粮换自己命时,马大三想摆脱这两烫手山芋,而且相信日本人会感恩自己,其他几个农民虽然犹豫感到不踏实,但也被马大三的激将与自己私立所为。最终送回俘虏,而在酒宴中,日本人突然翻脸,烧杀全村。马大三因为不在而逃过一劫。但令人悲痛的还在于此时日本已宣布投降。马大三最后去刺杀烧杀村子的日本人,而被国民党官员命日本人杀害。而那句大哥大嫂过年好的句子也是此电影的一个荒谬之处

——拉贝先生,我去。那个一上来挺不招人待见的妓女,结局是让人没想到的……悲壮?这个时候如果讨论“从众心理”就太不应景了,在照得见灰尘在飞的阳光下,一只手,两只手,三只手……无论看几次都依然为之动容,说不清是怎样一种情感,似乎这个场景生来就足以赢得一切尊敬与感动。那之后一只接着一只高举的手,举着的是女人的尊严,中国女人的尊严,抛弃她们所有道德的底线,用来换她们以为能得到的,日本人的怜悯。

纵观整部电影,姜文从很多细节揭露了抗日战争的残酷和悲痛。

——告诉你们,我老婆又怀孕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第一反应是:中国人是杀不完的。没有经历过足以覆灭的打击的民族永远不会知道,它的极限是什么。中国给了所有人一个答案:没有极限。不知道其他民族怎样,至少中国人,是杀不死的。那种人性的韧度大得难以想像,如此脆弱的生命个体居然在合称为“民族”之后瞬间拥有了难以摧毁的韧性,中华民族的五千年不是白存在的!没有任何理由让我们对这个可爱的民族放弃希望,七十年前如此,七十年后亦同。

——“SHOOT
ME!”我知道那个日本兵角川绝对会开枪,只是当时觉得真慢啊。现在回想,慢得恰到好处,角川在镜头外一定很挣扎吧。摇摇晃晃地追上去的镜头,在突然的枪声中颤了一下,有什么东西永远地消失了,空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