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斯尼斯人网址,首尔艺术大学放送演艺学学士

英文名:

国籍:

出生地:

声优、舞台剧演员

生日:

A型

生肖:

星座:

ACROSS ENTERTAINMENT

1958-11-27

姜成妍(英文:Kang Sung
Yeon,1976年7月21日-),韩国女演员。主要作品有:电影《不能就这样死去》电视剧《天涯海角》等。2005年因出演《王的男人》声名鹊起,2011年9月,姜成妍今日通过经纪公司宣布,将于明年1月与同岁的爵士乐钢琴演奏家在首尔大学完婚。

献吻 0

射手座

献花 0

职 业:

小室哲哉

身高:

血型:

Tetsuya Komuro

所属公司:

天秤座

星座:

巨蟹座

神奈川县横滨市

身高:

毕业院校:

代表作品:

性别:

演员

民族:

出生地:

英文名:

所属公司:

星路历程

【第一全盛期】

1986年制作给渡边美里的乐曲“My
Revolution”获得日本唱片大赏作曲奖。之后自己的乐团TM
NETWORK1987年发表了单曲“Get
Wild”,大受欢迎,一跃成为日本乐坛一线人物。1988年第39次NHK红白歌会出场。

与自己乐团活动并行,他也作为作曲家制作许多乐曲给其他歌手,如渡边美里为首,还有冈田有希子,荻野目洋子,福永恵规、堀ちえみ,中山美穗,松田圣子,小泉今日子,宫泽理惠,观月亚里莎,牧濑里穗,中森明菜等等。

【第二全盛期】

1991年,小室与甫成立三年的艾回公司签约,往后数年创造之巨大商业成功成为艾回今日架构的基础。

从1994年TMN活动结束前后开始,他为观月亚里莎,筱原凉子,TRF,hitomi,内田有纪,H
Jungle with
t,dos,globe,华原朋美,安室奈美惠,tohko,铃木亚美众多歌手负责多数的作词,作曲,编曲和音乐演出事宜,从1994年至1999年间诞生了无数百万名曲,引起之社会现象甚至被特称为“小室家族”,“小室音”,“小室系”等专有名词。

1995年开始4年连续得日本唱片大奖。1996年globe专辑“globe”销破413万,创下当时的Oricon史上销售最高专辑记录。为安室奈美惠制作的专辑也销破300万。光是1996年,其制作乐曲销量就突破1500万张。自1996年开始连续2年在高额纳税人顺序居全国4位,1997年的纳税额是11亿7000万日元,推定所得是约23亿日元。1996年也开始海外发展,与媒体大亨鲁珀特·默多克合作出资了100万美元香港设立了合营公司TK
NEWS。

1996年4月15日公布的Oricon单曲周榜前五位,其词曲创作全部为小室一人所独占,是全世界公信榜前所未见的纪录。1995年的日本著作权配额大奖(JASRAC
award)小室独占了前三名,也是该奖开设至今26年的唯一一人。

【2000年以后】

1999年开始其乐曲销售大幅降低。于2001年与吉本兴业签约,但低迷情况仍持续著。2001年与吉田麻美ASAMI结婚但在隔年即离婚,并被迫支付约7亿日圆的赡养费,因无法一次付出而采分期付款。离婚后于2002年11月与长久以来的恋人兼同事KEIKO结婚。2004年在海外投资巨额损失约70亿日圆后撤退。

2008年11月1日,他在NACK
5的广播上对自己十年际遇无奈描述:“98以来这10年曲子好像怎么都写不出来呀……”

【5亿日圆诈欺嫌疑】

2006年8月6日,他以10亿日元代价协议出售自己的806首歌曲版权,并称“著作权扣留在前妻ASAMI手中,须先收取5亿作为解除扣押所用”。但他迟迟未将歌曲版权实际交到买方手中。因其实歌曲版权是在经纪公司艾回手上,小室并没有移转的权利。

于是,买方在2008年2月提出了包括已支付的5亿元加上利息共6亿的求偿。而小室在期限的2008年9月30日仍未能付出6亿元赔偿金。2008年11月4日,检调单位以诈欺嫌疑逮捕了小室及其同事共三人。
另有两家公司拟对小室提告。

11月21日,妻KEIKO与所属公司艾回合资3000万日圆的保释金将其保释。法院初公判为2009年1月21日。第二次公判为3月12日,此时已付清6亿5千万的所有赔偿的事实这次也确认了。[1]第三次公判4月23日,检察官求刑五年,5月11日再度开庭,判决有罪,惩役三年,缓刑五年。

【离婚事件】

小室哲哉在被逮捕之前,就因怕连累KEIKO而主动和她协议离婚,相关人士透露,因为不希望让女方背十几亿日币的欠债,和造成娘家常常接到讨债电话困扰,因此快刀斩乱麻结束六年夫妻生活。KEIKO所属的经纪公司对于这次事件做出回应:“她(KEIKO)因为受到的冲击太大,无法表示任何意见”。但其实2人仍感情要好,因此,KEIKO在家人劝导下,已打消了离婚的念头。

小室被捕当日,KEIKO一直“失踪”,所属公司发言人指她因受到极大打击留在家中休息。直到11月5日晚,KEIKO终于透过所属公司发表声明:“我知道我俩前方的道路将会是多么崎岖难行,但我已经有和他一同走到最后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