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不班门弄斧整很高深的理论性剖析了,仅说一些个人感受。

    片名虽然叫《女人香》,讲述的却是两个男人之间的忘年交。一个善良正直的年轻学生,找了一份兼职是照料一个孤傲暴躁的失明退休中校。这位中校已经决定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于是带着年轻学生开始了最后的疯狂。年轻学生却尽力想要阻止他。

作为处女作,从情节、背景、结局、演员来看,黄导力求《一出好戏》。国产电影结局一般都是充满正能量,所以我们只能期待过程。整个情节紧紧围绕希望、绝望、渴望和欲望………在生死、梦想和爱情之间挣扎,也算得上《一出好戏》。看完电影,我突然想到《上车走吧》里的高明,那是最真实的黄渤,也是我最喜欢的黄渤,心怀梦想、憨厚耿直、渴望爱情,只可惜面对北漂的艰辛和困苦,选择了放弃……马进却企图一夜暴富,经历希望和绝望后,为满足地位和爱情的欲望,扭曲人性…………

怪诞随处可见,不只在剧情发展中。作为一部黑色喜剧,不能让人一味天真傻笑,那种在笑中暗暗觉得不太对劲的感觉是来自于导演布置的很多细节。

    于是他派头十足地走进车行要求试车,气势逼人的中校竟然没有让人发觉他是个盲人,于是他开着法拉利在街头狂飙还镇定自若地打发走了警察。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黑色铅笔孜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比如众人选择领导者,推举具有野外生存经验的导游小王(王宝强饰演),黄渤演的马进觉得不靠谱问:你是耍猴吗?然后小王说:猴两年,狗熊三年。之后王迅那个角色为了说服别人,说:小王好歹管过猴呢。这句话听起来非常有逻辑,但小王在原来的社会里做饲养员,没有人认为这个工作有什么称得上管理的地方,然而到了荒岛上受了风吹雨打了人们就已经将人类的生命和社会关系和其他原始野兽的生命与水关系等同起来,在自我定位上“返祖”。更别说“毕竟”、“好歹”、“也算”这类词是很容易通过退一步来让对方屈从于现有选择的,所以王迅的这句台词在观众代入情境以后听起来没什么,放现实世界里实际上十分滑稽和无厘头。

    于是他在酒吧里跳一场恣意的探戈,仅仅凭着舞伴身上的香水味来判断舞步就可以跳得进退自如,性感十足。
    于是他在学校里对着一群伪善的官员发表了一场义正词严却又是脏话连篇的演讲从而挽救了年轻学生的前途。

不仅是在剧情发展中,在拍摄手法的使用上导演有意在一些片段引起人们的不适。在张总(于和伟)带领人去他发现的游轮上时,导演使用的是游轮摆正了的视角,也就是下面是地板、上面是天花板的视角拍摄一群人走过餐厅参观房间的。这一段时间不短,至少远远长于让观众明了这是个翻过来倒着的游轮所需要的长度。于是电影院的观众就要在知道这个空间是倒过来的情况下,正着看主角们的表情和讲话,实际有一点不适的。那个空间内,凳子在天上,桌子也在天上,门开在天上,整个跟失重了一般,暗示岛上世界的改变和倾覆。不然这艘船正着也对剧情没有影响啊。

    Scent of a Woman其实是Scent of a man。

导演真的很用心,做着一些单纯为了剧情和笑点观看的观众难以发觉的细节设计,是让人觉得非常有诚意的。

    让我们先来听一下这首经典的阿根廷式探戈舞曲——Por Una
Cabeza(中文译名:只差一步),随着音乐,将我们慢慢带入这充满激奋而又忧郁感伤的旋律中,乐声演奏仿佛雍容华贵,引人无限遐思。

除此外,太感叹现实中黄渤的个人魅力和人际关系,他说自己的处女作请到了很多好朋友一起帮忙,我看完以后觉得这些朋友可真是够意思了。

    由Alfredo Le Pera 作词,Carlos Gardel
作曲,在1935年发表。《女人香》,《真实的谎言》,《辛德勒的名单》这几部电影中精采而隽永的舞蹈画面,都不约而同地引用了这一段华丽而动人的探戈旋律作为音乐背景,使之成为影片中绚丽的亮点。

单说几个主角。舒淇虽然是女主角,但这部戏其实根本不突出她。姗姗是一个完美的角色,这样的角色是主角的一个包袱,也就是马进在“要不要说出真话”的抉择时的一个考虑因素,但她不是剧情的关键人物,也就意味着电影不会在塑造这个角色、挖掘角色心理和背后故事上注入太多笔墨,呈现出来就是姗姗这个角色不够吸引人,本身演技也不会有太大发挥空间,舒淇是纯来帮忙的。

    此外,那些移民使用来自德国的乐器Bandoneon(类似手风琴)演奏创作配合舞蹈的旋律,带有浓浓忧郁又感伤的曲风是当时他们的心情写照,命运与未来的伤感吞噬了他们灵魂,于是乎忘情于探戈肢体交错的步伐,所以,探戈正是忧伤之舞的表现,成为了阿根廷全国人民的音乐舞蹈。也因此,有着相当的独特性和兼容性的探戈可以说是最典型的拉丁美洲的艺术表现形式,是最具有艺术生命力和神秘拉丁色彩的艺术。后来经过欧洲的剧场及室内乐的洗礼,探戈音乐更趋向于成熟而以乐章编制,一跃成为上流社会所热爱的社交舞蹈。

同理也可以适用于王宝强,但小王这个角色稍好于姗姗,因为小王这个角色如别的答案所说,是一种原始社会下的管理者,是较为关键的。但除开“导游变大王”这个最初的冲突,后期的小王所担负的功能可以由任何一个人代替,比如马进和小王联合起来,要背着小兴点火烧掉他们居住的游轮,如果一起发现大船的是张总,是迅哥儿,也可以搞这么一个合作。

    探戈经典音乐《Por Una
Cabeza》充满浓浓华丽的复古风格,淡淡感伤却又带有些陌生挑逗,自诞生以来,成为电影中探戈的首选舞曲,刚柔并济的旋律似乎适合每一个角色的心理和任何一个场景的铺垫。舞曲首段以慵懒幽默的旋律呈现,小提琴尖锐却不刺耳,抑扬顿挫却内敛干练,高调地引领着旋律,犹如踩着探戈舞步的女人,有着高贵的步伐及傲视一切的态度,对舞伴欲迎还拒,纠缠其中;而风琴略带舒缓的伴奏,就是那脉脉舒坦的风情。进入到B调转小调后,转而呈现激昂的感觉,钢琴鲜快明亮的节奏,把情节步步引入高潮,在音乐高潮到来前有力的击键,仿佛是在下一个旋转前深吸一口气,然后就出发,去征服这个舞池。接着又转回大调。小提琴和口琴的对位和声,充分展现了两个部分前后矛盾而又错落有致的风格,如同探戈舞中两人配合的默契。进入B调后,舞者与观众的情绪被推到最高点,然后突然做减慢,回到首调收尾。

宝强和舒淇这两位演员对于他们的角色来说是合适的,但是参演这部电影对于成就一个角色或者说成就背后的演员来说,是不够的、做不到的。他们的演出效果是成就了这个故事。

    高贵优雅而又诱惑感伤的复杂曲风,正如同的探戈的舞步一般交织旋转、亲密接触却又若即若离,尽显了探戈舞曲的精致。一首曲尽,而脑中的旋律挥之不去,犹如一场没有尽兴的舞蹈,永远只差最后一步。

迅哥就不说了,那个角色非常喜感,让我想起港囧里他演的那个角色说“我摸的胸一直是硅胶”(…)让人印象深刻到如今,每次都是把一个笔墨不重的角色演得让人觉得很惊喜,这样的演员素质是王迅的稳定发挥。

    当帕西诺用其特有的方式慷慨陈辞,捍卫了另一个男人的尊严,全场响起掌声的时候,我的泪水悄悄滑落…

看下来我觉得剧情里最成就的人是小兴和张总。后者创建了岛上的货币体系,无论是钱币流通到通货膨胀……他深谙经济学原理,本身身家和头脑也让他的思维符合传统意义上的“资本家”,所以他成为了心理展现最多的最可供剖析的一个角色。

    其实,我很少因为爱情故事而落泪,却常常被这样的音乐感动的心酸;还记得头一次听《当年情》和《rain
and
tears》的时候,我也是如此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抑郁和惆怅,没有放声痛哭,却难以掩饰眼眶里闪动的泪光。

小兴则是毫无疑问的,担负起影片后半段的戏剧冲突,荒岛求生的每一段剧情都对他有所交代,都包括最后结局也要讲到他失忆,都是因为他在荒岛上的遭遇和行为转变是这个影片的一条除开马进之外的人物主线,甚至马进的举措和选择都是因为他延伸出来的。最后他还作为向主角和观众施压的存在,那几个模糊在远处的镜头真的有那么一点恐怖,也是因为他原本的形象无辜又傻逼大家已经对此深信不疑……但剧情没有太让他过分偏执和残忍,没有穷凶极恶,这在剧情上我觉得也是导演对现实一种温柔的关怀的寄托吧(跑题了

      今天在办公室里,同事讨论起香水,讨论曾经擦身而过的女人留下的香味;让我不禁想起这部电影的名字来。女人永远希望自己很诱人性感,美丽如一朵娇艳盛开的花朵,那么,柔柔的粉红花香,就是香水界的最佳女主角。

张艺兴确实是这个片子里最突出的男配角,不仅因为他作为新人演员,在大荧幕上的表现让人惊喜,而是这个角色确实突出。当然张艺兴的演技也是可以吹了,毕竟当时他加入这个班底,大家都觉得要么是黄渤给了一个他露脸和认识大咖的机会,要么是他本身就担负着流量的责任,结果没想到这个效果是出乎意料的好。某个答案说的“和小蔡之间差一百个二月红”也是很会夸了。

    Rykiel
Woman淡香水,是甜心美人的好选择,从瓶身到香气的设计都朝向纯真感性的女性轮廓发展,香水瓶子里装盛着女孩们难以抗拒的淡粉红色蜜汁,而银色瓶盖却有着个性的卯钉装饰,展现都会女子的俐落丰采。凉凉的果香闻起来很舒服,日本柠檬和香槟泡泡引领出无限热情;中味融合了保加利亚玫瑰和丁香花等极具感官挑逗的气味,最后再带出温煦的木质后味,由撷草花、安息花、和麝香领衔主演,渐层而来的浓郁花香喷鼻而来,就像极品女人一般令世间男子无法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