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y Dufresne,一个永垂电影史册的名字。

在伦敦的Westfield看的夜场,和之前的three
idiots操爆教育制度和pk靠幺宗教作为权力机制一样,这就是要婊父权社会和性别不平等,以最大的诚意和最深思熟虑的铺排。

有剧透

1

看见有人说这是父权体制下的女权电影,觉得这部电影不够女权的人眼光和觉得有航母=电影就很牛b的人一样独树一帜(不可理喻),性别平等和女权运动不是在为没有jj的人争取一根,而是要去反思父权作为一个体制(不是一个器官,所以指责父权不是指责男人,支持女权不等于女人要杀光男人,或者女人跟男人一样),如何让个体跳出性别/性取向这样的社会建构,以及当中的标签和框架,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说在前面,以下为本人作为电影门外汉的个人感觉,如果有哪位大佬看到后不同意我的看法……

关于《The Shawshank
Redemption》的评论,太多,该说的差不多都已说了千万遍。对于这样一个热门的话题,再想要抒发一些个人的喜爱之情,不免有拾人牙慧之嫌。为了避免这样没新意的事情发生,许多单词我就不再提了,譬如“希望”,譬如“自由”。当然,这些都是很好很好的,也是可以第一时间从电影里感受到的。

几个不落俗套的细节,决定了电影是有赋予女性主体性的电影。
1.
女儿最后决定要认真摔跤,并不是爸爸的意愿,而是看到同龄同村的朋友出嫁,感慨一个农村的女孩子,14岁就要嫁人,从娘家到夫家作为最廉价劳动力吃得最差做得最多和奴婢的命途,貌似作为摔角手,是唯一有可能打破这个底层女性魔咒的选项,继而自我觉醒的
2.
最后一场关键赛事,如果是女儿在父亲的指导下赢了,那赢得还是父亲的意志,但是剧情安排了父亲被教练锁在了杂物房,女儿惶恐后凭自己力量赢了比赛,并且想起父亲第一次把自己抛下河,说的话:I
cannot save you, I can only teach you how to save yourself. You are the
only savior in your life (大意)。

我也不接受反驳

那么,我先说说我曾经感受到过的另一个单词,“理性”。安迪的胜利是理性的胜利,安迪的成功是理性的成功。无论面临怎样的局面,顺境也好,逆境也罢,他都不动声色,默默地审时度势,做他能做的努力,以达成自己的目标。

电影三个小时,前半场讲父亲如何将女儿训练成国家运动员,最大的冲突在于农村的性别歧视和父亲/女儿的努力挣扎;后半段讲女儿讲institutionalized的国家队训练对抗父亲的土方法和训练哲学。
故事煽情的地方完全不刻意,但细微入肉,没有多余的爱情/纠缠/狗血。

看《一出好戏》给我的感受就是,不算惊艳,但值得一看,是一部有深度的电影。

这是一种伟大的才华!

影片一开始,镜头都是印度男性的摔角手,以及父亲作为运动员,但因为举国体制对身体的摧残以及福利家庭的不重视,导致出身贫穷的他只能放弃金牌梦想回到家乡当一个文职,但是依旧希望为印度拿一枚金牌,所以业余帮助当地对男摔角手训练,也一直希望有一个儿子被他训练,完成他的梦想。奈何一连四个都是女儿,他几乎要放弃的的时候,发现两个女儿暴打了两个男同学,才发现,摔跤,女的也有天分啊。然后带她们训练,这个过程很好展示了性别从出生开始作为一个社会建构如影随形,你的衣着(爸爸责骂女儿为啥跑不快,女儿说这样的衣服-纱丽,咋跑啊?),发型(社会期许的长发剥夺了多少她们的时间和精力打理,以及开始不能接触本来也擅长的运动),生活节奏(开始训练的第一件事,就是不用做任何的家务,在印度的大多数普通家庭,女人必须一辈子包揽家里最沉重的家务),饮食(女儿训练了一段还是打不过男孩子,后来才发现她们吃得差,完全没有足够的蛋白质摄入),最最可怕的,是社会的规训暴力(男孩子嘲笑她们,当她们是会摔角的性器官消费,女孩子们蔑视她们,觉得她们竟然敢不一样,村里的所有人都说以前没有女人可以摔角的)。这让我想起自己一路以来,经常在旁边神神叨叨的“女孩子应该温柔,应该服软,应该顺着男人;不应该据理力争,不应该有任何竞争心,甚至是,不可以学好物理数学化学,不可以不结婚不生孩子,不可以有那么多自己的主见,不可以玩好体育)。这些包装着关心/关怀的诅咒,把一个个人,挤压到了社会的性别框框里。

在这部电影中,没有完全的恶人,也没有完全的好人,所有人都有自己的小私心。这也说明了人都是贪得无厌,不会满足的。从最开始大家为了生存,依赖小王这个退伍军人,到后来小王开始随意使用自己的权利,把自己看成了“王”,这不正好暴露了人们对权利的向往吗?当然,这中间少不了那些溜须拍马的人对这件事的催化。

人类是感性的动物,时常受到情绪的支配,这是人之常情。面对残酷的环境,人本能的反应便是奋力抗争,而当这个环境恶劣到一定的程度时,人的抗争之心就会慢慢被消磨殆尽,成为行尸走肉。这两种情况,都是在许多文学影视作品中可以看到的。

所以当你说女孩子天生不可以如何如何的时候,你有没有想到的,你自己也是人为创造这个诅咒的一员?!

还有张总告诉马进说等待时机就可以回去,用这种欺骗的方式让马进与他合作,包括马进没有告诉小兴自己中了6000万和最后小兴的黑化,这些种种,都直白的展示出了人们对于金钱、权利的欲望。

肖申克的囚犯也大都如此。在入狱之前,他们想必大都是目无法纪为非作歹的凶徒,人性中叛逆抗争的一面应该比常人要猛烈得多。但是长期被囚禁的生活,对权威的恐惧,对未来的绝望,对体制的顺应,使他们逐渐成为了去掉獠牙的狼。但冲动的血性并没有消失,囚犯之间时不时地争斗,“三姐妹”的恃强凌弱,都是证明。但,这一切都臣服于肖申克的石墙之内。就像驯服的狼被一起圈禁在铁栅栏中,也会彼此斗殴撕咬。这是动物的本性,也是人类的本性。

女儿第一次去比赛,被所有人当做笑话,是的,所有女孩子只应该pretty,不应该pretty
serious,pretty focused, pretty smart,pretty
ambitious。而你要去赢一场比赛,你真的要“fight with the whole
world”,直到今天,我还是要去提醒每一个对我说“你这个女博士xxoo”的人,你在迎合社会对于男性垄断知识界的设想预期和不平等。

另外,当6000万的彩票还在兑奖日期内时,马进对外面的世界还有一个盼头,但当90天的日期过去时,他最后的一丝念想也没有了。他和小兴决定一起在这个世界要活的漂亮,才有接下来的事情的发生。

安迪的伟大之处,便在于他超越了这种本性,在它上方数万英里高空的地方,用人类的理性俯视着这一切。典狱长的冷酷,狱警的残暴,“三姐妹”的兽欲,他当然从心底里反抗。他的抗争看起来如此虚弱无力,但却如此又坚定持久。他在用他的智慧和理性反抗这一切。有的时候,他看似已经忍气吞声,但很快我又欣喜地发现,他始终不曾屈服。当“三姐妹”强迫他口交的时候,他一番心平气和的叙述让对方无计可施;同样的,当狱警头子恶狠狠的要将他推下屋顶之时,他仍是面不改色地说出一番话来,立刻说服了对方。面目狰狞穷凶极恶的是他们,但真正咄咄逼人的,却是他。

先不说世界的第一批码农是女性,而且女性之前也被科学证实过最适合coding,但当钱权和父权交织,女性被野蛮地赶回去;最新一期的economist说了哈佛大学第一个天文研究室,女性作为第一批观测点computers作出的贡献以及受到的漠视,这些职业上的形宿和排斥如果你都觉得无关紧要,那就说印度最骇人听闻的强奸案。

荒诞的是,每十二天一次的巨响,原来是邮轮的声音,当马进得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眼神是放空的,原来外面的世界还在啊,为什么我没在兑奖的90天内发现呢?明明有很多次机会,可我就这么错过了,错过了回到那边的世界,更错过了6000万,既然已经错过了,我是选择继续在这里受人敬仰,还是放弃这里的所有回到那边的世界当一个默默无闻的人……这,是我对那个眼神的理解。

老瑞德曾经看错了安迪,以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没有霸气,没有血性,是个软弱的人。没错,安迪没有张扬的锋芒,人性中野蛮与粗暴的一面,在他体内都已凝炼成了理性,从而爆发出更加巨大的能量。

以下来自wiki

不过好在结尾还是我喜欢的大团圆结局,作为黄渤的处女作,我觉得打个高分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在我看来电影的时间有点长,或者说,中途会让我有看不下去的感觉,虽然我也说不出是哪里有些拖沓,但是就是会觉得中间有些无聊,或许是哪里的细节我错过去了吧。今天看到网上说其实黄渤已经删去了很多的内容,这两个多小时的电影应该已经是他割爱后的产物了。

我想,瑞德一定庆幸他输掉了那两包烟。

印度黑公交轮奸案(印地语:2012 दिल्ली सामूहिक बलात्कार
मामला)指的是在2012年12月16日晚上,]印度一名女医学实习生乔蒂·辛格·潘迪(Jyoti
Singh
Pandey)在德里遭到了殴打和轮奸,13天后在新加坡去世。受害者Jyoti和她的男性朋友Awindra
Pandey当天看完电影之后,乘坐新德里的公共汽车,但他们俩在车上受到了五名男乘客的攻击,之后Jyoti被轮奸。Jyoti曾经到Safdarjang医院接受治疗,并接受了五天叶克膜救助。12月26日,Jyoti被印度政府送往新加坡接受进一步治疗,并于12月29日因抢救无效死亡。

总之,这部电影题材新、有深度,是一部值得一看的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