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表面上看,迪斯尼的中国风电影是《花木兰》。不过,如果不考虑外在元素而只看精神内核,《长发公主》显然更好地塑造了一位引起不少国人共鸣的中国式角色。当然,这个角色不是Rapenzul,而是女巫Gothel。证据嘛,看看那些最有用的三星评论就知道了。说公主“自私”、“白眼狼”、”春心萌动“的,还有谈论女巫的奉献、付出和养育之恩的,你们全都是中国式的好妈妈,还是中国式的好孩子!
抛开公主是女巫抢来的不谈,也不考虑有魔法的头发这一点,就算是亲妈,女巫把公主关在高塔里就合适吗?恐怕中国式妈妈的想法是,合适。他们会替女巫说:“你看看,外面那么乱那么多坏人,你在这里有吃有喝有妈照顾,有什么不知足?我们养你这么大付出了这么多,你就怎么能这么绝情说走就走,妈妈白疼你了吗?才出来一天就想跟野男人跑了,他不是好人你知道吗?你要被他骗了怎么办!?”让中国式的妈妈替女巫编台词,可以说一整天不带重样的,因为这都是他们的心声。
在传统的中国家庭关系里,不要说小孩儿,就是成年的儿女也没有独立身份。而这种独立的丧失,千言万语归于一句:父母把你养大了,养育之恩大于天。因为,如果父母没生养你,你根本就不存在。既然你和你的一切存在的前提都是父母养了你,那么无论你拿出自己的一部分还是全部,都不足以抵偿养育之恩。进而言之,父母拥有你的全部。在这种理论中,子女的个性、个人意志和个人努力当然是不予考虑的。如果存在上述东西,也必须以不与父母冲突为前提。同样,父母的动机也是不予考虑的,既然养育行为本身已具有这么崇高的价值,那么多自私的动机都可以忽视或原谅了。
虽然上面的话不是因为电影,而是因为中国式妈妈/子女的评论而发,但我是不打算去说服他们的。不过,我得让我闺女多看几遍片子,直到她记住“Mother
knows
best”的荒谬和女巫的伪善为止。说起来,这正是文艺作品的好处,它不用费劲巴拉地讲道理,却能让观点深入人心,当然,是那些还可以塑造的人心。

还好,《在云端》没有沦为一部浪子回头金不换的俗套正剧。

额,懒到我这种地步的人动手码字,虽然依旧毫无价值,但还是够有诚意,而且更重要的是在于写一些稍有长度的中文占80%的作文式的东西应该是一件可以预防老年痴呆症的事情,其实不用特复杂的阐释那些in-depth的东西,有时越浅显的理由往往越有说服力,就像爱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锡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Alex对Ryan说:我是成年人,而你不知道自己要什么。Ryan的眼神有一点无措。他成了输家。

“The stars will wheel forth from their daytime hiding places; and one of
those lights, slightly brighter than the rest, will be my wingtip
passing over.”

并不是说谁先走或者谁付出的感情多,谁就是输家。而是在一段关系里,弄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那个人,一定是失败者。

比如这最后一句标准的知性感性按照黄金比例组合而成的美剧中心思想总结句,比如这海报中清晰无误又分不清天上地下清晨黄昏的生命际遇,甚至是电影中飞临每座城市时城市名使用的字体,我的菜,其实从理智上来说,我是看好the
Hurt Locker拿到小金人的,但是从情感上我毫不犹豫地投给Up in the Air。

Ryan可以一直扮演浪子的角色,把人生当做一场没有终点的旅行,不必在乎那些短暂的露水情缘的对象,而是把她们像收集邮票一样一张张地贴进自己的性伴侣清单。

就仅仅因为其中的各种植入,小金人也肯定不会鸟它,不过我以为,最打动我的,并不是孤独的本质(这早就被上帝本人和其它各种领导approve过了),也不是回归的温馨(米国就米国,我看好丫还能再俗一点哟),更不是如何做一个高品质有责任的小三的隐忍大气(和谐超过了发展成为了第一要务)。

可是,他也动心了。

而恰恰是植入,最动人,真相只有一个,绝大多数的人生就是一场植入,选择即被动,到达即延误,check-in即check-out,勇往直前即悬而未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