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熠熠生辉的梦想

这个寒假本来是无聊,就在PPS上翻出来重新看了一遍。这部动画是一代人的记忆啊。
  大概是长大了,重新看的感觉确实和小学时候纯粹看搞笑和剧情不一样了。现在感觉到的是一股精神。一种能让观众挺起来的精神。
  为了实现篮球这个简单又无比明确的梦想,主人公在球场上奔跑跳跃撞击,肆意挥洒汗水。青春的热血喷薄而出。青春的张狂在球场上咆哮。
  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为了梦想燃烧自己的青春,不计一切后果,哪怕下一秒死掉,此时此刻我为我的追求倾尽所有,不让自己后悔,人的一生能这样奋斗一次也就无憾了吧。
  作者刻画的人物没有一个是输家。在球场上求胜的信念,团队的荣誉,追求第一的渴望几乎在每个人身上都有体现。精神的力量早已超出体能的极限。孩子们,你们都是好样的。让我深深感动。

因为hd重置版,又开始看sd。用了两个晚上把湘北打海南和陵南的动画版看完了,略激动。其实我看过的篮球赛超级少,也就不太清楚自己到底在激动些什么。看到陵南输掉两场比赛呆呆的站在那里或者是跪在地上擦眼泪。我想通了一个事。为什么姑娘大多不理解汉子对于足球篮球这种竞技体育的痴迷。并不全因为姑娘不看球,主要原因是姑娘不打球。我喜欢sd,但是我看sd的激动和汉子看sd的激动是完全不一样的。看流川三井累到不行还依旧顶着,看樱木一次一次砸在地上,觉得很心疼但我却永远不可能感同身受。这东西就和吐槽考试一样,局外人看看都简单的,做起来就不是那么回事。共同的经历太重要了,懂的人自然懂,不懂的人千万句解释也都是放屁。每次看这种燃爆全场的热血漫我都特别希望自己是个汉子,这样多好。于是乎也就特别喜欢打篮球的汉子。看着这样一群人,做着你喜欢却做不到的事情,全世界的善意都追着这只大大的篮球满场乱飞。如果时间可以倒退,如果他不介意,我想我会一直去球场边看,这样多好,即便我不是一个汉子,这样多好。可惜就要毕业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打败陵南的那场球你在最后站在篮球架下哭了,眼泪鼻涕一大把,毫无自觉地哭开来,虽然觉得肯定很丢人但是忍不住心里的波涛汹涌,叫做激动叫做难以遏止,全国大赛,全国制霸,都显得那么近。多少年的梦想,从小就开始打篮球的你一直那么热爱这项运动,你有非常骄傲的梦想,彩子在篮球馆内挂上的“全国制霸”,你对木暮说“我从来没有想过退出篮球队,一次也没有。”我看到那些闪耀的地方,你那熠熠生辉的梦想。
        就像现在止不住的激动心情。时隔上次看灌篮高手已经能用年来计算了,但是留在脑子里依然鲜明的一切。我从来不怀疑这世上那个叫做热血的情绪,非常澎湃的状态。就像每次slundunk都能感受。整个世界的震撼。神奈川的湘北篮球队,问题人物军团。樱木叫自己天才,宫城说自己会成为神奈川的首席后卫,流川枫要成为日本第一,三井说我想打篮球,队长是赤木刚宪,他说的梦想是称霸全国。
        湘北篮球队里最高个子的赤木队长,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个不苟言笑又严厉的性格,高三之前他都是苦闷地过着自己的篮球生涯,努力辛苦却每每在赛场上失意,高三的最后一个夏天,和他最后的机会。和海南比赛之前他对自己的队员说:“我每天晚上睡觉前就想象和神奈川的王者比赛的情景,没有一天停止过。”因为有了好的伙伴,所以他不用再只是在想象里比拟自己和海南对抗,他可以真实经历着与王者球队的比赛,他看到眼前在发光的全国制霸的字眼。
        “我们是最强的!”
        队长赤木是优秀的,与队里其他球员相比截然不同的生活状态。虽然赤木队长是篮球队里长得最不好看的家伙,抢篮板也没有樱木那么拉风,投篮也没有流川枫那么潇洒,只是在盖帽的时候很有气势压人一等,但是赤木队长吸引人的地方全是他张满气的部位,严而逼人的脸,拧在一起的眉毛,喉咙里发出的吼声。赤木队长在篮球以外的地方有漂亮的成绩,让人信服的领导力,还是个温柔的哥哥。
        赤木队长的妹妹赤木晴子。晴子在赤木队长的观众席上,她不断收缩的心,在赤木队长哭的时候晴子也扭曲着脸流泪,满脸的眼泪,晴子看到从小喜欢篮球的哥哥,也看到一直以来不得意的哥哥,从未放弃的哥哥,还有充满希望的哥哥。她知道哥哥那么沉甸甸的梦想。
    没有付诸努力的人谈起梦想多么没有一点意思。Slam
Dunk里的梦想却张弛得让人羡慕让人激动。梦想核心是赤木队长,哪怕最初与他相同的三井也在两年里走了不同的路,哪怕回来也不复从前。赤木队长的坚持,赤木队长的努力,赤木队长的不放弃。说起高三,也会很哀愁地感叹最后的夏天。但是有梦的季节里,流下的汗水和喘出的粗气,我看到你那熠熠生辉的梦想。

  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言放弃,一旦放弃比赛也就提前结束了。
  我要赢。绝不能输。
  我要称霸全国。
  打赢你的人是我。
  我们是最强的。

c.
2013.12.26

只你情有独钟

  主人公的信念也让我感到力量和信心的膨胀。
  
  小学看没看懂樱木花道这个人物,现在看来着实被他震撼。有着过人的体力和天生的篮球才能,进步神速,行为出格却总能力挽狂澜,他的表现左右着球队的士气,左右着比赛的局势和胜负。“我是天才”
樱木的自信在动漫中多次被人指出是没有根据的。但是人不轻狂枉少年。樱木没有动摇过对自己的肯定,即使是初学者,面对神奈川第一的中锋牧绅一也毫不畏惧,也胆敢在碰过篮球几天的情况下就公然和赤木对决,这是多么新鲜的血液,多么充满朝气的力量,有这股精神在,湘北篮球队就不会垮。相信如果这个故事继续下去,花道的成就一定是惊人的。

  我本来觉得这样的词语更适合赤木,就像木暮对他的描述“没有人比赤木更喜爱篮球了。”但是看到三井跪在安西教练面前流泪说:“我想打篮球”时,我忽然就像到这样的词语。情有独钟,国中最有价值的球员三井寿。
        回到两年前,回到三年前。三井是灿烂夺目的,最后几秒里扭转乾坤,神奇的三分球投手,自信满满的脸,站在湘北篮球队里没有赤木刚宪的高个子却充满气势地说:“我的目标是让湘北,称霸全国!”在众多队友赞叹声中,“是三井诶!”“那个最有价值球员的三井吗?”“好厉害!”“三井来我们湘北了诶!”整个湘北因为他的到来充满士气,对高中联赛心里胀满期待,三井是带来光明的男人,恐怕大家都是这样认为的。三井胀满傲气的声音响在篮球馆里。恐怕那时候的你从来没有想到过离开篮球的日子,从来没有想象有一天会彻底和篮球断了关系。长发的三井带着缺了门牙的痞子样回到篮球馆,像无数迷途少年一样产生着邪恶的念头。想摧毁湘北篮球队,或者是对能够打篮球的人的无端憎恶。源着自己对篮球的热爱,难以忍受地,无法遏制的,对宫城良田的不满,对毫无关系的路边少年的挑衅,对篮球队的鄙夷。
        是目暮平静的声音说着:“三井,他是篮球手。”
        好像是因着看过无数遍的缘故,会有着已经不想看他们的回忆了的想法。回忆着三井如何闪亮着,如何优秀着,如何被羡慕着,然后又如何地走入歧途,如何放弃着最喜爱的篮球。其实要是仔细想想便会觉着如果湘北篮球队的几个人除了赤木队长以外不去打篮球,没有喜爱的东西,或是更加严重的没有一点梦想的话,大概都会变成不良少年。误入歧途这样的话着实是平凡不过的了。因为这样想着就不能不看轻了三井的过去,不良少年也好,最有价值的球员也好,被宫城打断了牙齿也好,长头发也好,中长的学生头也好,腿受伤了也好,射进关键的一球也好,大约的都是过去了的三井寿。
        而现在的三井,短发也很好看,跳跃起来也很好看,投进球的时候握起拳头也很好看,说话的语气没有因为做了两年混混而有什么流里流气的口吻也非常地讨人喜欢,总之就是十分地让人觉着喜欢。
        三井寿,以前总是叫他武十国中的三井寿,现在总算能叫着他湘北的十四号。或者是在樱木花道口中戏谑的“小三”“寿寿”不管哪一个都在现在看来已经能沦为笑谈,果然是天才樱木。已经是湘北篮球队不能替代的球员,三分投手,王牌之一。
        总是觉得像三井这样的男生才是有担当的,得人称赞的男生。称霸全国也许是赤木的梦想,也许是木暮的梦想,也许是宫城的梦想,大约也许是刚进湘北时三井的梦想,但比起称霸全国也许湘北篮球队的十四号更想做地是打篮球,打篮球,一直地打篮球。打赢比赛才是打篮球,打赢比赛才能打篮球,打赢比赛才叫打篮球,所以才会在自己流汗的时候,快要倒下的时候,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悔恨浪费掉的时间。更早一点的时间,看到安西教练站在篮球场门口,背着光,因着刺眼隔了点时间才看清他那发胖的身材,虽然有些年了却也没有改变,好似两年前那场球赛里,在灯光乍眼的球场上缓缓走进的样子,非常相似。那个时候是想着放弃了的,无论如何都撑不起来了的信心,说着因为有我三井寿这样的话其实一点办法也没有。看着安西教练,终于也记起那么一些事情,对着篮球的喜爱,对着打篮球的喜爱,对着一直打篮球的喜爱。所以才能跪在找茬的不良少年面前,才能忍下大的小的气唯独厌恶了自己的堕落,才能拼了命似的成为意志力坚强的男人。
我想着,也许再没有人比你能加喜爱这项运动了,再没有人比你能更清晰地喜爱这项运动了,再没有人能比你更毫无骄傲地喜爱这项运动了,再没有人必能更执念地喜爱这项运动了。光是这么想着我便觉得你是那样好一个男生,你有那么好的队友,你一定可以做到的,一直一直打篮球。

  在动画里面的友谊也是纯粹而真挚的。樱木军团全是为朋友两肋插刀的人,三井和铁男等朋友的义气,还有队友之间的友情,都让这部片子在让人捧腹大笑和激情澎湃之余感到淡淡的温暖。
  
  可惜全国大赛没有出动画只能看漫画了。
  
  总之,追风少年,去尽情得奔跑吧,能为了自己的梦想活一回真是太好了。
  

最喜欢不过流川枫

   
  

那个趴在高一(10)班靠窗户的桌子上睡觉的男生,会流口水,桌子粘糊糊的;那个在天台席地而眠的男生,会因为周围忽然的吵闹声而皱起眉头;那个在马路上骑自行车会睡觉的男生,有时候会撞上其他交通工具,又无奈又头昏,迷迷糊糊又再次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