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经典电影就是开创一种新模式,那么此片的历史地位绝对毋庸置疑。
然而也像许多经典影片被重复重复再重复的模仿,多年后人们就只能从历史地位的角度怀念它而无法再从中直接获得很大心灵冲击了。
就好象第一部使用长镜头的电影,第一部打乱时间顺序叙事的电影,第一部运用三D或电脑特技的电影等等等等,许多手法一旦被创新出来,立刻会被普遍的模仿,甚至最后可能烂到连电视剧都在不停的用。
这部电影在悬疑片中的创新,大概可以归结为两点:
1.看似最无辜的人反而是坏人。现在不要提柯南,连少年包青天都知道这么设悬念了,已经从创新变成了常规,说不定真像坏人的成了坏人才比较悬念
2.结局推翻全篇所有已知假设。悬疑片推理片好像智力游戏,从给出的已知中思索答案是观众的一大乐趣。而这部片子的最后,忽然告诉大家,“还想呢?别想了,都是逗你玩儿的,所有细节全是kint现编的”。除了尸体,和一个凯撒的名字,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全都不成立。大家发现自己和警察一样被忽悠的同时,心理不禁大赞,这大忽悠太牛了。但现在这一点也被很普遍的模仿了,影片中先讲一遍假的故事一点也不新鲜了,甚至还涌现出了许多为忽悠而忽悠的无聊电影。
于是,这部电影也快被放进博物馆了。就好象当年父母们看《庐山之恋》被其中的接吻镜头和无数套漂亮的女装震撼到不行,现在这些谁还觉得稀罕啊。
电影模式就好象科学技术终归是在不断创新,改造过世界,蓬勃发展过,最终等待被新的模式或技术所取代。
所以对这样的经典老电影也不必过于叹息,也不必过于诋毁。
今天的人们能够看得更远,是因站在前人的肩膀上。

以及典狱长出场后我觉得怎么这么眼熟呢后来想起死党天天狂追狂po的特工…快来看吧他各种拂西装背心耍帅呢。但是哪里有建筑设计师来当狱长的啊这俩职业真的跨度太大好吗。

首映,去看了,人很多,小孩子很多,尤其小孩子。
后来发现我们几个笑的比小孩子还夸张
剧情不重要,重要的开心的效果

越到后面越如有神助地一进去总闸室就会操作系统、知道有五分钟的重启时间、知道水闸会自动打开这些也太上帝全能视角了。史泰龙一直说着名言总有plan
B但是不是说没有layout图么怎么知道地下层靠近总闸室呢,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来到这个舞台的么…当然最后戏的高潮也如一既往地贯彻主角不中枪坏人各种打趴的原则…(但是为什么最后州长拿起枪全场一阵哄笑呢哈哈。)

可以记得的点也不多,倒是看的时候真的很开心
这种简单的快乐,已经不多了。

史泰龙各种苗头不对路地混进来了。州长的出场让人感觉是算命的,一把胡子假得可以(这位善主您需要帮忙么곤_곤)(一边儿去。=_=)…而这热脸贴冷屁股的搭讪在最后也证明这也是一个trap。要能越狱成功,必定得是数理化人才啊!啥知识都要有啊会算季风风向会算纬度会记得金属的膨胀比率(我瞎掰的不记得是不是这么说了)会做六分仪会推理陆地食品补给管理会敲密码会观察分辨蒙脸狱卒什么的。还要会笼络人心(拜真主阿拉的,当医生的,通通不放过)(话说穆斯林教徒那个交易的条件,真心赞啊…全靠平时树立的虔诚印象来唬人了),最重要是要会打架!(现实生活中的罪犯要么是高科技犯罪商业犯罪但没肌肉而有肌肉的没那智识吧…)(可是老脸们你们还如当年一样经打么…)

一开始就被板块形成论还有狮身人面像等惊讶,创意无限啊。你不得不承认,美国人民的搞笑和创意水平,真的很强。
一个月前去看了马达加斯加,虽然我也是马达加斯加的粉,但是还是觉得ice
age更加出色,笑点更加突出。

冲着男人肌肉老脸和打斗加智商戏来的话这部可以值回票价。以越狱为生来测试监狱安全程度并著书立说的设定还蛮有趣的,至少史泰龙是个无罪的人,他越狱绝对正义,还能赚钱,相当于酒店试睡员餐厅打分间谍什么的…一出场就先小过一把瘾越了个初级狱,在试睡团队协助下成功出逃,还把监狱长训了顿话…以及居然50
cent也来打了酱油当一情报高手…

虽然manny算是leading character,但是在第四部里面,不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