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的时候喜欢看动画片的那个年纪就已经看了灌篮高手,因为这部动漫才喜欢上了篮球并且对篮球有了一部分了解,相信很多80后也是这样的。前些日子不经意间想起来了,所以就重新看了一遍。答题的结局还是记得住的,中间的情节也是似僧相识的,但是还是忍不住的一集接着一集的看了下来。特别喜欢他们打球赛的时刻,胜利的时刻,以及4个活宝耍宝的时刻。
很久以前曾经是特别喜欢樱木花道的,因为他的无所畏惧以及那股子不服输的精神什么的,再加上他超级搞笑,笑料不断,让人忍俊不禁。现在重新看了一遍对流川枫又多了好些喜欢。他慵懒勤奋不服输,有天赋并且能够洞悉球队的变化引领气氛。常常他刺激樱木并且是为了激励他,因为他们两个都是不服输的。看完以后最喜欢的是宫城良田。看完这一遍之后觉得他好帅,并且动作优美。作为控球后卫他是球队的幕后英雄,身高却只有168.所以他是真的好厉害。
每一个球队都有那么几个明星球员,陵南队有鱼住,仙道,还有一个进攻力特别强的福田。鱼住当然不能跟赤木比较,但是仙道是真的很厉害的,比藤真还胜一筹的。翔阳队有藤真以及花形,藤真是神奈川数一数二的控球后卫,并且是球员教练,组织能力领导能力都是超一流的。而花形跟赤木与鱼住则是神奈川的明星中锋。海南队的阿牧以及阿神还有一年级那个小子都很厉害的。
湘北都是些问题儿童,不过细数开来,他们有赤木这个神奈川第一的中锋,有第一明星球员能打任何位置防守进攻兼备的流川枫,有新手但是体力弹跳力爆发力俱佳发展潜力无穷的樱木花道,有曾经的国中最佳球员三分射手三井壽,有身高不足但弹跳力速度一流的控球后卫宫城良田,还有曾是日本国家队队员的安西教练。他们真的就是黄金组合啊。。。。

    十年前吧,大概,我在我外婆家第一次看到了灌篮高手,我现在还记得我当年对SD是怎样的一种痴迷,当时虽然年少无知,但却有最令人快乐的单纯,我花痴流川枫,又常常为樱木爆笑,时时盼着湘北的比赛,盼着湘北的最佳阵容的惊艳发挥,然后我认识了陵南的仙道彰、猴老大鱼住、福田,认识了翔阳的藤真健司、花形透和阿神,认识了海南的中年人牧绅一、死猴子清田信长。其实我那时根本一点都不懂篮球。通俗的说,姐看的不是篮球,是打篮球的男人。
   今年我大三,21岁,这应该是个青年人大好的拼搏时光,可是大学三年的消磨,我以为我已经逐渐在失去我的方向,我常常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因为常常面对着失败,我越来越胆怯与竞争,这是心理衰老的一种表现,我知道。
   早不记得我重温SD的动机是什么了,也许是想笑笑缓解我郁闷的心情,也许是我想找回点失去的一些东西,不管怎么样,我是看了。但是这一看之后我发现我沦陷了。我发现10年前的我原来错过了很多。原来三井是这样的一个悲情少年,原来宫城是这样的一个可爱的大男孩,原来赤木被称为老大不只是因为他长得壮,原来樱木也可以这样的帅,原来他们所有人都怀有对篮球执着的信念,原来他们都有梦想。眼睛哥哥虽然球技不高,但确是球队的二号领袖,不仅是因为他是学长,更因为他有很强的大局观;仙道并不是我原来以为的那样酷,他其实也很搞笑,对人也很真诚,而由他的名字,我觉得他很适合“仙风道骨”这个形容词;藤真堪当得上“谦谦君子,温润如玉”,湘北打败翔阳的那一场,藤真哭得泪流满面,作为队长兼教练的他其实心中对胜利的渴望更加的强烈,然而他输了,哎。没想到猴老大鱼住居然后来回去当了个厨师,我当时简直笑疯了,但我也没想到鱼住那么洒脱就放开了篮球,其实他真的没那么洒脱,不然他也不会被彦一一煽动就跑回去了。没想到樱木一度有个克星叫福田,我始终觉得这个樱木口中的阿福很面瘫,他唯一一个之外的表情就是陵南输球后的哭泣。
   湘北队绝对是一个传说,这个传说中有几个传奇人物,他们分别叫樱木花道、赤木刚宪、流川枫、三井寿、宫城良田。OST里有一首歌叫《直到世界的尽头》,传说是写给三井的。这个曾经误入歧途的不良少年在迷途知返时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说“我想要打篮球”,当时背景音乐就是这首《直到世界的尽头》,应景的音乐烘托着三井的悲情色彩。绝没有人怀疑他对篮球的热爱,他不仅是曾经那个叱咤球场的MVP,他经历过两年的伤痛后更加的懂得篮球对他的意义,因此他是个王者,当然你也可以说他是三分球王者。他也很尊敬安西教练,安西教练心脏病发后的那场对海南的比赛,他把安西的照片框在相框里放在比赛场边,结果被赤木一顿狂揍,笑的我不行。大猩猩绝对是灵魂似的人物,湘北的成功,是他坚持的结果,也是他慧眼识才的结果,我以前一直忽视大猩猩,大概是因为他长得实在是很像只大猩猩,不过现在看来,赤木之所以被宫城称为老大是因为其拥有十足强大的团队凝聚力,这个凝聚力不是三井、宫城,也不是流川、樱木,在湘北,他只能是赤木。赤木其实特别搞笑,湘北四大问题儿童考试集体亮红灯那回,赤木逼他们到自己家去补习功课,当樱木以为晴子要给自习补习高兴的嚷着:“嘿嘿,我终于可以一男对一女的复习了”时赤木突然从背后出现说“不对,是一男对一男”,然后就把樱木拖走了,十足的冷面笑匠啊。宫城是神奈川县第一后卫(我是这样认为的),控球技术一流、速度出众、身手灵活,我最喜欢看的就是他的经典招牌动作:右手运着球,左手竖起食指,说:“好,我们再进一球。”每次看到这里他都恍惚有被赤木附身的感觉。很多时候控球后卫是队长是因为控球后卫有对全场的掌控能力,所以,在湘北,宫城应该就是赤木以外的第二队长。宫城喜欢彩子,彩子是宫城打球的一个动力,就如同晴子是樱木打球的一个动力一样,宫城只要一面对彩子,立刻如同樱木附身,那时的宫城加上樱木就是湘北两大单细胞动物。流川,原谅我,我第一次知道他是樱木心中的狐狸。不过真的挺形象的。我幼年时十分花痴流川枫,大概是因为那时小谢的冷酷形象风靡吧,长大之后我发现这花痴的标准真是差的不少。我如今没有那么喜欢流川枫,因为我不喜欢他的阴冷之气,他就像一把锋利的尖刀,锋芒毕露却让人难以亲近,但他确实是个牛叉闪闪的人,他终究是会超越仙道的。樱木花道,我发现这个单细胞的生物原来是我的最爱。樱木老是让我感动,他的热情,他的直接,他的坚持,他的顽强,他迅速的成长,他小宇宙暴发时迸发出的强大气场,甚至于他的搞笑无一不闪耀着光芒。他是湘北的精神带动者,他是湘北队无人可代替的一员,他常常叫嚣着“我樱木花道是个天才……”事实上他就是个天才,他从一个菜鸟的天才成长为一个篮下王者的天才,我欣喜于此,我为他而感动。
    湘北的传说是一个与梦想有关的传说。梦想总是被人提起,但却少有像SD给我们的那样深刻的直接与生动。为梦想而坚持,并为之拼搏到最后一刻,这是生命的意义所在,所以陵南、翔阳都不是失败者。我为此而感动着。

这部剧的前一半还是挺符合期待的,如果不是越到后面越看出作者(原漫画作者?动画制作方?)的捉襟见肘,是可以打上四星的。这里所说的捉襟见肘,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因为情节的推动力不足、用过的笑料方式不能再次使用,只能用“剧中人物和观众直接对话,产生一种旁观式的相声评点般笑料”的做法。这种方式当然不是不可以用,比如我喜欢的银魂里就常用,但它用得很妙,而且要节制的多。银魂打破所谓之次元壁(这在传统电影拍摄手法中是大忌讳,演员非极端情况下是不能直视镜头的),是因为它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客观上新吧唧的旁白、漫画的极富盛名、多季连载和观众形成的心有灵犀、本身题材是对历史的改写和调笑等。但在齐木后半段中,泛滥的“主角和观众一起嘲笑剧中其他人物”只显出叙事无力的苍白感来。

这里又可延伸一说的,便是同样都大大以自嘲、自黑做文章,齐木和银魂的感官为什么那么不同。最根本的理由,是银魂自嘲是因为他努力过,壮烈地失败了,于是苟且下来,而齐木自嘲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他不想做到,他不曾做过,成功和失败都无意义(因为就片中对他的设定,连更改人类的DNA都可以做到,差不多就是神吧),这种自嘲可不是把自己的缺点拿出来说,把无奈变成某种解脱,而是真的没话找找的自嘲啊。因为一个真正的,什么都不想做的人,也就失去了吐槽的兴致了吧。

不过在看这部剧前半段的时候,我还是挺高兴的,数次都笑了。这部剧中最讨巧的设定就是改写了超能英雄的叙事。超能不再被作为一种荣耀来描写,而是作为一种无法过上正常生活的阻力被拆解为了一系列“成长的烦恼”。不过与超能一母二胎的另一个元素,责任,则没有完全被放弃。虽然此片对超能英雄最大的改写是作者把超能拔高为一种全能(齐木拥有所有你能想到的超能力),由此不得不去掉了超能protagonist-超能anti-protagonist的对立,剧中完全没有什么邪恶的黑暗势力或外星生物,但在齐木的日常生活中,有许多琐碎但真实的困境和问题,善良但不是没有原则的他,把解决危机的超能力降格为了解决日常琐屑。这种继承了超级英雄仿若原罪般的责任则又进一步被作者改写为齐木为了自己平静生活所做的很多“自私行径”,而正是这种自私行径承担了全片大部分的笑点。比如,只是因为不想下雨被故意等在教学楼门口暗恋自己的女同学找到借口“撑伞一起回家”,就在教学楼顶楼用超能力打散了一整片雨云。齐木也数次提到,自己救这个救那个不是出于喜爱或同情自己的同班同学,只是因为平静的生活不想被打扰。一个自诩独善其身的超级英雄,却又是一部治愈向的喜剧日漫主角,于此不得不和自己奇奇怪怪的同班同学们建立了友情,罔顾“必须善良”和“独善其身”之间本身在现代社会的生活方式中就不可兼得的事实。不过,这里的必须善良又是一种小善,只对自己身边人善,善的程度又绝不超过违反法律的地步——一切都满足读者的欲望。齐木至始至终的第一人称口吻和视点即是为此服务的,刻画出一个在类型上新颖,但在性格上完全是我们“最熟悉”的主角,在略微的失控中让观众获得最大的意淫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