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ira
Sendou,仙道彰,如果我只记得那个笑得懒散而云淡风轻的仙道,那该多好,偏偏又看到了那份骨子里的骄傲,那种捉摸不透的从骨子里透出的冷。其实云淡风轻之后,又有谁能懂他?

樱木花道: 热情,天分。
樱木是一根筋的人,把一根筋做到极致也就是天才了,拥有用不完的热情,像冬天里的一把火,这样的人时时刻刻都能带来正能量。
流川枫: 勤奋,坚持,聪明,自持。
流川枫的性格非常冷静,他的世界只有篮球能触动。聪明并且能把聪明用对地方,不屑于把智商体力总在任何篮球之外的地方,这是高智商的体现啊,像一个得道高人,刷分机器。是人们追求完美的标杆。
仙道彰:仙风道骨,随性自然。
不说了,他一定是个富二代。
三井寿: 适合恋爱的男人。。。。。。
任性妄为,迷途知返,知恩图报,义薄云天,亦庄亦谐,动静皆宜,内容丰富。。。有点坚持能靠的住,体力不行(大雾)惹人怜爱。不会像流川不需要女人只要篮球,也不会像红毛猴子时时耍智障,也不会像仙道彰看起来性冷淡的样子。水户洋平虽然是个高智商暖男,但他不会打篮球呀(摊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razy-Jok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于是当鱼柱池上离开后他当上了队长后面对全国大赛的责任,他又是如何想的,那个仙道,那个在所有人眼里无所不能的仙道,在那样的时刻,在那样的可笑的宿命式的失败面前,他有着怎样的心情,在那种没有笑容没有泪水面无表情的沉默之下,在那样的深深的寂寞之后,他又有着怎样的心情。

我想我这一辈已经远去了,不知道中国的少年还要等多少年,我也希望有朝一日,坐在看台上击打着手中的空瓶为儿子,或者孙子大声呐喊也好啊。

其实那样的感觉是很奇怪的,将骄傲融入骨子里的男人,究竟是属风,属海,还是属于阳光?若是属风,那必是今天这样的风,抓不住留不得毫不留情冲破一切却又让人爱之不已;若是属海,那必是午夜神秘沉默的海,然而懒散的仙道却又像是神奈川慵懒的海,纯粹的不带一丝一毫杂色的蓝,逍遥自由不夹带任何底色。也许神奈川的海是一切的起点一切的终点,那时的仙道彰回归之后单纯一如一个热爱篮球的十八岁少年;而若是属于阳光呢?那是否是灼烧沙漠的炽热光线,他面对我们背对阳光,然而他身后的光线太过明亮,于是他成为那唯一的暗影,让人看不真切,于是,无法直视。怎样的,才是仙道?

日本足球可能就是一个很好例子吧,从小学到大学每个阶段完整的赛事体系,政府和国民的重视程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项运动的水平。

于是想到一直被说着的陵南,一个人的球队,一直被惋惜着的仙道,永远失败的王者。于是每每去想陵南究竟带给了仙道什么,去想当他在球场上呼风唤雨却又四面楚歌的时候他在想什么?当他明明赢了一切却输了比赛的时候他在想什么?当他告诉流川枫篮球不是一个人的运动时,他又在想什么?

漫画虽是漫画,但所有的漫画也好现实也好都反映了日本中学社团的多样性和积极性。

那时的眼神不是仙道彰的眼神,却只有那时候的仙道才是真正的仙道。

一万年素质教育,可去你吗的把!